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最新章节,小说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无弹窗(厉邢聿阮萌)

《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 小说介绍

【双洁+双穿越+灵异+高甜巨宠无敌撩】
兔妖阮萌穿越修真界又穿回现代,还把魔尊司邢聿给带回来了。
在他的诱哄下两人闪婚,婚后他白天亲的她眼尾红红,夜晚撩的她双腿发软。
司邢聿本以为娶了个美娇娘回来,婚后却发现有些不对劲:我老婆身娇体软又乖又甜!
阮萌邪肆一笑将他公主抱起:我们家魔尊小公举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司刑聿:?!
鬼怪们将阮萌团团围住狞笑出声:兔兔辣么可爱,当然是要红烧啦!
吓晕前的阮萌:嘤嘤嘤,你们别过来!
吓晕后醒来的阮萌笑容狰狞握着死神镰刀:桀桀桀,谁都不许跑!
鬼怪们:?!
说好的是朵娇花,你为何变成了辣手摧花!。书中主要讲述了:“不是,老乡,你配合一下啊,这个时候你难道不该念出下一句台词:处处蚊子咬么!”阮萌急啊,竖起的两只小耳朵支棱支棱动个不停。司邢聿答非所问,抬手摸了摸她高高竖着的兔耳朵:“被天雷劈黑了!”这是重点么!重……
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最新章节,小说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无弹窗(厉邢聿阮萌)

《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阮萌急啊,竖起的两只小耳朵支棱支棱动个不停。

司邢聿答非所问,抬手摸了摸她高高竖着的兔耳朵:

这是重点么!

重点难道不该是暗号?

不对,这不是重点!

耳朵才是!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阮萌心间一颤:

司邢聿薄唇轻轻扬起,掀开被子抱着她下床进了浴室,走到洗漱镜前。

镜中,他的模样和阮萌的模样清晰的印出来。

是他,却又不似他。

在修真界活了上万年,他的长相永远停留在了约莫、岁的模样。

而镜中的青年,比他年轻许多,因为身体孱弱,很显年轻,是个晶莹剔透的美少年。

桃花眸碧空如洗、清澈如水;唇色浅淡,薄而微翘;高挺的鼻梁上还有一颗美人痣,乌黑的短发蓬松而微卷。

而他怀里的小兔兔阮萌,身体比之前缩小了两倍,如今比他手巴掌大不了多少。

原本一身雪白的毛,因为被迫承受了最后一道雷劫,两只白耳朵被劈成黑色,耳朵中间一缕毛发也是受灾区,被劈成了一缕小卷毛!

她的本体是西施猫猫兔,毛比一般兔子长,全身雪白,只有眼睛部位有一小圈黑毛,黑毛形状和人的凤眼相似,故而又叫凤眼西施兔。

惨绝人寰的叫声响起,阮萌浑身的兔毛都炸开了。

自觉心虚的司邢聿摸了摸鼻子,走心夸赞道:

阮萌羞涩的挠了挠耳朵,下一秒反应过来,艹,差一点陷入了他的糖衣炮弹中!

司邢聿快速转移话题,眼睛一眯,那种渗人的气场再次扑面而来。

阮萌这次学聪明了,坚决不乱透底!

一大一小坐在床上,眼波流转中,开始暧.昧……啊呸,不对,是对峙。

阮萌趴在床上,而司邢聿坐在她对面,她身体紧紧贴着被套一脸警惕,等着他开口。

对于这结果,别说阮萌惊讶,司邢聿本人也很惊讶。

他一生杀人无数,唯一做过的一件算得上好事的事,就是在临死前将毕生功力给了和他有过一次露水姻缘的小兔妖。

算计了一生,却机缘巧合被小兔妖带到了异世界,成为了另一个全新的——司邢聿!

阮萌一听,急急忙忙查看自己腹中的妖丹。

果然,她之前不过是金丹境界,体内的妖丹就跟鹅蛋大小差不多。

而如今,因为收到了司邢聿的功力,她体内的妖丹已经进化成出了元婴模样,缩小版的她闭着眼在丹田处打坐。

或许是因为遭遇过雷击,她的元婴也跟被雷劈过一样,是焦黑的,无论她如何呼唤,都没有任何反应!

阮萌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家伙皮肤是白的,心肝却是黑的。

只能说她运气实在太逆天了,不仅没死在雷劫中,还因为雷劫因祸得福,吃下了黑心肝的毕生功力,这叫什么,负负得正?!

可得到了也没卵用,她被雷劫所伤,而这个世界没有灵力,如今的她灵力枯竭,别说恢复功力,她连维持人形都做不到!

司邢聿认真回答。

愤怒壮人胆,阮萌忽然想到,现在的司邢聿,可不再是当初那个威风凛凛的魔尊司邢聿了。

现在的他,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秧子。

作为一个忽然成为渡劫期的大妖,要搞死他一个小小的病秧子,那不是轻松加容易?

虽然兔兔不吃肉,但兔兔可以吃人!

她要吃了这个黑心肝的家伙!

阮萌张开自己的三瓣嘴,两颗大门牙啪叽一下咬住了司邢聿的食指。

司邢聿有些好笑。

虽然他现在只是个病秧子,但也不至于被一只只有他巴掌大的小兔子咬死吧……

换了个舒服的坐姿,他懒懒开口提示。

嘤。

她已经很用力了。

该死的,他的身体是铜墙铁壁么,怎么这么硬,不会把她的门牙磕碎吧?!

阮萌圆澄澄的大眼睛狠狠瞪视着司邢聿的手,跟咬胡萝卜似的咔擦咔擦用力嚼。

食指处微痒的触感袭来,他舒服的眯起眼睛,发出了惹人遐想的声音。

阮萌被那声音撩的浑身一颤,哆嗦着松开嘴。

司邢聿薄唇微勾,将其捞进怀中,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的背脊开口:

兔子的本性,让她压根抵抗不了被摸背脊的爽,身体一软,她软趴趴的趴在了他的大.腿上哼哼唧唧,眼睛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发出黯哑的轻笑,司邢聿动作越发轻柔。

口嫌体正直的阮萌小耳朵抖啊抖,坚决不承认。

司邢聿挑挑眉,心中暗自发笑。

小家伙,明明很舒服。

他不仅没有停手,反而变本加厉开始蹂.躏她的耳朵。

兔子什么地方最敏.感?

背脊、耳朵、尾巴!

被摸的极为舒服的阮萌浑身发烫,耳朵里的粉色肉肉越发粉嫩,小胡须抖啊抖,她忍不住惬意的喟叹一声,为了转移注意力,被迫开口解释她所处的世界。

小说《嘤,司少的兔乖乖又把鬼怪虐哭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