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贺长恭沈云清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 小说介绍

五大三粗的汉子,每晚都在耳边哭唧唧怎么办?
守寡多年之后,回来个嘤嘤怪相公,沈云清哭了。
(鬼马沙雕神医女主)vs(糙汉口是心非糙汉男主)
沈云清穿越成恶毒肥婆,婆家家徒四壁,投军男人又传来死讯。
  没关系,咱有金矿!
  太婆婆和婆婆宠爱,小叔子小姑子敬重,有钱花,随便花,沈云清对守寡日子再满意不过。
  突然有一日,男人回来了?
  这个男人嗓门粗,拳头大,脾气硬。
  “我是你男人,我说了算!你让我起来,我偏要跪着!”
  沈云清:“……我男人超厉害!什么,同僚说你泥腿子?拿金子砸死他们!”。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概提到读书这个话题,贺长恭又感慨良多。“我是个粗人,连个劈叉都不会写。”沈云清:???你闲着没事,劈叉干啥?她还没领悟,这是当地的一句俗语。海棠看她神色就明白她不懂,用两根手指比了个倒v,小声解释道……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贺长恭沈云清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大概提到读书这个话题,贺长恭又感慨良多。

沈云清:???

你闲着没事,劈叉干啥?

她还没领悟,这是当地的一句俗语。

海棠看她神色就明白她不懂,用两根手指比了个倒v,小声解释道:

沈云清: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劈叉就是个?

沈云清郑重点头。

人民群众的智慧,她还得慢慢领悟。

这贺长恭倒是不坏,身世凄惨,还能惦记大家都是同乡,做好事也不留名。

如果不是今日六娘问起来,恐怕他就会一直默默做好事。

那也意味着,他会一路相随,一直嘤嘤嘤到京城,魔音贯耳。

六娘得意道:

贺长恭瞥了一眼沈云清,怎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一阵风都能刮跑,一只手都能把腰给撅折了的女人,和这两个字挂钩。

不过那双眼睛,黑亮黑亮,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他没读书,不会形容,反正就是看着让人觉得精神。

就是有点冒冒失失,还有,也有点太讲究了。

昨日她撞到他身上的瞬间,贺长恭都闻到了她发间的香气,也注意到,她手指甲上涂着蔻丹。

这一看,就不朴实!

妖妖娆娆的,他看不上。

打赢了仗,他也算小小的,也有人给他说亲,其中不乏贵女。

贺长恭坚决不要。

大家不是一路人,尿不到一壶里去。

他就是要找,也要找个结结实实,粗粗壮壮的乡下妇人,风风火火,能干那种。

他就是个粗人,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

要不是看在是同乡面子上,他又多年没回来,近乡情怯,他不能做这等好事。

就算现在,六娘和他说话,她主家那双还一直骨碌骨碌偷偷看自己呢!

别以为他傻,这么多年战场,他是白上的?

这点警惕心没有,早就死了。

不过转念再想,死了是不是就能和祖母,母亲,弟弟妹妹团聚了?

想到这里,真性情的贺长恭悲从中来,又开始抹眼泪。

沈云清:贺大哥!六娘说我能干,您哭什么啊。

我干的是事业,又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六娘见多识广,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贺长恭自己哭完,然后继续啃馒头。

几个女人连同车夫:

沈云清看着都觉得噎得慌,想着对方虽然粗犷,但是人心不坏,便让海棠把早上从客栈带来的包子送给他几个。

海棠看看贺长恭的块头,弱弱地问:

大肉包子,快有她巴掌大,就算她饭量算大的,一顿吃两个都撑得慌。

沈云清:

就这样,海棠用油纸包着,捧着六个包子送过去。

贺长恭确认是给他的之后道:

他在身上蹭了蹭手,然后才从海棠手中接过油纸。

他的手骨节粗大,手掌像熊掌那么大,却没有碰到海棠的手。

沈云清默默观察着。

显然,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他的手应该生过冻疮。

他还是个讲究人。

粗归粗,却尊重人,这难能可贵。

贺长恭咬了一口包子,忽然一声,

海棠眨巴眨巴眼睛:

贺长恭愣住了,

海棠也愣住了:

贺长恭:

这个时代,生产力低下,吃肉很奢侈,吃这种几乎纯肉的包子,那真是奢侈中的奢侈。

至少乡下人,不,就算县城的人,也不舍得这么吃啊。

六娘还是那句话:

沈云清:肉包子打狗,还能堵住狗嘴呢!

没办法,贺长恭嘴大,肉包子也堵不住。

贺长恭忽然又开始嘤嘤嘤起来。

沈云清:大哥,我跪下了,您随意!

贺长恭一边狠狠咬着包子一边痛哭流涕道:

子欲养而亲不待,沈云清倒是能理解几分。

还有一种富贵之后,家人无法共富贵的难以弥补的遗憾,她也懂。

就像婆婆也经常唠叨,她的狗剩,没吃过好东西,没享过福就去了……

行吧,你哭吧,大白天我还行。

贺长恭哭着吃完六个包子,问:

肉包子是好吃,就是刚尝出味,就没了。

贺长恭摘下荷包掏银子:

他不占寡妇便宜。

沈云清看着剩下的六个包子,给了海棠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立刻送给贺长恭。

银子当然不能要,都是同乡。

红河人帮助红河人。

贺长恭在沈云清和海棠以及刀哥的目瞪狗呆中,吃完了十二个包子,又灌了一大水囊的水,算是勉强饱了。

六娘见识过土匪窝里那些饭桶,对此还有点免疫力。

贺长恭后知后觉地道。

难道能干的女人,还不用吃饭?

他现在对沈云清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两个字——能干!

肯定是真的,不能干不能买这么多大肉包子。

不过想起肉,贺长恭也很悲伤。

当年他被人看上,媒人上门,说对方是个二百斤的胖子,但是家里有钱。

多有钱呢,厢房里挂着十斤猪肉!

贺长恭是不愿意的,但是祖母生病,母亲说要他娶亲冲喜。

他想着,胖点也就算了,有钱没钱也算了,给祖母冲喜要紧。

人家帮他渡过难关,以后他会好好待人家。

谁知道,会娶那样一个妖魔鬼怪,祖母和娘还都和稀泥,让他好好过日子,气得他新婚就跑去投军。

这软饭,他不吃也罢!

因为恰逢战乱,没人愿意投军,太过危险,所以朝廷为了募军,出了丰厚的银子。

他留下全部银子,自己什么没带就走了。

只是没想到,所有家人,连带着讨厌的坏女人,都一起死在了水患之中……

小说《守寡多年后战死的糙汉回家嘤嘤嘤》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