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最新章节,小说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无弹窗(言楚晗龚席玉)

《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 小说介绍

偏执暴躁醋王大佬X坚韧善良小白花
大学时期,言楚晗和龚席玉分手时,少年说:“言楚晗,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
四年后,龚席玉是手握着K城经济命脉的冰山大佬,他挑起言楚晗的下巴,说:“怎么样?你父亲欠下的债,由你来还。”
一纸契约,言楚晗成了人人艳羡的龚太太,整个K城炸开了锅……
小花A:“听说龚总的夫人是他的前女友?不是好马不吃回头草吗?”
模特B:“长相身材都不算出挑,龚总怎么想的啊?”
名媛C:“听说还是奉子成婚呢……”
而龚氏集团,某行业龙头走进总裁办公室,大大咧咧地说:“龚总,听说您又拿下个大项目,恭喜啊!”
龚席玉好看的眉一皱,修长的手指抵在唇边,说:“嘘。”
而他的“回头草”躺在沙发上安睡着,身上披着龚总的名牌定制西装。
行业龙头:论在工作场合也能吃到一嘴狗粮这件事……。书中主要讲述了:陈总不耐烦地问:“谁啊?”“先生,您要的红酒。”门外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陈总挥了挥手,保镖过去打开门,陈总刚把言楚晗放到床上,听到了咚咚咚几声,他回过头,看到几个保镖全都倒在了地上,陈总抬起头,一个拳……
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最新章节,小说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无弹窗(言楚晗龚席玉)

《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陈总不耐烦地问:

门外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陈总挥了挥手,保镖过去打开门,陈总刚把言楚晗放到床上,听到了咚咚咚几声,他回过头,看到几个保镖全都倒在了地上,陈总抬起头,一个拳头落在了他脸上。

陈总听到了自己牙齿碎裂的声音,鼻血横流,他抬起头,看到龚席玉站在自己面前,男人一身干净的黑西装,表情像煞神一样阴冷。

陈总话还没说完,龚席玉提起陈总的衣领,把他扔到了一边,然后龚席玉俯身,抱起了衣衫不整的言楚晗。

龚席玉转过身,陈总伸出手,说:

龚席玉微微侧过头,冷冷地说:

言楚晗在他的怀里,听到这句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龚席玉走进总统套房,把言楚晗放在床上,单手扯开领带,愤怒地说:

言楚晗侧躺着,半边脸埋在被单里,她轻声说:

龚席玉听得心里烦躁。

龚席玉皱了皱眉,言楚晗有些不对劲,他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言楚晗的脸颊,烫得吓人。

龚席玉抱起言楚晗,说:

言楚晗看着龚席玉,一双眼睛水盈盈的,似乎没有焦距,像只可怜无助的小鹿,她颤声唤他:

龚席玉咬了咬牙,言楚晗钻到了他怀里,眼泪沾湿了他的衣领,她无意识地喊他的名字:

龚席玉很懊恼,他发现即使过了四年,自己还是渴望着这个人。

可是这个人分手的时候那么决绝,这个人分手的时候说,她从来没有真心爱过他。

自己当时那么卑微地求言楚晗,求她不要分手,自己可以回龚家当有钱的大少爷,可以把钱都给她,只求她不要分手。

可是她还是走了。

龚席玉恨这个女人,恨她入骨。

龚席玉抓住言楚晗的头发,迫她抬头,言楚晗白皙的脸上满是泪痕,龚席玉咬了咬牙,说:

言楚晗没有回答,只是一遍遍地叫他的名字。

龚席玉吻上了她的唇。

言楚晗,你知道我根本无法忘记你吗?

言楚晗梦到了四年前的那个雨天,雨水顺着龚席玉俊朗的脸颊往下流,他的白衬衫透湿。

湿发下俊美的眸子写满了不可思议和痛苦:

言楚晗听到自己的声音,比雨水还冰冷:

言楚晗转过身,少年从背后抱住了她,言楚晗的伞落在地上,雨水湿透了她的头发,龚席玉的手臂勒得她疼。

龚席玉的声音低哑带着鼻音,比雨声还要痛彻心扉,下一秒,言楚晗看到龚席玉英俊的脸庞写满了冰冷,他红着眸子吻上她的唇。

言楚晗猛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豪华的酒店房间,衣物散落了一地,言楚晗缓缓坐起身,柔顺的黑发顺着肩头滑落。

她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她皱了皱眉,开始回忆昨晚的情况。

父亲把她骗到了这里,然后,她在房间里看到了那个大腹便便的猥琐秃顶男,好像是叫什么陈总?

言楚晗摸了摸脸颊,还有点肿痛,是昨晚被陈总的保镖打的,言楚晗记得陈总喂她吃了什么东西,然后呢……?!言楚晗掀开被子,一颗心彻底凉透了。

自己昨晚被陈总……?!

言楚晗的内心有屈辱、痛苦,眼泪大滴大滴地顺着她的眼眶往下流。

浴室的水声停了,然后是开门声,脚步声,言楚晗咬了咬牙,拿起床上的烟灰缸,扔了过去。

龚席玉稳稳地接住了烟灰缸,他围着浴巾,上身结实健壮,完美的腹肌和人鱼线荷尔蒙爆棚。

湿发下,他黝黑的眼眸看着言楚晗,说:

言楚晗愣住了,怎么回事?怎么会是龚席玉?

她慢慢回忆起来,昨晚龚席玉赶来了,他带走了自己,然后他……他……

言楚晗还记得他修长的手指捏着自己的脸颊,那咬牙切齿的声音:

言楚晗感觉浑身冰凉,她攥紧了被单。

龚席玉放下烟灰缸,走到她面前,抬手抚上她的脸颊,言楚晗躲了躲,龚席玉皱起眉,语气冰冷:

言楚晗眨着大眼睛,摇了摇头。

龚席玉说。

言楚晗愣住了,龚席玉坐到床上,言楚晗闻到他身上沐浴露的芳香。

修长的手轻抚着她微微肿起的脸颊,声音低沉:

言楚晗纤长的睫毛一颤,她轻声问:

言楚晗的脸红了,龚席玉收回手,说:

言楚晗愣了愣,红着脸,声音更小了:

龚席玉明白过来,他勾起唇角,笑容有几分恶劣:

言楚晗羞耻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手指搅着被单,红着脸,眼睛不敢看龚席玉,大声说:

龚席玉勾起唇角,她还是老样子,害羞起来就手足无措,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十分可爱。

龚席玉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唇,言楚晗身体僵直,她捂住嘴,结结巴巴地说:

龚席玉站起身,走到冰箱前,打开冰箱,拿出一瓶酒,

冰凉的酒瓶放在了言楚晗肿胀的脸颊上,龚席玉拿着酒瓶,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龚席玉说。

言楚晗不动了,酒瓶是冰凉的,她的心跳却越来越快,她坐在床上,抬眼看龚席玉,龚席玉拿着酒瓶,动作轻柔地替她揉着肿起的脸颊,言楚晗有一种错觉,龚席玉对她,很温柔。

可是怎么可能呢?分手的时候,她伤他那么深,龚席玉恨她,恨她入骨。

言楚晗轻声说。

龚席玉一愣,他放下酒瓶,冷笑了一声,说:

他点燃一根烟,穿好衣服,披上外套,然后再不看言楚晗一眼,转身走出了酒店房间。

小说《和偏执大佬先婚后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