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玉琉璃小说全文

《毒妃的第十次重生》 小说介绍

妖妃毒妇璃妃终于死了。
死乞白赖嫁给皇帝又如何,皇帝心里可只有皇后。
什么?她居然还想谋害皇后皇嗣,好在皇后福大命大诞下太子。皇后心地善良顾念姐妹之情,可老天看不下去了,降下天雷。
然后……玉琉璃重生了。落水被救起来后发了好长时间的烧,醒来就发现上一世不是自己第一次死,而是第九次……。书中主要讲述了:过了闹市后,马车行驶速度稍稍快了些,等玉琉璃到了约定的地点,她与青墨下了马车,交代了车夫傍晚来接后,便去寻找其他人。已经到了五人,分别是礼部尚书家的两位嫡出小姐,兵部蔡尚书家的庶长女,恭亲王次女嘉柔郡……
《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玉琉璃小说全文

《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过了闹市后,马车行驶速度稍稍快了些,等玉琉璃到了约定的地点,她与青墨下了马车,交代了车夫傍晚来接后,便去寻找其他人。

已经到了五人,分别是礼部尚书家的两位嫡出小姐,兵部蔡尚书家的庶长女,恭亲王次女嘉柔郡主,孙太傅的孙女孙若莹,正站在一处树荫下张望着,而望宁公主似乎还没到。

不算前段时间她们来探病,她其实已经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们了。

前世在她入了东宫后,有的因为对她日渐失望,终成了陌路之人,有的被玉宝珠设计,远嫁他乡。

东宫两年,深宫三年,唯独望宁偶尔会来看她,但看一次,失望一次,后来便不再来了。

她们因为性情相投而聚,最终也因为相悖而散。

玉琉璃带着青墨往那边走了一段,她们毫无着落的目光才终于聚焦,大抵是因为她今日没穿红色?

花儿一般鲜妍的少女中,一个穿着海棠红襦裙的尤为显眼,远远的打量了她番,不吝啬地给了一记白眼,转头对其他几人笑道:

这是孙若莹,两人都喜红色,一次宴会上撞了衫,遂结下了梁子,不过后来在嘉柔郡主的调解下缓了过来,但见面了仍免不了要损几句,损着损着,也损出了感情来。

这人最是嘴上不饶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上个月去探望她时,哭的比谁都凶,眼神却比谁都狠,若不是婢女拼死拦着,只怕会给她白嫩的脸上来几巴掌帮她清醒清醒。眼下看见她来,嘴上不说,神情却是雀跃放松的。

旁边的礼部尚书家的姐妹花也放了心。

这姐妹二人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年龄也只差一岁,不过姐姐更文静,妹妹更活泼,若不故意混淆视线,几乎难以分辨。

眼下更活泼些的妹妹徐揽星毫不留情便拆起了孙若莹的台:

徐抱月含笑点头道:

随后关切地看向玉琉璃:

玉琉璃点头:

临仙湖便是她们今日游玩的场所,是长安城里最大的湖,景色亦是宜人,据说曾引得仙人降临,故而得名。

蔡文卿大玉琉璃四岁,稳重端庄,在小团体里总是分外关照她们,此时迎上来拉起玉琉璃的手,左右看了看,又捏了捏她瘦了一圈的脸,怜惜地道:

嘉柔郡主看着她湖水绿的裙子,腰间束带勾勒得腰肢不盈一握,她眼睛里闪着光,按捺不住伸手去戳了戳,又捏了下,爱怜无比:

嘉柔郡主长得更像她父亲恭亲王,恭亲王也是英武俊朗,一表人才,但放在女孩子身上便显得魁梧粗糙了些,嘉柔郡主为此从小怨念到大,也因此对美很是执念,具体表现在喜欢打扮自己和喜欢亲近美人上。

熟了之后,玉琉璃和望宁没少受到她骚扰。

玉琉璃拍开她的手,微微笑道:

嘉柔连连摆手:

事实上,如果真跟人打架输了,玉琉璃她爹只会押着她练好武然后让她自己打回去,不会替她打回去,除非她真的受到了伤害。

徐揽星抱着姐姐徐抱月的胳膊,笑得花枝乱颤:

徐抱月摸了摸妹妹柔软的头发,笑意深深:

这姐妹二人感情深厚,打小便心有灵犀,喜好也相似。相同的颜色,相同的衣服,相同的首饰,及至后来,喜欢上了相同的人。

世上大多东西都能分享,唯独喜欢不能分,最终抱月放了手,但姐妹俩的感情也就此产生了裂痕。

感情中容不下第三人,也容不下第三人插手,玉琉璃即便知道以后,也只能任其发展。

过了约定的时间约一盏茶功夫,望宁公主才姗姗来迟,知道让她们久等了,匆忙致歉。

蔡文卿问道。

望宁带着她们往准备好的画舫走去,闻言一脸怨念道:

为免外戚专权,皇帝继位后便有意打压太后背后的卢家。

现今的皇帝能力一般,却总会有些堪称奇妙的想法,比如继位后,打着成人之美的名号,给卢家的姑娘们挨个赐了婚,直接绝了卢家送女儿进宫固宠的念头。但十几年过去了,下一辈的也长起来了,这不,最大的女孩儿刚及笄,便被送进了宫里——也不知道一众皇子公主每次看见这个比他们还小的表妹时心里是何想法。

女孩儿青春靓丽,加上皇帝也知道打个棒子给个枣的道理,打压了那么久,得给人家一点希望,于是赐了个不上不下的贵人位,也隔三差五去她宫里坐一坐。

这还是宝贵妃入宫后第一个能分得皇帝宠爱的,宫里人免不得心思浮动,悦贵人要么是飘了,要么本身就不怎么聪明,居然敢动皇帝心尖尖的女儿了。

悦贵人皇帝一时半会儿不太会动,但五公主素来不受宠爱——偏偏还没点自知之明,肯定会被皇帝借故发作一下。

望宁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掩着嘴吃吃笑了起来,半晌说不出话。

好一会儿缓了过来,她略带嘲讽地道:

五公主缺心眼又爱哭,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每每喜欢往望宁身边凑。望宁不喜欢她那哭包性子,她声音高一点便要委屈,手里用一点力就要倒,烦人得很,所以虽没什么仇怨,但望宁还是很不待见她。

玉琉璃等人则是由衷叹服:

几句话功夫,她们也到了画舫停泊的地方,互相搀扶着上去,画舫便慢悠悠地离了岸,往湖心划去。

望宁公主的画舫,华丽与规模自不必说,眼下舫上已有不少婢女候着,美食佳肴一应俱全,笔墨纸砚也都备着,琴棋一样不落,想吟诗作画还是想抚琴下棋都可。

徐氏姐妹花相视一笑,在棋盘两侧落座,那玉石打磨的棋子入手温热,是上等的暖玉所制,徐抱月捻着棋子,目光着迷,徐揽星亦是爱不释手,看向望宁公主时忍不住便带上了祈求。

望宁见状笑道:

姐妹二人具是一喜,齐声道:

望宁浑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孙若莹抚琴,蔡文卿作画,剩下三个哪个都不精的围着桌子吃点心,聊着近日长安城发生的事。

小说《毒妃的第十次重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