写鱼的爱情句子-诗词中关于鱼的爱情?

诗词中关于鱼的爱情?

《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

后面还有一段,“鱼相造乎水,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养给;相造乎道者,无事而生定。故曰:鱼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术。“

历来的解释,都是上句的”相“(除鱼相的”相“外)指相互,但是上句讲鱼的身体处于陆地上(因泉涸)互相帮助存活和誉尧非桀、两忘化道毫无关系,再联系下文,如果我们把”相“都当作外相来讲,就很容易说得通了。

上句的意思是:泉水干了,鱼的身体处于干涸的陆地上,如果要保持其外相(鱼相),就要”呴以湿,濡以沫”,不如把它们放到江里湖里,这样就可以忘掉他们的外相。(同样的道理)与其赞誉尧和不认可桀,不如都忘了把他们都化作“道”。(此处可参考《老子》,“挫其锐,解其纷,合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

下句的意思是:鱼的外相是因为水创造的,人的外相是道创造的。外相由水创造的(鱼),在池水中穿行就可以得到给养;外相由道创造的“人”,不无端生事就可以得到安定。所以说:在江湖里,鱼的外相可以忘掉了,人相从道的角度来看,也可以不去计较。(所以后文才有,子贡曰:“敢问畸人?”,畸人,长相奇怪或有残疾的人)

备注:传统说法

《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

呴:吐口水,吐沫。

泉水干涸了,鱼就共同困处在陆地上,用湿气相互滋润,用唾沫相互沾湿,就不如在江湖里彼此相忘而自在。与其称誉尧(仁慈)而非难(nàn)桀(斗狠),就不如恩怨两忘而与大道化而为一。

《庄子·天运》:“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描写鱼的有含义的句子关于爱情?

  1993年,诗人顾城给他的法文翻译尚德兰女士写了两幅字,一幅是:\“鱼在盘子里想家”,一幅是:\“人可以生如蚁而美如神”。   喜欢顾城的人们惯于用\“生如蚁而美如神”来描述他,我私下里认为这评价里多少掺杂进些许同情,因为这位伟大的诗人一生都不过是个追逐童话的孩子,是用黑色眼睛寻找光明的悲剧象征,尽管他得到了两位女孩子的爱情,也如愿地躬身于爱尔兰的一座孤岛上亲手建造起心中的童话城堡。   其实,所有的人都是\“生如蚁”,都在渴望能活得\“美如神”,然而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呢?就算在旁观者的眼睛里真的美如神了,获得这美的人又是否真的如神仙般自在逍遥呢?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鱼在盘子里想家”,这或许才是顾城当时真正的内心写照吧。   喜欢这句话不仅仅是缘于对顾城的喜爱,更多的还是感觉自己就是那盘子里的鱼。   活着总会有许多的无奈。人其实跟鱼没有多大区别,除了鱼儿只能活在水里。只有那些无欲无求地面对世界,坦然淡定地吃饭、穿衣、工作、恋爱、生活的人才能成为自由自在不会被钓上岸的\“鱼”,像我这样欲望太多又总是脱离现实幻想未来的\“鱼”才最容易受到诱惑被钓起来,然后成为餐桌上盘子里的鱼,或是清蒸、或是麻辣,甚或是切下头来做成火锅。   盘子里的鱼如果能开口说话,第一句必然是想回家。然而若要问它是否后悔曾经的欲求太强烈,我想它大概不会抱怨世间美丽的诱惑太多,不会抱怨骗它上钩的诱饵和想要吃掉它的人们。毕竟,永远待在水里和片刻的水世界之外的经历谁也不能判断哪个更好或更有价值。我这只\“盘子里的鱼”只会流不出眼泪地想想家,想想曾经的自由和欢乐,然后坦然接受即将到来的一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