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望族嫡女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何煊)

《重生望族嫡女》 小说介绍

何媗回顾这一世,何媗最恨的是那个愚蠢弱懦的自己。恨意难平,何媗死前立誓:若是能重活一生,我愿做那泼妇、悍妇、毒妇,不让那些贱人再犯我分毫。。书中主要讲述了:“呵……二姑娘当真愈来愈厉害了,竟然能在梦中得人点化,只留在侯府做个闺阁千金也太过屈才了吧?“王氏咀笑一声说道,王氏实在是气极了,连锦鹏偷偷的扯了她的袖子提醒,都未察觉。何老夫人听了王氏的话皱紧了眉头……
重生望族嫡女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何煊)

《重生望族嫡女》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何喧摇了摇头:

何喧皱紧了眉头,似乎在努力的回忆:

说到这,何媗似乎有点为难的看了何老夫人一眼。

何老夫人哆嗦了嘴唇问道。

何姑做出小心翼翼的模样说道:

何老夫人老泪纵横:

旁人都是听的云山雾绕,只一直跟在何老夫人身边的郭妈妈听见后跟着落了泪:

郭妈妈口中的姑小姐,就是何老夫人早年夭折的女儿何安景。何安景出生的时候,何府已有三个小子,还未有过女儿,于是就把何安景当做珠宝一样宠着爱着,甚至让她一个女孩子也随了家里的字排行。可惜何安景只活到了十岁便得了急症死了,哭得何老夫人几乎舍去了半条命。后来就一直病着,一直到何大老爷成亲后,才慢慢调养过来。

而那身绣着金色牡丹的红色骑装就是何老夫人亲手放进何安景棺木里陪葬的。至于那水蓝色的骑装则是何安景生病前做的,只穿了一次,因有些不合身又拿去改,谁知改好后再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何安景葬礼之后了。

那时何老夫人拿了水蓝色的骑装,向着何安景笑嘻嘻的说:的模样,何老夫人就犯了病,说什么也不肯让人把水蓝色的骑装给化了,非要留着,盼了何安景回来穿给她看。后来何老夫人病好了醒过神,却也不敢再看,不敢再想这些东西了,只把它压在箱子的最底层。

府中的旧人因为知道这是何老夫人的心病,所以甚少提及。以至于后来府中添的人,只知道府中有过这么一位姑小姐,详细的细节却不清楚。只记得每年里这位姑小姐的生祭和死祭,何老夫人都少不得大哭一场,所以这些事也只何老夫人和几个贴身伺候的人才记得了。

何姐也是因为前世在何老夫人死后府里乱糟糟的,王氏一时没有心思管辖了她,让何姐得了空闲去为何老夫人收拾遗物。那时何喧才发现了这件水蓝色骑装,最后在悲痛的失了分寸的郭妈妈那里,知道了这些琐事。

如今何老夫人听何喧说的话,想着何喧不大可能打探的如此详细,况且何娘小小的年纪何必扯这样的谎话出来。所以何老夫人带着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将何媗的话信了个十足。

工氏尖着嗓子喊道

何老夫人既信了何姐的话,只一心一意的觉得何安景托了梦,何安最还念看这个家,还想着她这个娘。何老夫人思女情切,哪里容得王氏再说些酸言酸语的。王氏只得又跪在了地上。

何老夫人冷哼一声,转头看了正在为自己抚背的何姐,看着何如与何安景有几分相似的脸,心中凄然,一时间觉得很是疲惫,无力的摆了摆手道。郭妈妈知道何老夫人是累了,连忙上前扶了何老夫人起身

何媗今日必是要把何庆等人的差事给定了下来。他们几个既死心,自然要留做帮手的。

何老夫人这一母受了不少折腾,现在觉得心神俱不在此处,只斜了王氏一眼,道:

说完,由着郭妈妈扶着她出了何媗的院子,甚至忘了再嘱咐一下众人照顾好何培旭,更加是再没多看王氏一眼。

何媗自何老夫人离去,也只当做没看到王氏还跪在地上一样,叫了一杯茶,坐在温上悠闲的喝着。

最后还是何三夫人吴氏晚走了一步,说了句把王氏搏扶了起来。王氏气的面色紫红,看何老夫人不在,原来还藏着几分的狠厉都露了出来。直指着何喧训道:

何媗低了头,手指摸着茶杯的边沿:

何媗这话是带着几分真心的,她到底是活过一世的人,见过世间的富贵繁华,也见过世间的穷困寂寥。也曾为了贤名孝名卑躬屈膝委曲成全,结果却没换得半点真心。也没有几个人为了她孝顺贤惠的名声就帮了她,为她说上一句话,甚至差点连整条命都舍去了。如今想来这名声一事最是累人无用,穷困之时还不及半块馒头值钱,那她又要这些虚名来何用?还不如直接舍去了,做一个泼妇、悍妇、毒妇来的痛快。

何媗这样想着,也在瞬间定下了心思,心想,如此最好,最好旁人因着坏名声都不敢娶自己,连人都不用嫁了,也免去了再被人拿婚事来坑害自己。想来这世间男人多薄情,便是有像郭旻那样重情重义的男子,也是自己无缘攀折的。待何培旭年纪长了一些,成了婚,袭了爵。自己又报了仇,惩治了恶人,自己也无所谓了。之后若是侥幸还活着,就自请了女冠,仗了侯府的势,存上几百亩田地,做一个悠闲道姑去。既不累着旁人,也不被旁人所累。

如此想着,何媗心中除了一直以来的怨恨不甘之外,竟然多了一些对将来的向往期许。

王氏听了何媗的话,气的指了何媗,浑身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吴氏连忙上前轻声细语的劝道:

王氏怒道。

随即王氏转头看向吴氏,心里恨吴氏方才不在老夫人跟前为自己求情,又对着吴氏骂道:

骂得吴氏梨花带雨的哭道:

这吴氏倒比王氏脑子清楚。何媗心想,上一世,她与傅尚书家少爷的婚事被何妹顶了,而且竟然不是侯府嫡女何媛而是何妹?虽有傅尚书的少爷傅博与何妹早有了情分的因由在,但这些官家儿女的亲事是哪里会因着有情分就定了婚姻?那吴氏呢?她又在里面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与吴氏对比起来,何媗是真没想到王氏是这样没有计量的人,今日不过被激了两句,王氏就失了分寸,显出霸道的性子来,屡次失言。因为上辈子何媗与何培旭都折在何二老爷夫妇手里,所以何喧只认为他们是怎样了不得,怎样心机深重的人物。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因着何媗上一世年纪小,人又糊涂所以才王氏他们得逞了而已。

何媗想到这里,又少不得把前世的经历翻出来让自己难受上一场。看着王氏和吴氏的脸心中更是不耐烦,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冷着脸说道:说完,便看了站在一边的赵妈妈一眼,示意她送人。

赵妈妈因为今日何娘表现的分外厉害,所以也有了些底气,几番思量下,竟然也敢上前,颤颤巍巍的说:王氏恨恨的看了何媗和赵妈妈一眼,咬了咬牙转身带着人出了院子。

何喧笑着起身,作势送了一送。

吴氏看着王氏出去了,本来想同何媗说几句话再走,但看着何媗脸上淡淡的,隐隐约约的带了些戾气,竟然不知为何有些畏惧起年纪才十一岁的何她了。于是吴氏没敢再多说,紧跟着王氏也出去了。

小说《重生望族嫡女》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