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弃女惹不起(白芸姜英杰)完结版小说阅读_完结小说大全豪门弃女惹不起(白芸姜英杰)

霸道总裁《豪门弃女惹不起》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白蔹”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白芸姜英杰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被发配到湘城的大小姐,没有背景,不学无术,人人都可以去踩上一脚……结果踩不动????……

最具潜力佳作《豪门弃女惹不起》,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白芸姜英杰,也是实力作者“白蔹”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其他人纷纷点头。众所周知,姜英杰的小组是国内最卷小组,常常是因为姜公子基本上每天会在实验室待到十二点,夜不归宿。曾经有组员听到姜家因为一点小事找他询问,被他在办公室骂了五分钟。到后面姜家的人也不敢随意来找他…

豪门弃女惹不起

阅读精彩章节

晚上九点。

地下实验室。

“能量阈值低,”姜英杰抬头,将眼镜摘下,他一手撑着桌,一手指着他刚画出来的一个能量图,“但是夸克对撞前动能跟对撞后不符合,WPMPs带走了部分能量……”

他身姿笔挺,有条不紊的分析刚刚检测出的结果。

旁边组员纷纷拿着笔跟纸,记下他刚刚说的话。

“今天就到这。”姜英杰将笔收起随意别在领口,修长的指尖从口袋勾出一个黑色口罩,遮住高挺的鼻梁。

他很高,黑色外套显得他有些清瘦。

众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个男生镇定收起录音笔,笃定开口,“不对劲。”

其他人纷纷点头。

众所周知,姜英杰的小组是国内最卷小组,常常是因为姜公子基本上每天会在实验室待到十二点,夜不归宿。

曾经有组员听到姜家因为一点小事找他询问,被他在办公室骂了五分钟。

到后面姜家的人也不敢随意来找他。

然而最近两天,他每天九点准时回去。

拿录音笔的男生叫贺文,他猜测道:“难不成是谈恋爱了?”

车上。

姜英杰坐在后座。

电脑搁在桌子上,手机响起,他看了眼,接起。

手机那边是一个男声,“为什么拒绝高家?塞个人进去而已,又不是让他们去姜家,我就知道,你妈一死,你就不拿我当舅舅……”

后面的,姜英杰就没听了。

车缓缓停下,助理下车去后备箱拿姜鹤的晚餐。

姜英杰看向窗外,透过窗。

他能看见姜鹤跟白芸依旧坐在奶茶店那个位置,一盏白色小灯在两人头顶亮起。

姜英杰从情绪里抽离,他慢条斯理,冷静疏离,“因为毫无用处。”

“什么?”

“我说,”姜英杰眸光浅淡,平静如深潭,压抑着冷厉,他拿上一本黑色的笔记本,直接下车,“我不收垃圾。”

挂断电话,姜英杰走近。

白芸在做一张物理试卷,趴在桌子上写今天物理老师刚发的卷子。

看到姜英杰,她抬了下眼,下巴依旧搁在胳膊上,懒洋洋的打招呼:“姜老师。”

“还没写完作业?”姜英杰拉开对面的椅子。

现在高三学生作业这么多?

“差一点。”白芸写下最后一行字,目光看到他手边的黑色笔记本。

“这个,”姜英杰特别风轻云淡的将笔记本推过去,精致眉眼一如既往的清冷淡漠,连声音都显得漫不经心:“我以前的物理笔记本。”

白芸打起精神,她看着笔记本,黑色的瞳孔映着头顶的灯光,漂亮的过分,“谢谢。”

姜鹤就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姜英杰。

因为晚上要去培训班,白芸没让纪衡等她回去吃饭,她晚上在食堂吃,放学跟姜鹤在奶茶店看会书才回去。

**

翌日,星期四。

纪衡刚睁眼,就看到蹲在他床边的人。

“外公,”白芸本来在听英文单词,看到他睁眼,就关掉声音,“您醒了?”

纪衡:“……”

后面他去哪白芸跟到哪:“*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amp;%……”

纪绍军一进院子,就听到了白芸懒洋洋的声音,“所以时间会根据每个人的速度变化……外公你听懂没?”

“……”

“外公,您为什么不说话?”白芸回了头。

纪衡沉默的吐掉漱口水,“可能是因为你外公在刷牙吧。”

为什么。

为什么高中生精力这么旺盛。

她不用睡觉的?

