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容央陆霁安)完本小说大全_免费小说免费阅读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容央陆霁安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容央陆霁安,也是实力派作者“粟粟兔”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  【咸鱼摆烂放浪不羁女主X清冷腹黑傲娇世子爷】  容央一朝穿越,因为隆胸纤腰,盛臀修腿,被选成为侯府大娘子。  新婚夫君金尊玉贵,年少英才,是上京城无数女郎心中的最佳夫婿,唯独对她这个妻子冷淡无感。  花园偶遇、夜探书房、美人出浴、山林小筑、田舍地头,容央拿十八般武艺、使浑身解数,却只得男人清冷驳斥。  “少在我面前耍心思。”  “你是不是活腻了?”  “不必费尽心机,我不可能碰你!”  容央怕了。  这侯府是待不下去了,还是趁早找下家跑路。  她开始物色京城各大美男,夫君的同僚金科进士,府中为她看诊的神医,教她读书习字的夫子……  就在容央到处撒网之际,突然被陆晏摁在了那空旷许久的拔步床上,从书架到软榻,从餐桌到屏风,从茶几到全身镜,一一被顶弄了个透。  说好的夫君对我没兴趣呢?!  可等容央准备接受没羞没躁七天不下床的快活日子了,她的真夫君回来了,那夜夜拉着她颠鸾倒凤不止天地为何物的男人是谁?!…

火爆新书《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粟粟兔”,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倒是第一次这么喊他,陆霁安褪去外袍,只穿了中衣,刚解开了上衣,下意识看向了容央。果然,她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身子。虽然说男人被人看两眼也无所谓,但她的眼神如此直白,陆霁安还是觉得得好好管教她的言行。刚准备训斥,容央突然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伤疤?”陆霁安一怔,“十七岁那年跟着广州府总兵剿匪…

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陆霁安从外头一回来,就被泼了一脸的花瓣。
他人脸一黑,阴沉沉盯着这个作死的小妖精。
“夫君君~忙了一日,一定很累吧~”容央绕着他左右打转,“妾身已经准备好了沐浴香汤,就等您回来啦~”
什么心思都摆在脸上了。
陆霁安才不上她的套。
“倒也不累。”
容央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哎呦,这哪能不累的,外头那黄土飞烟,熏得人都黑了一圈呢!”容央跟在他后头喋喋不休。
他今日晨起就没睡好,忙碌了一日,此时确实困倦。
“夫君,你看你奔波劳碌一日,连个热水澡都洗不上,那图什么啊~”
“再者说了,陪伴圣驾,哪能不修边幅呢。”容央说着,伸手进了浴桶,“哎呀,我特地让他们弄热一些,第一桶水呢,现在水温正好,等会可就凉了~”
“隔墙有耳,你以为是家里呢,张嘴闭嘴夫君。”
容央想也是,差点忘了这事动不动就能要人命的封建社会。
她手指撩拨了一下浴盆,一时间没说话。
陆霁安见她乖觉,也确实知道怕的样子,这才缓和了脸色,“更衣。”
容央立刻换了称呼,“好咧,爷。”
她倒是第一次这么喊他,陆霁安褪去外袍,只穿了中衣,刚解开了上衣,下意识看向了容央。
果然,她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身子。
虽然说男人被人看两眼也无所谓,但她的眼神如此直白,陆霁安还是觉得得好好管教她的言行。
刚准备训斥,容央突然道:“你身上,怎么有那么多伤疤?”
陆霁安一怔,“十七岁那年跟着广州府总兵剿匪的时候,落下的。”
“那后背呢,怎么有一道这样的疤?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当时一定很凶险吧?”
此前两个人拉拉扯扯,容央可从来没仔细看过他的身子。
今日算是彻底看个明白了。
陆霁安见她心心念念知道关心自己,也算她有几分良心。
“不是说水快凉了?还计较这个做什么。”
陆霁安说着,将容央身子调转,等他进了浴桶才准她转过头。
容央见他下半身还拿了一条长布围着,只露出两条长腿盘着,心里啧了一声,你小子还怕我这会要强暴你啊!?
“爷,我给你搓搓背呗,我按摩可舒服了!”
陆霁安闭上眼,“不必。”
“您就试试呗。”容央也不等他同意,立刻抓了帕子过来要替他揉捏肩膀,用瓜瓢舀了一勺泼在肩头,用细软嫩滑的手指,力道适中的替他放松肩颈。
陆霁安坐在马背上一日,又在太庙那祭天,等国师算时辰。
早就酸胀不堪。
被她的手这么一揉捏,还真是浑身都松懈了下来。
见他舒服得没吭声,容央试探性道:“爷,是不是很舒服?”
陆霁安微微睁开眼,倒也没直接回答她,“用膳了么?”
容央嘟囔,“没呢,拿了令牌再去要水都等了大半日,嬷嬷说下人们用膳都得等主子们吃完。”
陆霁安泼了她一脸洗澡水,“你平时不是横得很,怎么这会这么听话了。”
“我一个小厮,你当我还是府里少奶奶呢。”
哪指使得动人啊。
容央抹了一把脸,发现衣襟都湿透了。
“好啊爷,你就尽管欺负我吧你!”
容央也不伺候了,拿起瓜瓢反泼了回去。
陆霁安没想到这死妮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他还能输给了她,容央拿着瓜瓢作战力惊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陆霁安就是狠狠一泼呢。
结果自己脚下一滑,踩到了落在地上的胰子,一头栽进了浴盆之中。
陆霁安这人到底也没忍住,仰头哈哈一笑,将她提了起来。
容央噗了他一脸的水,“都怪你都怪你。”
陆霁安一把捂住了她的脸,“还不快出去。”
“我怎么出去,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陆霁安立刻起身,抄起屏风上的衣服套上,将她提了出来,“来人!”
容央贴近了怀里,似乎马上就要克制不住了。
福慧赶紧入内,“爷,有何吩咐。”
“去把她的缠布扯开,再让人上一些饭菜。”
“是。”
福慧赶紧绕过屏风进来,见满地都是湿漉漉的水,一脚下去,要不是有地毯,恐怕鞋袜都要湿了。
也不知道容央到底跟陆霁安在屋内玩了什么。
陆霁安没在里头待着,反而离开的帐篷。
“少夫人,您忍忍吧,这御前最是忌讳,若是被人看出来,可是大罪,等着那些贵人都去了前头,老奴明儿带你出去转转,散散心就回来,也不妨事。”
容央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爷呢。”
“定是出去了,爷受器重,万岁爷少不得要来找他。”

小说《云鬓乱,错献禁欲相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7
下一篇 2024年4月3日 am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