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和摄政王今天撒狗粮了吗?宣璃祁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公主和摄政王今天撒狗粮了吗?》 小说介绍

【疯批美人vs腹黑王爷】【甜宠】【双洁】【双强】
什么?娇奢跋扈的长公主和铁面阎王摄政王要结亲了?
百姓:配,绝配,顶配
什么?摄政王死了?
百姓:长公主该,谁让你那么恶毒,守活寡了吧
什么?摄政王又活了?
百姓:逗我们玩呢
宣璃:娶我家里可不能纳妾,本宫心眼小,暖床丫头也见不得。
祁珩:无妨,本王也心眼小,殿下那些面首还望割爱了。。书中主要讲述了:婚事尘埃落定,赵瀚才等人最近老实的很,毕竟前不久罗刹府跑去朱亭旭家里喝茶把他们吓得不轻。没了这帮人挑刺,宣璃最近过的是十分的安逸,大楚一年冬短夏长,过了正月十五天气便开始渐渐暖和起来,花园中的花也有了……
长公主和摄政王今天撒狗粮了吗?宣璃祁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公主和摄政王今天撒狗粮了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婚事尘埃落定,赵瀚才等人最近老实的很,毕竟前不久罗刹府跑去朱亭旭家里喝茶把他们吓得不轻。

没了这帮人挑刺,宣璃最近过的是十分的安逸,大楚一年冬短夏长,过了正月十五天气便开始渐渐暖和起来,花园中的花也有了绽放的征兆。

于是上安中所有官员的家眷意外的收到了宣璃要举办赏花宴的请帖,这可算是破天荒头一次。

往年只有祭天祭祖才会参与集体宴会的宣璃竟然要举办宴会了。

一时间这些女人兴奋的上蹿下跳,每天来往于上安的大街小巷搜罗各处的新奇玩意准备送给宣璃,只不过她们在意的并不是宣璃,而是过些日子的选秀,选秀在即长公主举办宫宴,只要有脑子的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更何况皇帝后宫空无一人,她们的机会多的是,所以就连平日里看不惯宣璃的一些大臣也暂时放下了对她的成见。

右相王修齐家。

王修齐十分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女儿,他的嫡长女,王慈懿,这个女儿就是他的骄傲,在上安这个最不缺美人才女的地方,王慈懿依旧可以在人群中脱颖而出,且不说王慈懿长相清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她的菩萨心肠也是被世人口口相传,每月都会在右相府门前施粥,让王修齐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王慈懿面带微笑恭敬的走到王修齐身边坐下:

王修齐又沉思了一阵:

王慈懿带着恬静笑容的眸子不经意暗了一下,紧接着恢复了正常:

王修齐哪能不知这其中的道理,但是偌大的右相府就只有王慈舒的姨娘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所以平日里对王慈舒也宠的紧,这次也是王慈舒吵着闹着要进宫见见世面。

王慈懿还未接话,一道嚣张至极的女声便响彻整个屋子

王慈舒双手环胸,挑衅的看向一脸菩萨样的王慈懿,摆什么嫡女架子,总有一天她要踩在王慈懿的头上。

王思懿的手握紧了手帕指节泛白,却依旧笑的温和:

王慈懿从小就被王家以国母标准教养,这是王家人都心知肚明的,但是不代表就可以随便说出口,这种话若是传入别人口中那必是一场灾祸。

她的这个妹妹从小就以抢她的东西为乐,她当然知道王慈舒为什么要进宫,不就是为了一跃枝头,不过王家的荣耀有她一个就足够了,一个庶出的贱骨头也配和她共侍国君,当然这些话她永远不可能说出口,她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有了如今这些美名。

赏花宴当日,上安贵女们皆是早早就起了床梳妆打扮,太阳一出个个就赶着到宫外排队,已经进了宫的就由执事公公带着去到后花园里,本来这些人都是要去海棠殿请安的,可是宣璃嫌麻烦就直接免了。

本就都是些贵女,家中条件都差不到哪去,个个又都为了这次宫宴下了血本,不知道皇帝会不会来,若是能吸引到皇帝那还选什么秀,所以众人皆是穿金戴银,华服加身,有一个人就显得尤为的突出,不是她有多么华丽,相反只是穿着平日里的普通的服饰,没有过多的首饰,只有一支看起来不是现下流行样式的珠钗。

傅幽蓝面无表情的瞥了眼面前这群笑的花枝乱颤的女人们,她本来就对这种所谓的宴会没什么兴趣,懒得搭理,反正被她们挤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她爹说这是长公主第一次设宴不能抚了面子的话,她早就跑到军中操练去了。

傅幽蓝抬头向说话的人看过去,一身湖蓝暗花云锦裙装,墨色长发整齐的散落在后背,发鬓上装饰着一支简单却不失华贵的玉簪,肤如凝脂眉眼弯弯。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傅幽蓝又低头看看自己,啧,同样是女人,差距好大。

刚才挤兑傅幽蓝的几人看见说话的人有了几分忌惮,讪讪笑过赶紧转身离开,确认过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傅幽蓝有些意外的看向褚思歌,当朝左相褚麒之女,与王慈懿并称上安贵女之首,拱手抱拳道:

傅幽蓝是傅家独女,之所以是独女是因为傅幽蓝的爹傅栾鸣就娶了一位夫人,也就是傅幽蓝的娘,可傅夫人早在十年前便病故,此后傅家再无主母,傅栾鸣就带着半大点的傅幽蓝生活在羌州的军营中,前些年才回到了上安,傅幽蓝自小养成的性格与上安这些抚琴作画的小姐们格格不入,便被排挤在外,这些年她早就习惯了这些讥讽,反正这些人与自己不是一路人,也不需要多说些什么。

看着对自己抱拳的傅幽蓝褚思歌一愣,这女子皆行屈膝礼,抱拳还当真少见,不免觉得有意思:

无视掉傅幽蓝的疏离,褚思歌落落大方的坐在了傅幽蓝的对面,她不喜这些人看人下症的两副面孔,早就听闻傅幽蓝的名号,只是傅幽蓝常待在军中又不参加宴会所以并没什么结交的机会。

王慈舒扭着腰走到两人面前,伸出手拢了拢自己一头的花簪珠钗,满脸对两人的不屑。

傅幽蓝厌恶的皱了皱眉,要不是在宫里她早走人了,这些年就是着王慈舒仗着右相府在上安带头挤兑她。而且右相王修齐和左相褚麒向来不和,所以连着褚思歌,王慈舒都一起看不惯,尤其是她竟然还和自己那个菩萨脸的姐姐还并称上安贵女之首。

褚思歌也是对王慈舒这人够够的了,哪里像是相府的女儿,分明就是个市井泼妇,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怎么她了,只要一见面就像只公鸡似的要和她战斗。

褚思歌十分真诚的握住傅幽蓝的手,目光炯炯的看向她。

傅幽蓝一时有些不自在,她没什么朋友,有也是一帮糙老爷们,这么一个美人握着她的手她还突然有些不习惯。

傅幽蓝有些腼腆的笑了笑,她这是交到朋友了吗。

瞧着面前把自己当空气的两人,王慈舒眼睛瞪得老大,双手叉腰差点气的动手:

小说《长公主和摄政王今天撒狗粮了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