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算了吧,我只是个花瓶(青愉南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算了吧,我只是个花瓶》 小说介绍

青愉从小到大干啥啥不行,却稳坐花瓶第一名,所谓天妒红颜,在参加节目时,被人一花瓶砸死。
  青愉:死不瞑目!
  婴婴:作为位面维护者,怎么可能看见你死不瞑目呢?(我绝不承认我是颜狗!)
  青愉:所以…我谢谢你?
  于是,青愉过上了拼死拼活的日子,在每一个世界里,总是遇见一位飘香的美男子,品尝爱情的苦。
  青愉:好好的人,做什么花瓶,这不,被一朵花惦记上了!
某人:明明自己才是花神,为什么她比自己还香。书中主要讲述了:午后的阳光虽然大,但山上林木众多,也不会有太阳直射,反而暖暖的。其实,在青愉睡着前,她找婴婴聊了聊天。“婴婴,我好像有点病。”婴婴顿时就慌了,“美人,你怎么了?是宿主的身体不行了吗?”青愉摇头,“我不……
快穿:算了吧,我只是个花瓶(青愉南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快穿:算了吧,我只是个花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午后的阳光虽然大,但山上林木众多,也不会有太阳直射,反而暖暖的。

其实,在青愉睡着前,她找婴婴聊了聊天。

婴婴顿时就慌了,

青愉摇头,

婴婴懵了:

青愉默默叹气:

婴婴更懵了:,但我大受震惊。

青愉越说情绪波动越大。

婴婴脑子有点晕,只听了青愉最后一句,下意识的问道:

青愉突然就沉默了:

喜欢吗?青愉问自己。如果不讨厌是喜欢,那她是喜欢的,可喜欢…一个和尚?

清心一个六根清净的狗和尚,让他背自己的暗示都不懂,如果真的在一起,那未来的生活岂不是很哇塞?而且,人家喜不喜欢自己都不一定。再说,她来这里是完成任务的,公费恋爱什么的很值得提倡,但是,自己这一世有情缘,那下一世呢?是移情别恋还是黯然神伤?

青愉问了一个她觉得很重要的问题,

婴婴摇头,

青愉不由得失笑,为什么自己会想与一个认识了十几天的人在一起?还有生生世世在一起的想法,真的是奇奇怪怪。

青愉甩开脑子的不该有的思绪,就十分没有良心的靠在人家背上睡着了。

不得不说年轻人就是有资本,清心脚程稳健,在天黑之前来到山下的城镇,找到一间客栈。

清心对着掌柜,

掌柜看着清心一脸的歉意,

清心皱眉,这家店是附近最干净的店了,他并不太想去其他店。

青愉听见袁家,在脑海中询问婴婴,

婴婴摇头,

青愉挑眉,正好,自己现在不良于行,也懒得跑了。

青愉对掌柜说:

掌柜点头,

青愉温和一笑,

掌柜先是一愣,

青愉笑得得体,

掌柜见袁晴这一身的气度、淡定从容的语气,也不似作假,便应下,给了清心两把钥匙。

掌柜对清心说。

青愉挑眉:青愉也没觉得清心会和那个女人开房,只是打趣而已。

清心可听不出这话的歧异,

清心领着青愉,边聊边走,后面的掌柜看袁晴的眼神有些惋惜,长得挺好看的一个姑娘,身份也不低,可惜了,听说京城富贵人家是接受不了有残缺的人做正妻的。

回到房间后,青愉也睡不着,在清心背上睡了一下午,现在是清醒得不得了。

青愉推开门,看隔壁烛火还是亮着的,敲了敲门。

门从内打开了,清心穿着中衣,披着外袍,一只手的手臂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线条,散发的除了那股清香,还有一股药味。

青愉觉得这味道很熟悉,是跌打酒的味道。别问青愉为什么知道,虽然以前总演花瓶,可难免会磕磕碰碰的。

青愉看着清心,有些好奇。

清心不知道怎么了,觉得如果她天天这样看着自己,自己愿意天天受伤。等等,她不会是这样弄死他的吧?让他天天受伤,然后重伤不治身亡,好恶毒的心思!

青愉突然又想到什么,她是被这厮背下山的,现在这厮手痛,那多半是她的锅。

婴婴:

青愉有些心虚:

婴婴:

青愉:

婴婴:

青愉无语,没去管婴婴,拉着清心的手,坐在了桌子边,将药酒倒在手上,揉搓均匀,再附上清心的手,边说边揉搓:

青愉也很好奇,自己虽然很作,但是也不是那种喜欢依赖别人的人,为什么一遇上他,就变得怪怪的了。青愉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死之前她二十八了。

清心所有的注意力都跑到了被青愉揉按的双手上,他的心突然间就跳得好快,是她在药里下了毒吗?

青愉觉得自己魔怔了,自己不是个向来为所欲为的人吗?什么时候思前想后那么多的了!喜欢就是喜欢了,怎么样!自己还不信搞不定一个小和尚!

清心一愣,师傅说,他活不过弱冠……她这是要对自己下手了吗?不,她好像已经开始对自己下手了。

青愉:好家伙,人家还是个孩子,自己就是一个老牛吃嫩草的不要脸的狗东西,居然想诱骗人家小弟弟。

小说《快穿:算了吧,我只是个花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