纪衡的院子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纪邵军笑眯眯的看着白芸围着纪衡从厨房到院子,再到储藏室。

早餐是白芸一早起来去青水街买的。

六点四十,她从纪衡嘴里听到准确答案,才拿上校服出门,“外公,舅舅,我先走了。”

她一出门,整个院子都变得冷清起来。

纪邵军看着纪衡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心底吐槽,看你就装吧。

听到“外公”俩字你怕不是都飘天上了。

**

湘城中学高三是有体育课的。

十五班是每个星期四上午最后一节,与八班一起。

一星期就那么几节课,学校八十多个班级,总有几个班体育课撞到一起。

“以前是没有的,”白芸的前桌,路晓晗,也是个懒得活动的,就坐白芸身边向她科普,“后面被人匿名举报,学校不得不安排了体育课。”

白芸拿着黑色笔记本,在体育老师说自由活动后就坐在树底下,慢慢翻着。

她即便什么也没做,也有不少人装作不经意的往这边看。

又一个篮球飞到这。

只是这次有点偏,带着旋风的球冲着白芸脑门径直砸过来。

一个男生焦急的喊着,“小——”

白芸一手慢悠悠的翻了一页纸,头也没抬,只在球快砸到脸时,抬起另外一只手,快速飞过来的球稳稳砸中她手心!

球砸过来带的风轻轻吹起她额边散着的头发。

午间,阳光正好。

她手掂了掂球,抬眸懒洋洋的朝那男生看过去,阳光透过树缝在她头顶洒下细碎的光,她漫不经心的将球抛给男生。

朝他笑笑,眉眼如玉:“小心点。”

男生伸手接过。

他脸色通红,半天才回过神归队,几个他的队友在那边压低声音,激动的,“靠,真帅!”

“十分钟,”路晓晗回过神,她合上嘴巴,帮白芸数着,“才十分钟,就有两个羽毛球、三个篮球不小心掉在你面前,白同学你好夸张!”

白芸懒懒一笑。

她低头,拿出手机拍下笔记本上一只黑色的猫并发给姜英杰——

你画的没我外公好看

姜老师:。。。。

不远处。

“她竟然在看书?”时雨彤死死盯着白芸的方向,眉宇间阴霾很重:“理综85分在装什么呢?”

任晚萱靠在单杠上,手里还拿着个包。

“晚萱妹妹,著哥说,你有什么国际白虎拍卖场的邀请函,”几个八班的人不知道听说了什么,抱着篮球过来,神秘兮兮的:“我们还真没见过。”

任晚萱看向陈著。

陈著朝她点头。

任晚萱笑笑,她掂了掂包,本来想直接打开,看到隔得不远的白芸,她稍顿,“换个地方给你们看。”

路晓晗不敢得罪八班人,只敢暗暗向白芸吐槽,“给我看我还不稀罕。”

不过也知道,能被太子班的人这么稀罕,应该是不可多得的东西。

上完体育课,白芸跟路晓晗杨琳一起去食堂吃饭。

一路上路晓晗都努力让自己不盯着杨琳看。

张世泽等人打完饭也凑到白芸那桌,杨琳坐在白芸身边,她碗里就一个青菜。

白芸随手将鸡腿放到她碗里,收到千万抚养费的她风淡云清:“这都是我妈跟我渣爹离婚后两人各自给我的抚养费,抚养费不多,你以后记得还。”

杨琳筷子一顿。

路晓晗脑子疯狂转着,白芸一句话好几条信息,她张嘴,刚想同白芸说“杨琳不会要的”。

就见杨琳轻轻“嗯”了一声。

杨琳吃饭很快,几口吃完就回去了。

路晓晗跟张世泽他们还坐在位置上,大为震撼——

所以他们东西送不出去是因为他们爸妈没离婚?

“白芸同学。”吃完饭,白芸几人刚走到二楼,就看到从二楼办公室走出来的八班班主任,他戴着眼镜。

太子班的班主任,张世泽等人自然认识。

几个学生怕看到老师,打打闹闹的去三楼。

留白芸一人。

“你上次的题目做得很不错,”八班班主任站在走廊上,感叹后又不满:“以前怎么去学文了?真是胡闹。”

白芸敛着眸子,很诚实:“老师,昨天的题目是别人教我的。”

“这跟教没关系,”他笑,“我能从你的步骤中了解你整个解题思路,你能懂那道题,这答案我就算放培训班,也就那几个人能看得懂。”

白芸真的很想与这位老师解释。

若是姜英杰对着他们讲一遍,他们也能写出来,就是不知道老师信不信。

她摸摸鼻子,领完夸才回三楼。

当然,她不会知道——

姜公子对着他们不骂出来都算好了,讲题?

