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娘是穿越者徐白襟芹娘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 小说介绍

家道中落的十七岁少年徐白襟,带着痴傻的老爹在乡下生活。某一天,他家井里爬出来一位年轻女子,自称是穿越人士。这年轻女子为了赖在徐白襟家,她起先要做徐白襟的娘子,可惜徐白襟嫌她年龄大,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做了徐白襟的后妈……之后,徐白襟与这女子加上他的傻爹,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家庭,他们因缘巧合,穿梭在各个世界里,其第一个世界,就是有独孤九剑与东方不败的笑傲江湖,他们一家与华山派比邻而居……。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徐白襟起床时,只见这女子也已早早起来了,此时正蹲在厨房的灶前烧火,半边脸熏得灰黑灰黑的。徐白襟偷偷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走过去将她赶开。“烧火这种事还是我来吧。”徐白襟对女子说。“我说过要做好你娘的……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徐白襟芹娘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小娘是穿越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二天徐白襟起床时,只见这女子也已早早起来了,此时正蹲在厨房的灶前烧火,半边脸熏得灰黑灰黑的。

徐白襟偷偷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走过去将她赶开。

徐白襟对女子说。

女子手足无措地站到一旁。

徐白襟声音低沉地告诉这女子,

女子忽然好奇地问徐白襟。

徐白襟将一根木柴塞进灶内,回忆道:

徐白襟望着灶台里的火焰微笑。

笑罢,徐白襟偏过脑袋,他突然询问这女子:

女子白了徐白襟一眼并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徐白襟站起身,弯腰向这女子深深行了一礼。

徐白襟接着又肃容问道。

女子似乎被徐白襟的严肃模样吓住,我了半天,便回答徐白襟道:

徐白襟恭敬地叫了一声。

女子下意识地回应徐白襟,而这‘哎’字方一脱口,她忽然莫名地有些痴了。

半晌,这女子褪下左手的一个玉镯,递给徐白襟,幽幽说道:

……

井中爬出来的女子芹娘,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平白无故成了徐白襟的继母。

之后,徐白襟像往常一般,扛着锄头去了田间劳作。

由于徐家的数亩薄田与茅舍之间的距离有些遥远,中午时分,徐白襟照例还是不回家,他吃了随身携带的干粮,就坐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下闭目养神。

半睡半醒间,徐白襟恍惚感觉胸前有物发烫,烫得他耳畔都出现了幻听,像是周围有许多人在说话……

徐白襟聆听着这些说话的声音,听出来都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譬如某某家生了一个胖小子,某某地方的瓜果便宜了……

当然,这里面也夹杂了极多徐白襟听不懂的词汇,但幻觉嘛,本就是如此荒诞,徐白襟十分理解。

带着这般心理,徐白襟继续无所谓地聆听着这些声音,直到突然有一物,重重地跌倒在他身上!

徐白襟吓得瞬间清醒过来,他睁开了眼睛,看清楚了跌倒在自己身上的居然是一蹒跚学步的小儿。

徐白襟松了一口气,但下一刻徐白襟又骤然警醒:

徐白襟迅速抬起头,眼前所见又是让他一惊!徐白襟发现自己已然不在那田间树下了,他面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坪。

草坪上有许多人带着小孩玩耍嬉戏,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竟与昨天从井里爬出来的芹娘极为相似。

