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界之主竟是我自己何玉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往界之主竟是我自己》 小说介绍

灵气复苏,给人们带来无数红利,但危
机也悄悄降临。
异空间‘幽境’洞开,带给人类
新的机遇和挑战。
少年何玉凯身怀万界核心,却身在刚刚灵气复苏的蓝星!要被教导成一个安守本分的君子?
怎么可能,我可是要成为横扫诸天的暴徒!。书中主要讲述了:过了一会儿,位于后边的大汉终于追了上来,光头大汉喊道“老黑快追,弄死那个小子,他妈的阴我!”此时林婉玲已经绕过限宽,开始朝着高速入口的方向骑去。何玉凯紧跟其后奋力奔跑。何玉凯此刻感觉自己的肺部仿佛要着……
往界之主竟是我自己何玉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往界之主竟是我自己》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过了一会儿,位于后边的大汉终于追了上来,光头大汉喊道

此时林婉玲已经绕过限宽,开始朝着高速入口的方向骑去。何玉凯紧跟其后奋力奔跑。

何玉凯此刻感觉自己的肺部仿佛要着火了,口中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刚才硬吃半步武者的全力一拳一脚让他胸口如同顶了一块大石头透不过气来,并不能全力跑动。

看不见的背后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疼。

后面的黑脸大汉半步武者紧追不舍,但何玉凯看向前面因为腿部受伤也骑不快的林婉玲,竟一时前后两难。

一阵春天的微风吹过,林婉玲披散开的长发被风吹起肆意飘扬,如同河边依依青柳,美不胜收!

远远望去,让何玉凯瞬间回想起小时候,那个如同小公主的林婉玲,也是这样头发被风拂动,触动了少年的那颗懵懂的心。

何玉凯认真的答复。

银铃般的笑声如同在就在昨天。

虽是儿时笑语,却难消少年血性。

何玉凯舔了舔干燥的嘴角,脸上缅怀慢慢变成坚毅!

踉跄的脚步也再次停下正如小时候挡在林婉玲的身前一样,现在需要挡在她的身后——

少年未必鲜衣怒马,但绝不负卿与韶华!!!

长距离的的冲刺,即使是人体巅峰的半步武者,也难免气血之力消耗大半。

为了减少气血的不必要消耗,后面的黑脸大汉并没有像上一个光头一样去直接加速给他一拳,而是没有丝毫停顿的想越过他直冲林婉玲而去。

何玉凯直接抬腿横扫,强制打断了向前冲的黑脸大汉,但自己也被半步武者那强大的冲击力撞的后坐在地上。

黑脸大汉好像很讨厌别人叫他黑鬼,对着地面的何玉凯就是一个凶狠的下劈腿,负伤的何玉凯根本躲不开,又试图交叉上臂架住这一腿。

但这一脚显然比光头的力量更加强大,直接就把何玉凯的上臂劈开直直的劈在何玉凯的肩膀上。

让何玉凯的左臂直接失去知觉,剧烈的疼痛直击他的大脑,一口鲜血喷吐而出!

但即使嘴角淌血不断,何玉凯仍然不忘了比起一个国际通用手势来吸引仇恨。

b( ̄▽ ̄)d,

黑脸大汉恼羞成怒,又是一脚狠狠劈下,何玉凯狼狈一滚,勉强避开。

瘸腿的光头竟然也一步一步向这边靠近!

正在这时天空中的轰鸣声变大一架直升机由远及近,机身上有着硕大的林家冰山族徽。

光头远远地大喊:

何玉凯的嘲讽仇恨值拉满,让黑脸大汉的攻击更加凌厉,对光头的提醒置若罔闻。

何玉凯在方寸之间尽力的腾转挪移,身上的伤口血液不断滑落,身上气血也开始快速消耗。

换做其他并非半步武者的学生,在这样高强度的运动中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

何玉凯还没有到达半步武者的境界,而黑脸大汉身为半步武者气血竟然都已经快要见底了。

而正在此时,何玉凯意识中的黑色玉珠仿佛也知道了主人的危机,随着伤势的加重,竟然开始溢出一股股更加浓郁的气血之力!

补充何玉凯的消耗,并开始缓慢但成效显著的修复身上的伤口!

这就是何玉凯敢于留下来阻击两个半步武者的凭借,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何玉凯心中惊叹道。

来不及多想,黑脸大汉的一套连击又接踵而至,无法完全躲避只能依靠刚刚有些恢复的双臂再次顶上。

瞬间再次伤上加伤,甚至能听见手臂骨骼不堪重负的咯咯作响的声音。

然而何玉凯强忍疼痛,竟然越战越勇,丝毫不惧再次顶上!

如果现在脱离战斗,身上的伤终究会让他失去反抗甚至逃跑的能力。

现在逃林婉玲更是必定被捉,而林婉玲特殊的身份也必然成为要挟林家的人质,

不用想也明白肯定没有好下场。

何玉凯苦苦支撑的时候林婉玲已经以缓慢的速度骑远,视野中已经快看不见林婉玲。

空中的直升机也越来越近。何玉凯心中一喜,成功有望。

光头大汉一瘸一拐已经走近他边走边骂:

何玉凯趁机骚扰:

光头不管他说些什么,抡起不知道从那哪棵树上折下的树枝,就朝何玉凯身上砸,此时与老黑角力的何玉凯被前后夹击。

原本充当拐杖的树棍顶端有很多沾土的木刺,尽数如针般扎进何玉凯的后背,

何玉凯借力后撤,背上又再次多出一条粗长的血痕。

那黑脸大汉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目的,紧接着朝林婉玲的方向追去,何玉凯刚想阻拦却又被光头棍子的一记横扫被迫停下。

何玉凯身上的伤越加沉重,血液开始顺着大腿流到地上,但随着伤势的加重身上的气血波动反而更加强大,并已经隐隐摸到了半步武者边缘,突破了何玉凯的最高气血量的限制!

这是他从未达到的高度!

何玉凯的双眼被暴涨的气血冲的肿胀,布满血丝。

爬起身如同发怒的公牛冲向光头一记势大力沉的铁山靠。

在气血的加持下不顾抽打到身上的树棍直接将光头撞飞出去,身上再添一道血痕!

长棍脱手抛开,何玉凯直接拿起,如长枪般擎起冲锋直刺!

全身的气血如同有了宣泄口全然灌注在双腿和手臂上,长棍折断处锋利的一端直接被扎入光头腹部!

光头两臂紧抱住木棍,被牢牢卡住不能完全贯穿。

何玉凯飞起一脚蹬在光头的下阴两腿中间。

插着弯起身体像大虾一样的惨叫着的光头大汉推出两三米的距离,木棍弯曲到一个弧度直接折断!

何玉凯看都不再看他一眼,直接踉跄奔向林婉玲的方向。

时间过去了几十秒,黑脸大汉已经几乎只能看见一个背影,哪怕全力追赶都不见得能够追上,加上现在何玉凯身上的伤十分严重,刚刚两次爆发已经近乎把何玉凯的血气之力榨干。

虽然意识中的黑珠子还在源源不断的淌出大量的血气,但远水不解近火,现在每秒恢复的血气虽多但仍赶不上消耗——身上的伤口太多气血之力随着血液的流失严重!

小说《往界之主竟是我自己》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