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女主米粒男主程苍)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 小说介绍

先婚后爱,弱小无助重生后变坚强独立女主+纨绔奶狗富家子变霸总精英大狼狗男生
米粒被人勒死后重生,直接被送去程家替嫁,为植物人程家二少程苍冲喜。
程二少看着被奶奶拉来冲喜的小娘子表面答应结婚,却背着奶奶和米粒签订契约婚姻。
没想到这位程家二少夫人利用前世在程氏财团的金雀别墅学到的金雀技能,一路升级打怪,报母仇,夺家产,撕白莲,还一路带着自己的便宜老公二少程苍躲避各种暗算,拆穿各种阴谋,追根溯源找真凶,终于揪出幕后黑手,改变了程苍前世的悲惨遭遇。
程二少被自己的契约少夫人迷得神魂颠倒打死不离婚,最终在老婆的陪伴下,从一个吊儿郎当流连风月场的纨绔贵公子,成长为护妻无敌宠妻无度只有自己老婆天下第一好的霸道总裁。。书中主要讲述了:“醒了,老二醒了。”老夫人高兴的说:“医生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张婶走进来,将一个锦盒递给老夫人。老夫人满面含笑,慈祥的看着米粒:“来,孩子,把这个戴上。”米粒看着那个翠绿的镯子,吓得把手缩到……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女主米粒男主程苍)

《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老夫人高兴的说:

张婶走进来,将一个锦盒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满面含笑,慈祥的看着米粒:

米粒看着那个翠绿的镯子,吓得把手缩到背后。

那镯子,那水头、那色泽、那质感,就算她再不懂那玩意,也能看出那东西价值不菲。

米粒忽然说不下去了。

米粒觉得老夫人的关注点似乎和自己想说的有点出入,不过她还是冷了音色,回道:

老夫人想起第一眼看到她时她狼狈的样子,多少有了些猜测。

她轻轻拍拍米粒的手,温柔的说:

忽然,一道纯净又醇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老夫人蹭一下站了起来转身看向门口。

男人的声音里含着笑。

有人推开半掩的门,一个男人坐在电动轮椅上缓缓进屋。

老夫人赶紧走过去,心疼的摸摸他缠着绷带的头和打着石膏的腿。

程苍仰头看着奶奶,乖巧的像只被驯服的大型犬。

老夫人伸出手指在程苍脑门上戳了一下。

程苍的眼神暗了暗,笑着跟奶奶说:

米粒和程苍异口同声的啊了一声。

程苍挑眉看向倚靠在床头,身上盖着锦被,头上缠着绷带,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有道血印子的女孩,一双黑漆漆骨碌碌的大眼睛看着他,在那苍白憔悴的小脸上显得异常夺目。

程苍心道。

他咧嘴一笑,说:

老夫人一声拍了程苍的手一下,又转身对米粒说:

米粒低下头,像是害羞。实是为掩饰内心的惊愕。

她上一世第一次见这个程二,就是他车祸后被人用轮椅推着来金雀别墅,当时的他和现在这个哄着自己奶奶说笑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

现在这个程苍,虽和上一世一样帅的耀眼夺目,但是和上一世阴狠暴戾的气质完全不同。

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浑身散发着一种天生的慵懒的贵气,面色虽然还有些苍白,整个人却透着一股鲜活的肆意的看似吊儿郎当实则狂傲不羁的气势,是个活脱脱被好家世浸淫出的贵公子。

只是,上一世,人人都知这个程二公子是个不学无术专门迷恋风月场所的纨绔子弟。打架斗殴,惹事生非,犯起浑来连女人都揍,各种绯闻闹剧时常成为网上热搜。

当时米洪林那个宝贝二女儿,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米南希被程苍手下的人看中强令米洪林将人送去金雀别墅,米南希就是被网上各种新闻吓到腿软,寻死觅活不同意,她妈宋丝丝才施计让米洪林把米粒送去了金雀别墅,成为一只被豢养的金雀。

米粒想到前世自己成为金雀的经历,忍不住又抬头看向眼前的程苍。

程苍见她抬头,挑了挑眉语气轻佻地问道。

他有些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

为了巴结程家,这么大点儿个人连给一个昏迷不醒八成概率会成植物人的人冲喜这种倒霉催的鬼事都能答应,小小年纪还真豁得出去。

米粒看到他眼中的鄙夷又低下了头,不肯说话。

老夫人笑着站起来,知情识趣的说:

程苍嬉皮笑脸的送走了奶奶,并随手关上了门。

转过身来后,他从进门就带的那股子吊儿郎当的笑意消失不见了。

继而换上一副邪魅又复杂的神色,他驱动电动轮椅,碾过纯白羊毛地毯来到米粒床前。

侧着头挑了挑一边眉毛,他说:

米粒没理,单独跟这么个恶迹昭著的人共处一室,以她目前的状况,她多少还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米粒略带惊讶的抬眼看他,脱口而出的话又让她懊悔地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程苍挑了挑眉,看着她懊恼的样子倒是起了丝兴趣。他看着她,鄙夷不屑的眼神里又多了一种米粒没看懂的神色。

他沉默不语的重新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子,在米粒被复杂的目光盯得有些不安时,才缓缓开口:

