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苏芮)

《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 小说介绍

【又名《先敬罗衣后敬人》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开心】
一处旱灾严重的山村内,苏芮出生之日唐卦师离奇死亡,但她的出生也让这个村子变得草长莺飞。
  苏老汉:你如果再带着你妹妹去青楼,我打断你的腿!
  苏芮眼巴巴的看着。
  苏卿:爹,是妹妹带我去的
  苏老汉:你妹妹才刚满月!
  ————————————————————————————
  苏芮:你也说我拜金?那就等真正了解我以后再做朋友吧。
  少年一:….
  少年二:….
 
  ———————————————————————————-
 苏芮:要追我?你是这个时代的高质量男性吗?
  少年:不懂。
  苏芮:看吧,我讲话都不懂,道不同不相为谋咯。。书中主要讲述了:苏老汉的脸上也因此变得放松了很多。现在看来,那个名字真的是难住了他。他并不是不想取名,他心里其实可想取名了。这一方面是不敢在自个满腹经纶的媳妇面前造作,二是怕娶的名字不好了,将来自个宝贝闺女不喜欢会怪……
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苏芮)

《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苏老汉的脸上也因此变得放松了很多。

现在看来,那个名字真的是难住了他。

他并不是不想取名,他心里其实可想取名了。

这一方面是不敢在自个满腹经纶的媳妇面前造作,二是怕娶的名字不好了,将来自个宝贝闺女不喜欢会怪罪自己。

还有就是,男孩子无所谓,赖名好养活的。

可是女儿不行,将来得嫁人,而且女孩本来就爱美,一定得取一个听着牛x一点的名字。

而名字越好,越显得像是大家千金,自然以后出门在外,让人不敢欺负不是?

二丫:**

妇人,问号脸。

大儿媳,问号脸。

大儿子,问号脸。

二儿子:

苏老汉抬脚摘下鞋子,冲着二儿子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娃娃居然笑了。

二儿子捡起老爹的鞋,藏在身后。

苏老汉一听,又脱下另一只,砸了过去。

娃娃看着新奇,好呀,内讧了,内讧好啊。

苏老汉看起来憨厚,果然还是有点情商的。

包括二丫也是这么想。

眼下所有人点头称是,大儿媳也是感动的眼眶有些湿润。

她嫁到苏家也已经有三年了吧,三年来没有为苏家生过孩子,这放在村里其他人家肯定不受待见。

但是在苏家并不这样,尽管村里有人议论她是不下蛋的母鸡。

但苏家公婆却从未放在心上,不仅对这个儿媳更加用心起来,还当成亲女儿来对待。

所以,大儿媳也变得愈加勤奋,更加孝顺。

此时了解到原来自个在公婆心里就是被当作女儿来看待,心里自然也是感动了很多。

苏老汉看向了他的媳妇,显然妇人早已经想好了,笑着回道。

苏芮?

娃娃皱了皱眉,似乎也能接受,毕竟这应该是这家子人的超常发挥了。

妇人继续讲了一句,算是把这个名字的含义讲了出来。

果然,全家最有文化的还就是有文化。

苏老汉有也听的满意,比起二丫而言,其他人也对这个名字满意的多了。

大儿媳也曾跟着这个婆婆念过诗,也曾听破皮闲时讲过她作画的故事,思想上定然时比眼前这些男人更开阔了很多。

当即思考了一会,便弄明白了这个名字其他奥妙之处。

苏老汉听大儿媳也这么说到,便更加开心了。

苏芮。

这个娃娃从此就在这个人间有了姓名。

苏芮。

似乎听的久了也蛮好听的。

小苏芮见众人开心的笑,不知怎么滴,也撅着小嘴笑了起来。

大嫂:

老大:

老二:

妇人:

老二两眼放光:

苏老汉:

妇人听到这里白了苏老汉一眼,苏老汉也立刻闭嘴没敢多话。

只是小苏芮瞪大了眼睛,看着屋子的一角,眼神中似有些惊恐,也似有些慌张,但随即却又冲着那里笑了起来。

就像是,在那里有着什么在逗她一番。

众人不解,顺着小苏芮的目光向着墙角望去,那里却是空空如也。

老二蹲在蹲在床脚,他看了妹妹一眼,又连忙转身向着妹妹看的方向看去,但确实什么也没有。

不仅什么没有,连个老鼠蟑螂,虫子蜘蛛似乎也没有。

苏老汉又抬起脚想拿鞋去揍这个乱说话的二儿子,但一摸之下摸到的却是自个光秃秃的脚底板,看来自个是没有鞋子可砸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一声奔雷响起,房间里瞬间就暗了下来。

