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很嚣张最新章节,小说炮灰女配很嚣张无弹窗(夏云岚楚璟容)

《炮灰女配很嚣张》 小说介绍

穿越成炮灰女配怎么办?
自然是嚣张的活着了,爹有权有财,只要不作死,自然要惬意的生活了。
都这么低调的生活了,怎么还有作精来惹我?
惹了我,先揍趴下!
讲道理?!可以!等揍完你了再讲道理!
看着身边递棍子的帅哥,夏云岚豪气万千的说:“小伙子有眼色,以后就跟我混了!”
几天后,只见夏云岚惊慌的往帅哥身后躲,鬼叫着:“楚璟容救命啊!我爹要打断我的腿!”。书中主要讲述了:最近夏云岚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有了楚璟容许诺的小包间,随时可以跑珍馐楼品尝美食。真是快乐似神仙!听小喜说最近很多人出城踏青,夏云岚很是心动,随即让人准备好马匹,自己换了骑马装要出城玩玩。青芽和小喜不会……
炮灰女配很嚣张最新章节,小说炮灰女配很嚣张无弹窗(夏云岚楚璟容)

《炮灰女配很嚣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最近夏云岚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有了楚璟容许诺的小包间,随时可以跑珍馐楼品尝美食。真是快乐似神仙!

听小喜说最近很多人出城踏青,夏云岚很是心动,随即让人准备好马匹,自己换了骑马装要出城玩玩。

青芽和小喜不会骑马,只能坐马车跟着。

夏云岚骑在马背上,洒脱的恣意大笑,轻轻抖动缰绳,让马儿跑起来。

来到小喜说的京郊河边,果然景色不错,让小喜找个地方将马和马车安顿好。夏云岚带着青芽沿着河边走走。

青芽兴奋地招呼夏云岚过去,夏云岚正坐在一棵树下闭目养神呢,享受春风带着野花和泥土的清新气息。

听到青芽的叫声,夏云岚轻笑着起身,缓步走到青芽身边。

夏云岚左右看看,没发现合手的工具,遗憾的说:

青芽最近跟着夏云岚,嘴也是养刁了,吃货的体质也被激发了出来。双眼盯着河里的鱼,好像好多烤鱼在自己面前晃。

夏云岚主仆两个还在遗憾吃不到烤鱼呢,又有几辆马车过来了,马车上下来几个少女,商量着要在此处歇息,踏青。

夏云岚循声看去,心底暗道晦气,来的还是熟人呢,打头的正是虞国公府大小姐李依兰。等看到康恩伯杨和风之女杨珊时,夏云岚眼神暗了暗。

李依兰不耐烦的说。

李依兰的丫鬟连忙上前去,对着夏云岚喊道:

夏云岚连理都不想理她们,只跟青芽看鱼,连个眼风都不想给。

见夏云岚她们不理自己,李依兰的丫鬟气得掐腰怒指着她们大叫。

青芽毫不示弱的转身,同样掐腰怒喊:

李依兰的丫鬟一看青芽,立即认出来了。转身跑到李依兰身边,

李依兰一边愤愤的说着,一甩袖子,快步走向夏云岚。

夏云岚见那些人气冲冲而来,连忙拉住青芽。

不出所料,正在这时,杨珊高声喊了一声:就冲了过来。

夏云岚拉着青芽躲的快,杨珊双手向前做推的动作就那么僵硬地举着。

夏云岚冷冷的看着杨珊,若说跟李依兰她们相斗是为了利益,那杨珊所代表的杨家,那纯粹是见不得夏家好,想踩夏家头上。

夏云岚记得小说中说原主几次陷害女主,除了文莹莹以外,杨珊也是没少出力。有时候原主想退缩,杨珊就刺激她,再不听就直接逼迫原主去做。

杨家一边嫌弃着夏家,一边打着夏家姻亲的旗号,处处钻营,舅舅杨和风虽然是进士出身,但是却没什么本事,连工部郎中的位置,也是仗着夏家姻亲的关系得的。

杨家本事没多少,却又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本事通天。杨氏活着的时候,就几次逼迫她求夏裕将军功算给杨家,请皇上给杨家抬爵位。

杨氏拒绝后,杨和风及其夫人没少埋怨杨氏白眼狼,娘家养了她十六年,她一点不为娘家想。

武安侯老夫人去世时,夏裕带着妻儿回来奔丧,杨家在灵堂上又一次逼迫杨氏,说什么武安侯府再有功,也不会更进一步了,不如提拔姻亲,以后也是个助力。

杨氏气得不轻,当即翻脸,说杨家不分场合,自私自利。皇上都不进武安侯爵位了,怎么会同意他们培养姻亲,若是被皇上安上结党营私的帽子,夏家就要被灭族。

杨家大闹灵堂,杨氏叫人把他们撵了出去,并跟杨家说,以后只当陌生人,再不联络了。

连杨氏病逝,杨家都没有人来祭拜。自私凉薄得让人心寒。

后来夏家败落了,连爵位都没了。当时四皇子念及夏家几代忠烈,想启用夏元修,也是杨家处处阻拦,想让杨和风的儿子杨镇替换夏元修。

结果楚璟容没看上杨镇,但也没有坚持让夏元修去西北,最后夏元修去了岭南,几经出生入死才封了个从五品的威远将军,终其一生不再进寸步。

明知道自己和李依兰不合,不说帮衬自己,至少不参与其中,也算顾念一点两家的亲情。可看杨珊所作所为,不仅是帮着李依兰,还自己亲自冲锋陷阵。

夏云岚哼了一声,随即撇清道:

杨珊用力的收回了手臂,恨恨的甩了一下,

啪,啪啪!

夏云岚上前就甩了杨珊几巴掌,杨珊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伸手摸着脸颊。

杨珊立即叫着就要去撕夏云岚。

夏云岚一扭身,侧起一脚就将杨珊踹了出去。杨珊闷痛着,趴地上大哭,她的丫鬟连忙去扶她。

夏云岚阴沉的上前一步,对杨珊道:

杨珊被丫鬟扶起来,发髻散乱,对着夏云岚大吼道。

夏云岚毫不客气的,将杨镇贬低到泥里。

小说《炮灰女配很嚣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