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王妃她又带崽去三界虐渣了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凤九歌)

《王爷,王妃她又带崽去三界虐渣了》 小说介绍

她是身患残疾,痴傻废材的相府嫡女。

天定命数,双魂合体。
那些伤痛她体会的淋漓尽致,她立誓欺她之仇不共戴天。

天降萌宝:“娘亲,别顾着毒杀忠良,也别只知道吊打白莲花,娘亲,你任重而道远,需好好修行。”

人们嘴里铁面无私的冷面阎王拦住了她的去路,用着审犯人的口气问到:“姑娘,我们是不是似曾相识,为何每次见你都有一种故人归来的感觉。”

萌宝气鼓鼓的从空间内一闪而出:“你个登徒子,有我在,不准抢走我娘亲。”。书中主要讲述了:被吸进黑洞的凤九歌,摔落在地,疼的她直揉屁股。揉着揉着,她突然发现木木好像不见了:“木木,木木你去哪里了……”“娘亲,木木不能进去,你安心过关斩将缔结契约,木木会一直陪着你,娘亲如果害怕可以一直和木木……
王爷,王妃她又带崽去三界虐渣了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凤九歌)

《王爷,王妃她又带崽去三界虐渣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被吸进黑洞的凤九歌,摔落在地,疼的她直揉屁股。

揉着揉着,她突然发现木木好像不见了:

话落,木木又恢复成了半人半蛇的状态,看着空中呈现出娘亲过关所在的地方,轻启双唇,娘亲恭喜你通过试炼,接下来的关卡祝你顺利通过,木木会一直陪着你的。

听见木木的回答,凤九歌知道他没事,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打量着四周。她现在正在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内,书房的窗户,床,书桌,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书房该有的东西它都有。

这时书房内响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声:

背后突然传来声音,凤九歌回头看去,只见紧闭的大门口处,随着温润的男声响起,一个接一个的诗字出现在大门的左侧。

凤九歌看着熟悉的诗句,她忍不住又读了一遍:

在她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这首诗不就是唐代诗人王勃所写的《滕王阁诗》嘛。

男声再次响起,并带着几分急促:

凤九歌暗自窃喜,还好她当时上学时有好好学习,天天背诗的觉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救自己一命。

她佯装思索片刻:

男声再次响起:

继续请听第二题:

听到这里,凤九歌瞬间无语,这首《锦瑟》是唐代诗人李商隐所写。

这次她没有丝毫思索直接对答:

男声再次响起:

继续请听第三题:

这回凤九歌差点没憋住笑,难道这神塔只会这几首诗嘛?也罢,就当陪着神塔玩了。

这首《七步诗》出自三国魏朝的曹植之手。

男声再次响起:

话音一落,凤九歌眼前的场景一阵变换。

她刚稳住身形,便听见熟悉的叫声:

正说着,突然,温润的男声响起:

听到这里,凤九歌这才看向整个宫殿,这个宫殿是密闭空间,没有可以出去的大门。

而大殿中央有一个玻璃桌,桌上放着四盘手饰,每盘里最少有百余条手饰。

有白色琉璃镯,玛瑙玉镯,银质手镯,还有玉珠子穿成的手链,有奇形怪状的链子上吊着一个小小的玉塔。

凤九歌寻来寻去,也不知该如何下手,眼看着桌子中间摆放的香火即将燃尽,凤九歌此时也越来越烦躁。

听着木木的声音,凤九歌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她又重新集中注意力,整体扫视了一遍。

这次,她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手饰,它通体不知是银制还是铁制,手饰整体锈迹斑斑,而手饰中间还挂着一个白色的小小玻璃球,这个玻璃球只剩一半,而另外一半却不知所踪,看着更像是男女之间的定情信物。

听到木木的提醒,凤九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毕竟这个手饰看着能古老一些,更有一些故事。

她直接拿起,这时香也燃尽。

男人温润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句话,凤九歌被惊的冷汗淋漓,她该不会真的理解错了吧。难道神塔本命链真的不会因时间的久远而变化?

此时此刻的凤九歌心慌意乱地蹲下身,双臂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静静等着裁判的声音。

温润的男声再次响起:

听到这里,凤九歌紧紧捂住耳朵,嘴里喃喃自语道:

凤九歌忍不住低低抽泣,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一滴又一滴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着,打湿了手中的手链。

听到试炼结果的凤九歌,原本暗淡无光的眼神此刻光芒万丈。

她刚站起身,眼前就昏天暗地,周围一切都消失的无隐无踪。

凤九歌正发愣时,一簇小火苗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紧接着两簇小火苗,慢慢的越来越多。

随着火苗的增加,热度也从刚开始的正常温度直线上升,热的凤九歌开始脱衣服,直到只剩一件底衣时,她这才意识到脱衣不是办法。

只得拼命寻找出口,但是无论她怎么寻找,火的尽头依然是火。

温润的男声响起:

小说《王爷,王妃她又带崽去三界虐渣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