徐白襟再往远处观望,蓝天白云下是一栋栋拔地而起的高楼!这些楼房全部高得吓人,远胜徐白襟之前在城里见过的最高建筑物碧云阁。

目瞪口呆的徐白襟将视线转往它处,见到不远处还有一扇大门,不,严格来说是一个大牌坊,许多人在这大牌坊内外进进出出。

徐白襟扶起怀中小儿,他站起身,思量片刻,便好奇地向这大牌坊走去。

待走到门口,徐白襟探首往外一瞧,只见门外是一条宽阔的街道,两边店铺林立,道路中间跑得却不是马车,而是一辆辆呼啸而过的铁皮车。

壮着胆子,徐白襟顺着街道的一侧缓步而行。很快,他遇见一人对他微笑,这人并将一张印刷精美的纸片送给了徐白襟。

徐白襟茫然接过,欲道一声谢,这人却飞快地越过徐白襟,又给徐白襟身后的人送纸去了。

徐白襟再往前走,沿途这样送纸送物的人竟是络绎不绝,一会儿功夫,徐白襟手里就多了一叠纸片、三把样式各异的扇子、以及一个用绳子系着的、会飘浮的神奇圆球……

徐白襟暗中判断。

……

快到申时之际,闲逛的徐白襟见天色不早了,他遂原路返回,回到了之前出来的大牌坊跟前。

不经意间抬头,只见这牌坊上居然还龙飞凤舞的刻着几个字,而且还是繁体字,徐白襟认识,是‘人民公园’四个字。

返回到人民公园内,见草坪上还有许多人在嬉戏,徐白襟索性再往里走,一直走到了公园深处的一方小湖畔,他方停下了脚步。

在这湖畔,徐白襟遇到了一群卖旧货古董的摊贩。

徐白襟自是没钱购买,他无聊地一个个看过去,看到最后一个小摊子,发现这摊子上售卖的却是零零散散的一堆旧书。

其中一本随意丢在角落里的旧书,吸引了徐白襟的注意力,因为这旧书的名字也是繁体的,且书名起得很炫酷,叫《历代道家神仙方术大全》。

这种书,在徐白襟的世界里绝对属于千金难求的秘典,可在这儿,它居然被随随便便地丢弃在了角落……

徐白襟蹲下身子,颤抖着伸出手抹去书上面的灰尘,然后拿起书问摊主道:

摊主是个胖子,他诧异地看了一眼身着古装,手腕上却系了一个气球,后脖领插了三把塑料广告扇的徐白襟,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

这是十块钱的意思,当然,如果对面掏出一百块,这胖子也会笑纳。

可接下来出乎这胖子意料,他见徐白襟伸手入怀掏摸了许久,摸出来的竟是两枚铜钱!

这胖子劈手一把抢过徐白襟手里的铜钱,他拿去请教隔壁卖假古董的一位老头。

这老头捏起一枚铜钱仔细端详,又用鼻子认真嗅了嗅。他疑惑地告诉胖子:

胖子虚心地向老头请教。

这老头嘲笑胖子:

胖子决定。

走回自个的摊子,这胖子将那本《历代道家神仙方术大全》丢给了徐白襟。

徐白襟接住书,放回怀中,他眼巴巴地望着胖子又道:

胖子佯怒,他低头在旧书堆里翻翻捡捡,又翻捡出一本旧书丢给徐白襟。

胖子忽悠徐白襟。

徐白襟低头一瞧,见胖子丢过来的这本旧书名叫《内家拳总览》。得,这也是一本千金难求的秘籍!徐白襟暗暗窃喜,也赶紧捡了起来,藏进怀中。

站起身,认为自己占了大便宜的徐白襟就要离开这儿,但可能是蹲太久了,骤然站起的徐白襟只感觉一阵头昏目眩,就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醒过来的徐白襟眼前一片昏暗,他察觉到自己被困在了一个逼仄的所在,而且感觉仿佛是悬挂在半空,有些摇摇晃晃。

伸手一摸,徐白襟摸到周围一圈都是潮湿的石壁,再抬头往上一瞧,他瞧见了一方圆圆的天空。

徐白襟刹那间明白,他是被困在了井中的水桶里。这一幕,恍惚如昨日的芹娘。

竖起耳朵,徐白襟这时隐隐听见井外有人在唱歌,嗓音柔美,似乎是芹娘的声音。

徐白襟当即在井里大声叫嚷起来。

歌声戛然而止,不一会儿,井口上方便有人探出头来,徐白襟昂首与她对视,果然是芹娘。

……

被芹娘拉出水井,徐白襟伸手到怀内一摸,摸到那两本书还在,那叠印刷精美的纸片也一张不少。

松了一口气,徐白襟不等一脸怪异的芹娘开口,他先主动坦白交待:

芹娘点头,她指着徐白襟系在手腕上的气球,还有他插在后脖领的三把塑料广告扇,告诉徐白襟:

芹娘急迫地又问。

徐白襟对芹娘直言,丝毫没有隐瞒。

芹娘闻言低头思索,过了一阵子,她似乎想到什么,她问徐白襟:

徐白襟恍然大悟,他从胸前取出玉镯,还给芹娘。

芹娘一时愣住。

徐白襟理所应当地说道:

芹娘嚅喏。

徐白襟将玉镯塞还给芹娘,

徐白襟叮嘱芹娘。

……

是夜,安顿好自己的傻爹,徐白襟又抽空看了一眼芹娘,见她胸前放着玉镯,已然沉沉睡熟。

徐白襟莫名地有些伤感,他伸手替睡相不怎么好的芹娘也盖好了被子。

悄然走到房间门口时,徐白襟忍不住又回头,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

不过等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上时,徐白襟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他辗转反侧,脑海里总是浮现白天的种种经历。

无奈,徐白襟只得又爬下床榻,取过那两本书的其中一本,按照书中教导,盘膝坐于窗前,呼吸吐纳起来。

窗外夜色如水,渐渐地,一缕缕的月光竟如同水中的游鱼一般,它们随着徐白襟呼吸吐纳的气息,纷纷游进了他的体内……

小说《我的小娘是穿越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