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有泪不轻弹方青竹张圆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男人有泪不轻弹》 小说介绍

方青竹出差归来,却发现深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在幽会,他选择隐忍,却因心事重重撞死了人,事业一落千丈,被打回原形,妻子要求离婚,妻子的情人对他极尽侮辱。撞死人的心里压力和妻子的背叛,让他一度想与妻子同归于尽,但最终,他放过了妻子,也放过了自己,与妻子离婚,选择了出走他乡,历经磨难,他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阴影,生活迎来了崭新的一面。而他那个背叛他的前妻,却遭情人遗弃,前妻女儿又身染重病…。书中主要讲述了:方青竹在离去之前,修好了张圆家漏水的厕所,修好了客厅的吊灯。张圆请病假休息了一天,寸步不离地陪了方青竹一天。离去那一天,要进站台时,张圆竟哭得不停抽泣,方青竹弄得犹豫了许久,才咬了咬牙一转身进了站台。……
男人有泪不轻弹方青竹张圆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方青竹在离去之前,修好了张圆家漏水的厕所,修好了客厅的吊灯。

张圆请病假休息了一天,寸步不离地陪了方青竹一天。

离去那一天,要进站台时,张圆竟哭得不停抽泣,方青竹弄得犹豫了许久,才咬了咬牙一转身进了站台。

火车开出了站台,方青竹站在列车的过道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一切向后倒去,心里百感交集。

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混出个人样,绝不回到这块地方。

方青竹在车上站了一天一夜,站到了腿脚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当火车进入那片灯火辉煌的城市,他又激动又彷徨,他因公差去过很多城市,但上海,他是第一次来,以前去那些城市,他有工厂作底气,现在,他一无所有。

下车时,他腿脚已站得肿胀,差点摔倒。

艰难地下了车,他随着人流缓缓往出站口走,站台上许多人举着牌子接人,他竟然有点羡慕那些人,至少,他们不愁今夜的住处。

出了站台,各种拉生意的人在他跟前晃,方青竹常常出差,对这些人视若无睹,他买了张地图,仔细地看了许久,才叫了辆出租车过来,要求将自己拉到附近的**区。

出租车在路上七拐八绕,方青竹笑着对司机说:

出租车司机愣了愣,没想到这个外乡人对这里这么熟悉,他吃不准车上这家伙是不是常来上海。

在一个路口子上,出租车司机停了车。

方青竹将出租车上显示的路费折了一半,掏出钱来付给司机,司机没敢说什么,灰溜溜地开车走了。

在一条小巷子里找了家还算干净的旅馆,方青竹洗漱完毕,用热毛巾敷在腿上,然后舒服地躺在了床上,没用一分钟,他便进入了梦乡,他站了一天一夜,人累得已快虚脱。

没到天亮,由于心里有事,方青竹醒了,开始规划自己找工作的事。

清晨付了房钱,方青竹打车去了政务中心的人才交流市场,在这里找工作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四处排队,填了许多份简历,几乎都是给公司跑业务的,他认为这是自己比较擅长的,跑业务能很快与这座城市熟悉起来。

方青竹回去时换了家旅馆,这家旅舍简陋多了,房钱也便宜不少。

在旅舍里等了两天,没有得到任何被录取的电话,第三天,方青竹耐不住了,给几家公司打去电话。

几家公司都客气地回绝了他,拒绝的理由是相同的,他们更愿意招收本地人。

一连又是几天的碰壁,方青竹眼看手中的钱如水般流走,他又换了家旅舍,这回不是两人挤一间房,而是睡进了大通铺。

方青竹也调整了定位,投的简历是进车间开机床,他很有把握自己的操作证,他是技师。

然而等了几天后,投去的简历依然豪无音信,他又去一一打电话询问,得到对方委婉的回答,他们招收的是综合性人才,要车床、洗床…都熟练。

方青竹无奈,又调整了求职方向,卖东西,当服务员,他都递去了应聘申请。

但依然没有人录用他,这些职位人家依然是优先考虑本地人,然后就是要女性优先。

又过了一个星期,方青竹求职连续碰壁,身上只剩下了十几元钱,连最简陋的通铺他也睡不起了。

一整天,方青竹在十几家饭店询问要不要招服务员,在各种小店铺询问要不要招收看店的,然后在鄙视的眼光中被拒绝,他已经半个月没有洗澡,头发很长,胡子拉碴,看上去十足一个流浪汉模样。

黄昏将近,他买了个馒头充饥,太渴,又买了瓶矿泉水,这一下,他又花去了四元钱,身上仅剩下了九元钱。

方青竹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眼看天越来越暗,在这里,夜晚时,警员会挡住他这样的外乡人,检查他们的暂住证,若是没有或者没带,他们会被带到流浪汉暂住所,然后统一遣回户籍所在地。

真是心想事成,前面几百米处乱糟糟的,有几个外地人冲警察大声嚷嚷:

他们还是粗鲁地被推上了警车。

方青竹不敢再往前走,他也没有暂住证,他匆忙拐进了另一条小巷子,他记得沿着那条巷子一直往东走,走十多几里路,便出了主城区,那里有几座大桥,前几天他坐车经过桥下时,看见许多落魄的人在下面搭地铺。

今夜,他走投无路,决定就在那下面找个地方躺一宿吧。

方青竹裹在一件棉大衣里,蜷缩在这群流浪者中间,半夜,半睡半醒之间,感觉有人将手伸进了他怀中。

他一把捉住那人,手腕狠狠用劲。

那人说。

方青竹一把怼开了他,然后从怀中掏出个瘪瘪的烟盒,里面仅剩了三支烟,他掏出一支递给那人,说道:

那人点上烟,抽了两口,问方青竹,

方青竹答道:

他指了指身旁躺着的几个男人,特意又指了其中两个,

方青竹听了,心里更加绝望,自己怀着满腹希望而来,到头来,却要在这里流落街头。

他忽然有点佩服那个张宇,他在上海这样的地方,竟然立住了足,还混得风生水起,难道自己真的不如他,难道韩小玲移情于他是自己真的很差。

这一刻,方青竹心底的自卑又一次蔓延,他忽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小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