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打我!全文在线阅读如果叶暖阳小说全本无弹窗

《弟弟,打我!》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甜宠+轻松+小狼狗】
叶暖阳发现安世间的手可以让时间倒流,于是,她迫切的想要回到过去,回到那个如火一样热烈的年纪,她要轰轰烈烈的喜欢一个曾经不敢喜欢的人。
可她没有想到,平淡无奇的现实中会闯入一个叫姜迟的男孩子…
如果说:“叶暖阳,我十九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
姜迟那天喝的很醉,他对如果说:“如果,算我求求你,你把叶暖阳让给我好不好?”。书中主要讲述了:叶暖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屁孩抵在墙上!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恍惚间觉得自己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面对他。叶暖阳面无表情的靠在墙上,男孩揪着她的领子将她抵在医院一处隐蔽的……
弟弟,打我!全文在线阅读如果叶暖阳小说全本无弹窗

《弟弟,打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叶暖阳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活了二十几年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屁孩抵在墙上!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恍惚间觉得自己不知道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面对他。

叶暖阳面无表情的靠在墙上,男孩揪着她的领子将她抵在医院一处隐蔽的楼梯间墙上。

他哭过,眼睛红红的,他揪着叶暖阳的衣领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咬上来。

这个俊眼浓眉鼻子高挺皮肤白皙的男孩,是她的弟弟,安世间。

叶暖阳抬头看着安世间,嘴角挂着不齿的笑。

安世间将叶暖阳提起来,似乎连呼吸都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叶暖阳踹上安世间的腿,眼神犀利仿若看着一头背水一战的兽:

叶暖阳被拉起来又推回去,安世间手下力度收紧:

叶暖阳不屑的一笑:

叶暖阳结结实实挨了一记,脸上火辣辣的疼。

叶暖阳笑着,挥手还了一巴掌,安世间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暖阳。

叶暖阳挑眉:

这几个字彻底惹怒了安世间,从小到大这几个字就像魔鬼一样萦绕在自己的耳边。

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老师的异样眼光和同学们肆无忌惮的嘲笑。

就因为他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承受这些?

安世间揪着叶暖阳的头发,在她肚子上狠狠的挥了一拳,就像他平日里跟小混混打架一样,那一拳蓄满了力。

叶暖阳感觉五脏六腑似乎都挪了位,她蜷缩在地上,额头上是满满的汗。

她看着安世间蹲了下来,狠狠揪住自己的头发:

叶暖阳笑出声,即使她现在很狼狈,眼中的孤傲却是一分没减。

安世间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磕在墙上:

叶暖阳唾了一口,忍着疼挥手扇在安世间脸上:

安世间万没想到叶暖阳会还击,他站起来胡乱的踹了叶暖阳几脚。

叶暖阳感觉下身有浓浓的液体流出,她朝着下身摸去,沾了满手的血。

安世间见此一时间慌了神,叶暖阳抬头看向安世间,露出得逞的笑。

叶暖阳忍着疼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下了。

警察很快赶来了,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叶暖阳了解情况后狠狠的呵斥了安崇刚,接着便把安世间带走了。

叶暖阳被抬上担架时,看着赵梅缠着满头的纱带,哭晕在安崇刚怀里。

叶暖阳闭上眼,妈,我好疼…

叶暖阳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在母亲的葬礼上!

她跪在遗像前,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哀乐。

叶暖阳盯着眼前的遗像,突然就笑了,她回到了一个月前??

叶暖阳狠狠拧了自己大腿一把,嘶,疼!

叶暖阳转过头来,她听着安崇刚的侄子侄女们纷纷劝他赶紧另娶,她看着安崇刚抿紧双唇,眼中露出渴望的光。

叶暖阳冷笑一声,她嘲笑自己当时的懦弱,如今可以从头再来,不防撕烂他(她)们的嘴。

叶暖阳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

安崇刚回头,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他怎么也想不到叶暖阳会连名带姓的叫他。

叶暖阳看着那些心怀叵测的侄男外女:

众人哗然,均看向安崇刚,安崇刚脸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怒喝道:

叶暖阳笑了:

安崇刚咬着牙,面对亲戚们探究的目光忍着怒气:

叶暖阳冷哼:

赵梅二字,如平地波澜,姻亲们纷纷逼问安崇刚,小舅舅竟然直接与安崇刚撕扯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可谓是空前绝后。

叶暖阳冷眼瞧着那些姻亲们,一个月前你们还一副冷眼旁观的模样,如今抓住了安崇刚的把柄个个义正言辞。

闹吧,狠狠闹吧,闹出人命才好。

叶暖阳幽幽转醒,她看着赵梅跪在地上求自己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

只是一个梦嘛?

白色的床单,刺鼻的消毒水味,手上扎着针,头顶挂着的吊瓶…

叶暖阳闭了眼,她已经在梦中将自己失去母亲的疼痛烧成了灰烬,如今又让赵梅这个女人将那灰烬涂在了今天的伤口上。

那个梦好像叶暖阳从口袋里掏出的针和线,她正欲好好缝补自己的未来时,却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掘墓人。

她缓缓坐起来看着桌上的检查单,随后抓起来扔给赵梅,赵梅捡起来后看了一眼,随即愣住。

她没有仔细看前面沉冗的文字,只看见后面的几个字:大量内膜脱落,盆腔充血。

赵梅颤抖着将那检查单揉作一团,六神无主的样子尤其搞笑。

赵梅突然跪坐起来给叶暖阳不停的磕头:

叶暖阳转过脸:

赵梅愣住,像失了魂一般,她跪在床边,整个人像从坟墓里掘出来的新鲜木乃伊。

叶暖阳盯着赵梅看,她的脸上包着纱布,那是她拿酒瓶砸的。

赵梅半晌才开口:

安崇刚踹门进来,他扶起赵梅,看向叶暖阳时眼中无半分温度,虽然他还说着求她的话。

叶暖阳转头看向安崇刚,轻轻笑了一声:

安崇刚愣住,万没想到他的女儿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叶暖阳见安崇刚不语,拿起桌上的香蕉剥了皮咬了一口,口齿不清的又说一句:

赵梅依偎在安崇刚怀里嘤嘤哭泣,安崇刚怒目横睁。

叶暖阳看着二人,眼中尽是嘲讽,爱情?狗屁!

叶暖阳愣住,声音有点颤抖,说不清是害怕还是激动。

安崇刚看着叶暖阳,似乎叶暖阳就如这几年他加工厂里生产的劣质火腿肠一样,时时刻刻冲击着自己的良心。

门关上的那一刻,叶暖阳泪流满面。

在安崇刚转身的那刻起,亲情便在叶暖阳心中变的无比模糊。

没有人来看她,一个亲人都没有,曾经那些热情洋溢的脸一个都没有出现。

叶暖阳似乎处在了梦的边缘,眼前都是空旷的原野,有风呼啸而过带着悲伤和恐惧。

叶暖阳拿起旁边的杂志,里面絮絮叨叨写满情爱,那苍茫且深不可测的黑洞似乎专门吞噬女人。

小说《弟弟,打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