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梦人全本免费阅读,安逸小说全文

《碎梦人》 小说介绍

梦里什么都有……
如果梦想成真,让人飞天遁地,呼风唤雨……
如果梦想成真,让人掌握他人生死、思想、甚至灵魂……
如果梦想成真,让神佛舞于地狱,恶鬼游于天堂,怪物活于人间……。书中主要讲述了:滨江酒店。经历了两小时让健身房常客都望而却步的锻炼后,回到房间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裹着舒服的浴衣的安逸,把彻底放松下来的肉体,丢在了沙发上。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身上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长出一口气……
碎梦人全本免费阅读,安逸小说全文

《碎梦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滨江酒店。

经历了两小时让健身房常客都望而却步的锻炼后,回到房间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裹着舒服的浴衣的安逸,把彻底放松下来的肉体,丢在了沙发上。

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身上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长出一口气,半坐起来,抓着脖子在扭出一阵噼里啪啦,哭笑自语道:

何止是有些,他现在的身体疲劳程度,就像是刚在拳击馆被连续揍了四五个小时一样。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块不痛的骨肉,不酸的肌肉,不僵硬的关节。

区区两小时健身,又怎么可能这么疲累呢。

不过安逸并没去多想,随手打开电视机后,慵懒随意的在沙发上躺下,拿出手机拨通了薛明的电话。

安逸那见外之言,是用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声说的,在耳边轻喃那种。

再度将电话拨了过去,他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只听见薛明极其不耐烦的骂道:

安逸一张脸漆黑。

安逸吸了口气。

叮铃铃……

电话刚被挂断,薛明又打了过来,接通:

安逸基本可以肯定,那货在说这个字时,一定竖起了中指,大概率还是举着两根中指,对着手机麦克风吼的那种。吸了口气,压下了化身暴躁大帅比的冲动,然后找到童双梅的电话打了过去。

他这么在意童双梅的下落,主要就是因前天晚上分开时,他们的问与答。虽然童双梅掩饰的挺好,但安逸还是看出其中的异样了。

安逸随后又拨了几次,结果都是一样,过程他的眉头也渐渐的皱紧了。

薛明电话又来了。

安逸开始祖安化。

安逸即将祖安完成。

薛明就跟没听见一般,自顾自道:

安逸祖安失败。

忙音响起之前,手机里还传来了薛明的大笑声。

安逸坐在沙发上,沉默了阵子后,找到顾柔的电话,用座机拨了过去。

……

昏暗的玄关灯亮着,两只小高跟一前一后丢在玄关地板上。

叮铃铃……

手机铃声急促的响着,源头在玄关外的沙发上的黑色皮质拎包跟前。拎包倒在沙发上,口开着,钥匙、手机、钱包等东西,散在口前的沙发上,口上还有一瓶矿泉水挣扎无果,只出来了三分之一。

手机来电显示:安逸。

旁边公文包倒在沙发边上,靠着被包包压着的带子而没掉下去,不过拉链开着的情况下,文件掉出不少。

在这个房间里还有第二个光亮处——厕所。

门是虚掩着的,明亮的白炽灯通过门上端的磨砂玻璃,门下端的透气格栅,还有门缝透出来,将门前整个空间都给照亮。

随光一起出来的还有水流的哗哗声。源头自然便是厕所墙壁上的淋浴花洒了,此刻它正用着自己最大的热情,最轻柔的力道,将水洒落在自己下面的那句胴体之上,从头到脚,无一不到,无一不包。

地上内外衣物,尽数丢在地上,被水湿透,紧贴地板,基本平铺下,看上去就像是被随意丢弃的人皮一般。

在失去了这层东西遮挡之后的胴体,犹如小孩儿拿着画笔胡乱涂鸦过,青紫,红紫色的长短条痕,大小斑块,纵横交错于全身,将完好的皮肤分割得七零八落,撕裂得狰狞骇人。

她站在花洒下,热水里,垂着头,头发垂落四周,将整张脸与外界分割了开来,左手撑着墙,右手抓着浴花,用力的拳头与胳膊都在颤抖,平坦的小腹、大腿、胳膊,正面部位已然完全通红,其中还掺杂了不少血印。

