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容央陆霁安)完本小说免费_最新好看小说推荐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容央陆霁安

以容央陆霁安为主角的现代言情《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是由网文大神“粟粟兔”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  【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  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  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  花园偶遇、夜探书房、美人出浴、山林小筑、田舍地头,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  “少在我面前耍心思。”  “你是不是活腻了?”  “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  容央怕了。  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  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  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被陆晏摁在了那空旷许久的拔步床上,从书架到软榻,从餐桌到屏风,从茶几到全身镜,一一被顶弄了个透。  说好的夫君对我没兴趣呢?!  可等容央准备接受没羞没躁七天不下床的快活日子了,她的真夫君回来了,那夜夜拉着她颠鸾倒凤不止天地为何物的男人是谁?!…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最具潜力佳作《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容央陆霁安,也是实力作者“粟粟兔”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一身红色,像极了新婚那夜。容央踮起脚替他整理,这会两个人都没怎么看彼此,可都知道,对方在留心自己。倒是头一回这么像夫妻。福慧也挺高兴,陆霁安可从来不在容央这更衣上朝的,平时穿着寝衣去耳房换的,今日不知道怎么…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阅读最新章节

五更天,陆霁安就起身了,丫鬟端水点蜡烛,闹得容央也睡不好。
“这么早就出发么?”她揉着眼睛掀开床帐。
陆霁安正在穿官服,瞥了她一眼道:“你睡你的,到辰时你起身换衣吃饭,跟着人去城门口等着。”
容央赶紧起来,穿上鞋,从丫鬟手里接过官袍给他穿。
不过动作很是生疏。
陆霁安张开双臂,头发全部梳拢起来。
一身红色,像极了新婚那夜。
容央踮起脚替他整理,这会两个人都没怎么看彼此,可都知道,对方在留心自己。
倒是头一回这么像夫妻。
福慧也挺高兴,陆霁安可从来不在容央这更衣上朝的,平时穿着寝衣去耳房换的,今日不知道怎么。
还以为是昨晚上容央又辛苦了一番。
陆霁安这身官服一穿,莫名有一种凌然正气,容央觉得这小子的皮囊真是百看不厌,得亏他生得好,不然这死脾气早被人给打死了。
“笑什么。”
“笑夫君你生得好咯,我怎么福气这样好,能嫁给你呀。”
陆霁安一个字也不信,“你回去睡吧。”
他重新看向镜子里。
娇小的女人站在他身边,娇娇怯怯看着他。
陆霁安垂眸,转身离开,有人在前头替他掌灯。
“少夫人再睡会吧,离辰时还早呢。”
“母亲她们也起这么早么。”
“长公主也要晨起入宫,届时祭天择时出发,府上三位夫人今年都不去,就咱们这一房了。”
“这是为何,我看两位伯母都是闲不住的呢。”容央暗中打听。
福慧这次倒是没隐瞒,“还能为了什么,二房大奶奶体弱多病,也不喜欢狩猎这种血淋淋的地方,三房那两位,前些日子闹起来了,也是因为一点小事,闹得面上难看,这几日都不大来咱们这院。”
容央也不喜欢她们,不去正好。
“那我去了那,你也跟去么。”
“奴婢自然是要跟去的,奴婢如今是少夫人您的人,负责伺候您跟爷。”
说是伺候,实则监视,容央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皇家猎场呢,看来只能在角落的帐篷里等陆霁安了。
索性早上就吃了两个虾饺,再也吃不下其他的了。
跟着福慧到了后院,陆霁安的衣服行囊都已经放在了马车后面,容央上了车,福慧递了一食盒过来,“少夫人早晨吃得不多,到时候用这个垫垫肚子。”
容央寻思着这一路上要行车,她上厕所也不方便,干脆饿着好了,连水都不敢喝一口。
可是坐在马车上又无聊,干脆寻本书看。
结果这么一等,就在后院等了大半个时辰,才听说要出门。
过了大街,到了城门后,按照身份等级排队,女眷们都在后头的马车里待着,容央睡了一觉起来,掀开车帘悄悄一看,听到前头有文官唱词。
耗了大半天,终于在阵阵马蹄声中,朝着猎场行进。
福慧也上了马车,“少夫人可累了?”
“夫君在哪呢?”
“爷是陛下身前的红人,自然在御前伺候,等到半路才会上车。”
因为人多,脚程慢,过十里长亭,容央正昏昏欲睡呢,车帘一掀,一道人影矫健地上了马车。
容央一睁眼,陆霁安已经摘下了官帽,接过了福慧手里的帕子擦脸。
“既然当了小厮,怎么不会伺候人?”
福慧见状赶紧下了车,去后头仆人的车里待着。
容央赶紧接过帕子,兴冲冲要过来擦他,陆霁安也就随口一说,“倒也不必,已经擦过了,这个你拿着,车上可有铜镜。”
“有啊。”
容央从抽屉里翻出了一面来。
陆霁安道:“这是易容膏,从江湖匪盗那拿来的,我给你弄一张脸。”
容央好奇,这不电视剧里的玩意么。
“还愣着干什么,坐过来。”
容央赶紧坐到了他边上,陆霁安挑起她的下巴,阳光偶尔从抖动的帘子下面透过来,陆霁安抹了点膏,均匀涂在她脸上。
这也是他第一次这样细致的盯着她的容颜。
这张脸倒是无一不美,无一不巧。
容央小嘴不住催促,“夫君,你捏得好看些。”
“一个小厮,那么好看要做什么?”
陆霁安回过神,忍不住说她。
容央爱美,“英俊的小厮才合理嘛,谁没事买个丑八怪下人摆在自己跟前呀。”
“怎么,你还打算出去显摆?”
男人说着抹了一块到她眼皮这,硬生生让她的眼成了个下垂眼。
鼻头拉大拉宽,整个人就显得钝了起来。
容央拿镜子一看,当下不干了。
“这也太难看了!”
“能比富贵难看?”
容央一噎,“那……那我叫什么呀。”
“元宝吧。”
“夫君好歹是个读书人,怎么起名如此随便。”
容央嘟囔。
陆霁安擦了手,闭目养神,“离猎场还有一段时间,你赶紧抓紧休息,晚上夜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容央往他边上蹭了蹭,“那我能去么?”
“想得美。”陆霁安才不放心带她过去,容央冷哼了一下,也不理他,自己找书看去了。
到营地的时候,容央一觉睡醒,陆霁安已经不在了。
帐篷已经搭好,福慧领着她进来,里头放了个屏风,后头便是床,一应物品都摆在了角落里。
“少夫人且在这等等,等会秋猎仪式结束,爷就回来了。”
容央早就坐不住了,把东西一放,头伸出帐篷外头去看。
“前面就是了吧,好多人啊,嬷嬷,我们真不能过去啊?”
“女眷们只能在看台上,公主未曾吩咐,我们只能在这了。”
容央怏怏不乐,真是,毫无地位。
她回到房间,眼睛一亮,“嬷嬷,这里洗澡可方便?夫君劳累一日,他爱干净,必定是要洗漱的吧。”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6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