尤其是那纸糊的窗户,本来用的久了透光性就不是很好,现在没了太阳更是显得昏昏暗暗的。

这雷声把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条,但小苏芮却依旧在看着那个角落,咧着小嘴在笑,尽管旁边的老爹老哥们叫自己,小苏芮也压根没有想去搭理他们。

因为小苏芮在那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人影,不过黑漆漆的并不能看的太清。

但是那人看起来有些帅帅的,虽然是黑色的,但是却一直在扮鬼脸在逗自个笑。

苏芮看的好奇,目光也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

虽然不知道那是个啥玩意儿,但的确是太有趣了。

只见在最后,那家伙突然向自己翻起了白眼,着实是把自己吓了一跳。

本来只是吓了一跳,可是不知道怎么得,眼皮就不受控制的眨了两下,眼泪也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那喉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自个发出了哭声。

这孩子一哭大人也看的着急,妇人却不紧不慢的伸手拍了拍小苏芮的包被,笑着冲自个的两个儿子和苏老汉说到。

几人听着,也点了点头。

原来是饿了。

是呀,这么小的娃娃让这么多人折腾了这么久,可不就累了饿了嘛。

小院子外已经变天了,天是黄色,地也是黄色。

俗话说天黄有雨,地黄有风。

这眼下天黄地也黄,估摸着要起大风,下大雨了。

所有人显得有些惊慌,这河里的水早就干了,耕地也旱的裂开了,如果再不下雨,井里的水都要消失了。

眼下众人望着天,听着院里传来的婴孩哭声,都皱着个眉,只敢祈祷,不敢讲话。

远处,一片黄沙吹来,大风吹的天旋地转,所有人并没有往家里跑去,而是居然虔诚又愚昧的祈祷起来。

大风中,那教书先生打开折扇向着自己的胸前扇了扇风。

和个傻子似的,不知道是习惯,还是嫌这风不够大,吹到自己身上不够凉快。

教书先生眉头紧皱,小声嘀咕了一句,身边离他最近的人看他嘴角动了,但听不清他在讲些什么。

于是便大声问了一句,但教书先生却一边扇着扇子,背着一只手,转身离去。

教书先生自个嘟囔着,依旧扇着折扇。

突然一股大风吹过,那手中的正在给自己扇风的扇子,瞬间被风吹到了空中,不知飘向了何处。

教书先生急得直接跳了起来,只是刚一跳起来,就被大风吹的后退了好几步。

现在看来,完全没了刚才那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几个村民嘲笑了几句,突然乌云密布,黄豆大小的雨点落了下来,所有人都兴奋的站在雨中,高高大跳。

卧房内,妇人正给小苏芮喂奶,小苏芮倒也乖巧,一边抱着,一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是一点都不挑食。

不过呢,她也没得挑。

苏老汉拉开帘子向着里屋回了一句。

妇人听着哗啦啦的雨声,本来是一点都不相信会下雨,但这次得到了证实,脸上也写满了欣慰。

妇人嘀咕了一句。

是啊,这场雨若是能把地浇透,那趁着这个季节还能给地播上种子。

等熬到了秋天,就不会再挨饿了。

虽然种的那些粮食也不能让全家吃饱,但好歹要比现在吃的饱的多。

大雨就这么一下下了一整天,又下了一整夜。

第二天清晨起来,有人发现那荒山上出现了绿色,一股股清泉冒出,顺着崖壁流向了村子,在村口汇成小溪,流向了村里的河塘。

也有人发现,村井的水位高出了很多,甚至只用扁担就可以挑得上满满一桶水了。再也不用人下到井下,用那水瓢一点点舀水,舀上一瓢,还要等着新的水从井底渗出。

只是一上午里井水浑浊,根本无法直接饮用,到中午之际,井水变得清澈无比,喝到嘴里也有一丝甘甜。

当地的衙门特地走访了这里,虽然没有带来救济粮,但是看着百姓面黄肌瘦,但也没有抓取壮丁参战。

小说《福运小农宝:一出生就有社牛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