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流转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路淮言赵长诀)

《星河流转》 小说介绍

两个有着不同经历的人,路淮言和赵长诀,一个四处流浪的毒医,一个生活无忧的王家世子,他们儿时相遇时就互有了印象,长大之后因为一些误会又遇到了,之后便成了朋友,一起经历了生生死死。。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与朝堂的故事。人间有九州大地,从南至北,依次为沧州、淮州、汝州、蓟州、通州、瞿州、柏州、沥州,尚有一王城谓京州,一胡人之域谓北漠,共十域。十余年间九州太平,胡人进贡,江湖平静。此外还有一个比较有名……
星河流转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路淮言赵长诀)

《星河流转》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江湖与朝堂的故事。

人间有九州大地,从南至北,依次为沧州、淮州、汝州、蓟州、通州、瞿州、柏州、沥州,尚有一王城谓京州,一胡人之域谓北漠,共十域。十余年间九州太平,胡人进贡,江湖平静。

此外还有一个比较有名的地方,名九州岸,九州著名药都–沥州和胡人之域–北漠的交界处,九州朝廷常年派兵驻扎在此,以防胡人入侵九州界。

有两个人,他叫路淮言,他叫赵长诀,此前故事无交集,星河流转终相遇。

路淮言,孤儿,毒医,又兼写话本,从小在九州岸的军营里长大,后入沥州。

赵长诀,北漠二世子,剑术一流,在北漠长大,后入沥州。

……

关于路淮言,在沥州时,赵长诀曾在路淮言被人追杀的时候问过他。

赵长诀:

路淮言说着犹豫了一下,

赵长诀问道。

路淮言说着感慨起来!

路淮言苦笑道。

赵长诀有点惊讶,因为路淮言哪里像是一个郎中。

路淮言说着激动起来,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了。

后来的故事。

路淮言当时还不过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那天,胡夫人挺着大肚子做了一桌好菜。

炊烟渐消,各家的男儿郎都归家吃上了一口热饭,路淮言和胡夫人却迟迟等不回胡兰。

那天,落了小雪,路淮言和胡夫人烤着火,静静地等胡兰从军营里归来。

这时一阵风刮过,窗户被吹开了,路淮言见状立马跑过去把窗户拉了起来。

胡夫人看着垫着脚尖也要关窗户的路淮言,便欣慰地说道:”啊淮果真长大懂事了。”

路淮言关好窗户之后,他回过头冲胡夫人笑了笑。胡夫人便张开双手,然后路淮言顺势就倚进了胡夫人怀里。

胡夫人摸了摸路淮言的后脑勺,

胡夫人话语未落,路淮言转过身,摸了摸胡夫人的肚子。

路淮言说着侧耳附在胡夫人的肚子上。

胡夫人说着敲了敲路淮言的脑袋。

路淮言似被敲疼了,

路淮言说着眼巴巴的望着胡夫人。

胡夫人望着路淮言那巴巴的大眼睛,抚了抚肚子。

路淮言说着兴奋地蹦出了胡夫人怀里,去找雨伞去了。

天还不是很黑,初冬的第一场雪,才落了一会儿,但是路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雪上落了一排路淮言的小脚丫子印子。

军营离家并不是很远,路淮言走了两刻钟就到了。

路淮言在胡兰家后面的几年里,当时北漠和九州间友好往来,近十年内未起战火,九州岸军几乎也没有什防御之心,当时的驻境将士们基本是帮九州岸的民众们处理一些小摩擦,还有防止北漠的民众越境。

路淮言之前在军营里待过一段时间,知道胡兰在军营里的营房,他进了军营径直的往胡兰的营房去了,但是此刻胡兰并不在营房里。

那守门的两个士兵听闻胡夫人三个字似有点惊讶。

这时右边守门士兵的突然提嗓答了一句。

路淮言疑惑道。

左边守门的人摆了摆手附和道。

路淮言想着,加快了脚步。

路淮言走着走着想起这回事来了,又折回去了。

路淮言的这一回头,或许是他童年悲剧的开始,又或者他从求胡夫人让他来寻找胡兰回家那刻就开始了!

路淮言折返回去了,恰巧听见了原先那两个守门士兵的对话。

那两个守门的士兵在欢快讨论他们的上级胡副将此刻在哪个营房里快活之类的话语,毫无避讳。

路淮言虽然只有十一岁,但是这种事情他并不是不知道,他在旁听了一会儿这污秽的对话后,他真到那两个守门士兵话语中提到的几个营房里找起胡兰来了。

路淮言也真找到了胡兰,他从营房的帷缝里探进头,见到了胡兰,他当时见到胡兰的画面并不比那两个守门士兵描述的污秽画面好到哪里去。

胡兰被路淮言当面撞见行不轨之事的时候略微惊慌了一下,他提起裤子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路淮言见胡兰朝他跑来,带着惊愕和凶狠的眼神。路淮言一下就慌了,立马掉头跑了。

胡兰在后面一直唤着他的名字,让他停下来,但是路淮言并没有停,他当时的念头就是要跑回去,跑回去告诉胡夫人。

胡兰眼见他竟然跑不过路淮言这小兔崽子,他便朝马厩去了。

雪积得那么薄,路淮言自然是怎么跑都跑不过马的。

马蹄声越近,路淮言就越心慌,他此刻头脑里已经莫名想到自己要死了。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预感,这个预感从他在营房里和胡兰对视后就产生了。

路淮言跑出军营,跑到了雪地里,很快,胡兰骑着马跃到了他前面。

路淮言心一惊,掉头想跑,却被胡兰扼住了下颚,一把摔在了地上。

胡兰恶狠狠的盯着路淮言。

路淮言还在挣扎的摸爬地往后退。

路淮言抖着声音说道。

胡兰大声喝道,

胡兰一边说着一边逼近路淮言。

路淮言大喊了一句,并抓起了一把雪,直朝胡兰眼睛挥洒而去。

雪里混了路淮言自制的毒药,也亏他自年少就陷进了毒术里,才救了他一命。

趁着胡兰捂着眼嘶喊那一刻,他抽起马鞭抽跑了马,自己跑走了,留胡兰一个人在雪中叫喊。

雪这会儿突然变大了。

路淮言在雪中狂奔了好久,好久……。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跑啊……,跑啊……,等到实在跑不动的的时候,他才慢慢停了下来。

这会儿他弯着腰,大喘着气,回头望了一眼后面。他发现后面空无一人,看来胡兰并没有追上来。

他又猛了一口气,真冷啊,他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他看到自己呼出的气一下全变成了雾。

他裹紧了衣服,接着观察了一会儿周边的环境,然后选择一个方向,低着头慢慢走回去了。

走了不是很久,路淮言眼看已经可以望到家了。但此时路淮言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却步了!

我回去干嘛,我回去就是要告诉胡夫人将军的事情吗,胡夫人要是知道了,她会怎么办,她会和将军分开吗,她现在要生弟弟了。

我回去会遇到胡兰,路淮言这会儿想起胡兰突然有点后怕。

他一边想着往前挪了几步,他的内心还是想回去,他要回去找胡夫人。

在路淮言眼里,胡兰一直对他不冷不热,甚至有时会呵责他,路淮言并不喜欢胡兰,而且他觉得胡兰也一定讨厌他。

他最后还是回去了,但倚在墙角没有敢进去。

小说《星河流转》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