不久之后的它们,大概就会成为分割撕裂小腹的新力军了。

外面的电话铃声停止。

她前倾将脑袋抵在墙壁上,大口且贪婪的呼吸了起来,仿佛刚刚出水的溺水人。

也就在这时,玄关房门上的锁咔吧一声开了,一个穿着洁白连衣拖地裙,打着一把黑雨伞的女人走了进来。

雨伞遮挡之下,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她那一头从左肩垂落而下,跨过胸脯,抵达小腹,触及大腿,乌黑,笔直,在灯光下发亮的长发。还有那双指若削葱根的手,一只捏着伞把,食指上带着一只比拇指头还大的黑玫瑰指环。一只提着裙摆,上无任何点缀饰品。

当然,她是完全没打算收了雨伞的。

叮铃铃……

撑伞女子刚来到沙发跟前,上面的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仍是安逸。

她并没接,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这个电话给她按下了暂停键般。

铃声停止后,她略微弯腰伸手按住了手机电源键,不久呼出了关机重启界面,她那修长纤细的食指,在关机钮上轻轻一点。手机进入关机动画,而她转身,撑伞提裙,莲步无声,如飘般去向了这房子里最明亮之所在。

厕所里,顾柔站直身子,顺势仰面直对花洒,任由那热水浇灌与冲刷。片刻,背后厕所门悄无声息打开,撑着黑伞,穿着白裙的女子缓缓显现。

大概是门越开越大,内外温差形成的凉风,让顾柔察觉到了,而此刻的她情绪显然也已经调节的差不多了,因此过了片刻后,她准备转身去关门时,毫无征兆下花洒的水没了,同时雨打伞面的那种声响骤起,吓得心头巨震,刚要抬头,一只冰凉的手从后落在了她的小腹上,往后一拉,她便不受控制的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同一时间一个声音,在她耳后响起。

呢喃低语,犹如梦呓。

老妪声。

男声。

女声。

此刻顾柔的模样,就像坠入了十八层地狱般。

……

醉心宠物店不远处就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因此这条街上的所有住户都不将车停楼下路边,这也就导致无名女死者坠楼当晚,宠物店门前马路两边一辆车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行车记录仪来提供线索了。

而宠物店又处在马路中间,距离两边路口上的路网监控探头隔着老远的距离。宠物店本身的监控,自然也被付之一炬了,而两边店铺虽然都有对着人行道的,但宠物店旁边就是一个没监控的巷子。

而巷子直通后方的沿江隔离绿化带,虽然后面有一条步行、自行车道,可却夹在树木之间,距离建筑差不多有七八米,建筑后墙上可没装监控探头。通过这条巷子去到后面,往西可以直接抵达这条街的下下一个路口,往东直接就进入到了临江公园了。人通过这里离开,简直无异于石沉大海。

这也就让重大线索寄希望于监控,基本就成为一个美好的愿望了。

王奈川从宠物店旁边巷子里走出来,打开副驾门,掀开了座椅上的类似于外卖保温箱,从里面端出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麻辣烫。

而在那个箱子里,类似的小吃还有四份,同时还有四杯鲜榨果汁。

盖好,关门,去将后车门打开,坐在门上,端着麻辣烫,便在那里呲溜呲溜的吃了起来,一边他的大脑瞬间便进入到了火力全开的状态。

他在想一个问题:那只黑猫到底是怎么离开现场的。

之前他将宠物店周围,特别是那条巷子,以及后面的绿化带,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丝毫痕迹。

当他将最后一份小吃的碗筷放下,拿起最后一杯果汁时,手机响了。

王奈川眉头皱起,正要开口时,只听见电话里传来了一个让他一点点挺直了后背的内容。

……

江雨市东城区,第八人民医院。

前进中的汽车猛然停住,直接憋熄了火,王奈川对耳朵上的耳机道:

嘭——!!!

汽车剧烈震荡,毫无心理准备的王奈川直接被一下子给整懵掉了,看着凹陷严重的发动机舱盖,过了那么几秒钟,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这是有人跳楼,恰好落他车上了!?

急忙打开车门冲了下去,来到车前一看,先是一愣,然后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在车头左侧,露着一个脑袋,那张惨白变形严重的脸正朝着王奈川,就像是正直勾勾的盯着他般。

虽然是脸先砸在了发动机舱盖上,但王奈川仍旧能辨认出来是谁。

死者:顾柔。

性别:女。

年龄:.

身份证:……

居所:东城区长阳小区号别墅。

职业:金信设计公司创始人之一、副总裁、首席室内设计师;国内顶尖室内设计师。

死亡时间:年月日,凌晨:分(死亡地监控提供的时间)。

死亡原因:高楼坠亡。

死亡地点:美梅宠物店门口(长阳小区八幢外)。

尸体:暂存第八人民医院(因其家人坚称其死于男友虐待)。

小说《碎梦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