他来之前看过有关这个女孩子的详细介绍。这外貌虽有一些相似,但一看就知这和米南希不是一个人。

米粒听到米南希的名字,轻轻地皱了皱眉头,厌恶的神色明晃晃的写在脸上。

程苍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丝兴趣。他戏谑的挑了挑眉,拖长声音了一声。

米粒被他暧昧不明的话激得,立马从半倚床头的姿态,直接坐直了身体,力求让自己的状态不要像他说的那么暧昧。

因为突然发力坐起,米粒受过伤的脑袋嗡的一下疼了起来,让她晕的忍不住双手捧住了头。

程苍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灿烂的阳光,以此转移注意力来控制自己上扬的嘴角。

他轻咳一声,转回头继续问道:

米粒两条腿在锦被里屈起,双手捧着头埋在膝盖上。忍着阵阵头晕回答:

语气虽然有气无力,话却说的斩钉截铁。

程苍出奇有耐心的又问了一句。

米粒的头晕有些缓解,她没抬头,依然将头埋在膝盖上,回话却清晰明了。

他望着眼前孱弱又透着股子倔强的女孩,声音低沉森冷,虽是问句,却只是在陈述事实的语气。

米粒被他变幻莫测的阴冷语气给吓得几乎不敢正常呼吸了。

前世这位二公子性情暴戾阴晴不定,今世表面虽然比前世多了些人气,但米粒还是不自觉得被他前世阴狠的印象给震慑住了。

米粒有些绝望了,看来今天她难得善终了。

这个认知让她开始感觉愤怒,踏马地,就这样死掉,实在便宜了米洪林和宋丝丝那对狗男女,还有他们的女儿米南希,那个表面装清纯实际却烂到根儿的绿茶婊。

她实在很想亲手掐死这三个害死她妈妈又把她推进火坑的猪狗不如的东西。

思及此,她甚至忘了自己目前状况,突然双手紧握成拳挥舞着愤恨地怒吼出声:

程苍看着她突然爆发出的愤恨,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他阴森的声音终于拉回了米粒的理智,想着自己的失态,米粒窘迫的小脸通红。

程苍语气森冷的说着略带调侃的话,让米粒在不寒而栗的恐惧中,突然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勇气来。

米粒缩在锦被下,思路清晰的回话:

米粒一口气说完,已经放松了下来,没有刚刚面对程苍时的恐惧。

她停下,怯怯地看了一眼程苍。

程苍并不记得曾经豢养过米南希这么个人。

程苍浓眉一挑,神色不明的盯着她。

米粒有些心虚,却不敢不说,幸好她重生后对这一世发生的事还有记忆,她一边在脑海里搜索事情经过,一边继续说道:

她说着说着,鼻子有些酸涩,喉头发哽。

程苍看着她抱着自己腿的双臂又紧了紧,像是回忆起当时挨打的情景还有些害怕。

米粒自知在这种信奉大师的人面前说他们信奉的人是老神棍实在不妥,急忙改口称大师。

偷偷瞄了一眼程苍,发现他正好扭头看向窗外。匆忙一瞥,并未看见程苍嘴角因她将老神棍改口大师而扬起的弧度。

米粒接着说:

米粒想起那只鸡抓着自己头发的情景还有些心有余悸头皮发麻,不自觉得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头发,却只摸到缠在头上的绷带。

米粒把整个经过叙述完,人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恐惧。

她偷偷瞥了一眼程苍,又斜眼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水杯,有点渴了想喝水,但是还是有些胆怯,不敢伸手去拿,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程苍一直静默地听她轻声诉说,面无表情,大脑里却在飞速的分析着她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米粒又舔了舔嘴唇,脸也不受控制的侧向床头柜,咽了咽口水,还是没敢动。

程苍看着她动物幼崽找水喝似的表情,忍不住微微挑了下唇角。

他伸手拿起床头的水杯握在手里,米粒的双眼追随他拿起的水杯,又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

程苍差点被她的样子逗笑,掩饰性的咳了一声,沉声问道:

米粒听了,把头扭向了一边。

父亲?他不配,因为他不是人。

程苍看着女孩变得冷硬的表情,想起她前面脱口而出的狠话,不自觉的放柔了语气,带着点不自知的哄人语气。

可能是他放柔的语气让女孩不再害怕,也可能是女孩实在不想提起她和米洪林的关系。

她没有回答,直接朝着程苍伸出手去要水。

程苍有些不可置信的挑了挑眉,没想到那会儿还被自己吓得跟只小鹿似的不敢直视他呢,现在居然敢不理他的话直接要水喝了?

他看着她,忽然把杯子端到自己嘴边喝了一口。

凉了,不好喝。

他皱了皱眉,又握着水杯对她说:

米粒在他把水杯凑到他嘴边的时候就已经愕然得收回了手,听到他的话,更是嫌弃的抿唇不语。

程苍看她倔强的样子来了兴致。他伸直胳膊,用拇指和中指掐着杯口把杯子举起,对米粒说:

米粒简直要被这个人的恶毒给气到发疯了。

程苍闲闲地继续逼供。

小说《替嫁给植物人后,他打死不离婚》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