呵。

**

八班。

陈著等人从不在学校食堂吃饭,几人在校外的私房菜馆吃完才回来。

任晚萱回到自己位置,因为要去吃饭,其他人还要看请帖,她让时雨彤等他们看完把她的包带回班级。

一回来,她就打开包。

“怎么了?”陈著看到任晚萱表情变了,他站起来。

任晚萱脸冷得不像样,她扫了一圈班里的人:“中午有谁来过我们班?”

这表情很明显,丢东西了。

八班的人都是湘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私底下都知道任晚萱的身份,不会做这种事。

那只有一种可能,外班人。

“不会……是那个吧?”班长神色紧张,他连忙起身,说的是邀请函。

今天整个班的人都在排队看她的邀请函。

看到任晚萱阴沉的脸,班长就知道猜对了。

“靠,”他狠狠捶了下桌子,目光扫了一圈班里的人,“有谁中午来我们班了?”

没有人敢说话,万簌无声。

“那个,”好半晌,角落里一个女生默默举手,迟疑着开口:“中午,我好像看到十五班那个转学生来二楼了。”

任晚萱从没这么愤怒过,她从小都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在学校别人对她只有仰望的份,别说她放在包里的东西,就算她不要的,也没人有那个胆子敢动。

听到女生的话,任晚萱咬着牙,“白芸是吧?”

她将包往地上一扔,直接朝十五班的方向走。

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冲着她爸发消息——

你就非得把你那个亲戚弄到我们学校,来恶心我是吗?

白芸,新来的转学生,因其过分张扬的长相,目前整个湘城中学话题度最高的学生。

见过都不会忘记。

刚刚说话的女生中午看到白芸在二楼,记忆深刻。

现在见任晚萱这么愤怒的样子,多少也有些怕。

“班长,不会出事吧?”那女生看向八班班长。

班长显然也知道白芸这个转学生,他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我去看看,不知道跟那个新生有没有关系,找到了还好,要是真不明不白的丢了,我们班都保不齐要倒霉!”

他踢开凳子跟出去。

身后,时雨彤眸光闪烁,她跟上去露出了个幸灾乐祸的笑,“肯定是那个转学生!”

十五班。

午间,大部分人趴在桌子上午休,有人奋笔疾书。

“砰——”

门被人打开,惊醒了一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

任晚萱、时雨彤,八班班长,还有好几个八班其他人。

学校里没人不认识他们。

十五班整个安静下来,连小声讨论的几个人都不由收声,只静静看着他们。

噤若寒蝉。

八班人被称为太子班,盖因他们行事张狂,其他班级的人也习惯了他们的态度。

任晚萱谁也没看,目光只在整个班级扫了一圈,她没看到白芸人,冷冷问:“白芸呢?”

没人敢说话。

趴在桌子上补眠的张世泽被巨大的踹门声惊醒,他瞥了任晚萱跟八班班长一眼,坐直,往后一靠,“她去卫生间了,你找她干嘛?”

八班人经常跟张世泽一起打球,八班班长怕张世泽得罪任晚萱,立马钻进去按住他,并低声向他解释缘由。

任晚萱根本就不理会张世泽,“她坐哪?”

没人回答,但有人眼睛忍不住往白芸位置上看。

张世泽跟八班是有些交情的,更何况陈著的妹妹陈微喜欢他,八班人也一向给他面子。

他拧眉,根本不相信白芸是这种人:“弄错了吧,我前桌去二楼是因为你们班主任找她。”

张世泽还在说着。

时雨彤根本就不用思考,她直接走到白芸的位置,将白芸桌洞里黑色的书包一把掏出来,往下一倒——

哗啦!

一堆书跟本子掉在地上。

任晚萱没看那些书,她目光只在一堆书中间,异常显眼的红色封面。

弯腰,冷笑着从一堆书中把红色邀请函捡起来,又从兜里拿出纸巾,仔细擦了下,才拿在手里,似笑非笑的看向张世泽,“弄错了?”

张世泽以及周围的人,看到任晚萱手上的红色邀请函,也有些愣。

杨琳从始至终都坐在位子上,她本来面无表情看着时雨彤翻白芸的书包,等任晚萱从一堆书里挑出那张红色的邀请函。

她脸上缓缓出现了一个类似问号的表情。

白芸刚从卫生间回来。

“我不想说,”看到白芸回来,任晚萱只冷冷的收回目光,“你去跟老师解释吧。”

然而白芸并没有看她。

她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座位,黑色书包被随手丢在地上,凳子上、桌子下方散落着一堆书,还有一瓶早上纪邵军在她走之前塞她包里的牛奶。

班级一如既往的安静。

白芸慢慢走到自己位置边,踢开凳子,低头看着散落的书几秒。

她抬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只有三个字:“谁弄的?”

小说《豪门弃女惹不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6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