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宋云荞萧靖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 小说介绍

【重生+甜宠+宅斗+温馨】
人渣爹高中探花,迎娶公主;苦命娘千里寻夫,魂断京都。
好好的嫡女变庶女,最后还被长公主后娘送去国公府冲喜。
云荞一不做、二不休,亲手送走了有出气没进气的相公,一伸脖子,投缳自尽了。
谁知重生后一睁眼…娘亲改嫁,自己竟成了国公府的姑娘。
萧世子:这个姑娘…看上去有些眼熟?
云荞:……没有!不存在的……
PS:①男女主无血缘关系。②女主并没有真的杀死男主,是误会。。书中主要讲述了:徐氏从房里出来,顺着抄手游廊走了片刻,便觉得眼前发黑、脚底发软。先前因为有云荞在身边,她虽然病了,却一直咬着牙坚持,不让自己有丝毫的病容,这时候身上的重担已然卸去,她却再也支撑不住,又加之之前落水,似……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宋云荞萧靖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徐氏从房里出来,顺着抄手游廊走了片刻,便觉得眼前发黑、脚底发软。

先前因为有云荞在身边,她虽然病了,却一直咬着牙坚持,不让自己有丝毫的病容,这时候身上的重担已然卸去,她却再也支撑不住,又加之之前落水,似是感染了些风寒,此时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身上全然没有一点力气。

徐氏将将走到前院,还没出二门的门口,背后已是熬出了一身冷汗。她闭了闭眼,稍稍休息了片刻,正要继续往外头去,却听有人在背后开口道:

徐氏只觉得这声音稍稍有些耳熟,一时也记不得是在哪里听过的,她转过头来,便看见萧昊焱站在不远处,那人容貌俊朗、神情肃然,竟是和她们母女同坐何家商船进京的客人。

商船就那么大,上头载了几个客人,徐氏也都见过,萧昊焱便是其中一个,听船娘提起过,好像是京城的商户,从南边托运了一些香料来京城。

徐氏深居简出,也不过就在船上偶遇过他几回,只觉得这人看上去冷峻威严,并不像是从商之人,别的也就不得而知了。只是今日,却见是他救了自己,心下免不了就多了几分疑惑。

徐氏转身,只朝着萧昊焱微微福了福身子,柔声道:

萧昊焱冷冷的打量了徐氏一眼,眸中并无半点情绪,过了片刻,他才开口道:

徐氏闻言,只蓦然抬起头来,就见萧昊焱那双冷冽的鹰眼,只波澜不惊的扫到她的身上,让她顿时觉得脚底发软。她原本就是无处可去之人,出了这个门,无非就是再找一处无人的地方,了结了自己罢了。

萧昊焱冷淡的眸光中多出了几分玩味来,嘴角勾起一丝意味分明的笑,淡淡道:

徐氏看着萧昊焱的眸中忽然就多出了几分惊讶,原先他喊她宋夫人,她并没有多想什么,在船上的时候,别人也都称她为宋家娘子,可谁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知道她真实的身份。徐氏只觉眼前一阵发黑,忍不住伸手扶住一旁的抄手游廊,一双含泪的眸子早已经落在了萧昊焱的身上。

徐氏柳眉微蹙,脸上的神色悲悯,似是承受不了再多的打击,咬着唇瓣道:她垂下眉宇,眼角的泪也跟着落下,一张脸早已经没了血色。

萧昊焱平素最讨厌女子哭哭啼啼,见了徐氏这番模样,忍不住就拧了拧眉心,心中竟难得多了几分烦闷,只开口道:

徐氏本就虚弱,听闻如此噩耗,大惊之下,竟一下子脱力,急火攻心又晕了过去。

******

耳房窗户的缝隙中,透出的光线越来越黑暗,倒最后整个耳房都笼罩在一片浓重的黑暗中。

三个孩子一开始商量着要怎么逃出去,此时却都噤了声,仿佛等待着命运的降临。不多时,外头又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云荞只急忙道:

要是让人贩子知道他们自己解开了布条,肯定会对他们更加严加防范。

三人摸黑在地上找着布条,也管不了脏不脏,只都咬到嘴里,刚做完这一切,耳房的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就着门口透入的月光,云荞瞧见了那贼眉鼠眼的人贩子。

那人把一个牛皮纸包扔到地上,也不说话,便蹲下给他们解手腕上的绳子,一边解一边开口道:

那人说话的口气十分恶狠狠,若是一般的小娃儿,早已经吓哭了,福生嘴里还叼着布条,呜咽了两声,见他主子都没哭呢,就憋着不出声。

手上的绳子松开,身体一下子就能活动开了,云荞揉了揉肿了了手腕,往门外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完全不起眼的小四合院,根本辨不出方位,眼下也只能先吃饱肚子,等着人贩子把他们转移的时候,再想办法逃跑了。

那人贩子见这三个孩子都不哭不闹的,心下倒也有几分疑惑,若是往常,这时候早已经哭声震天了。

那人便接着道:那人说完,见他们的手都已经解开了,便走出去把门给带上了。

福生看见地上有吃的,只一把就把那牛皮纸包给抱到了怀中,一边把里面的包子拿出来递给安世显,一边道:他自己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还不忘记自己的主子。

安世显却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来的包子,只摇摇头道:

福生刚咬了一口下去,正好吃到一个大肉馅,闻言只呸呸呸的吐了几口,一脸惊慌道:肉馅的香味还在福生的口中弥漫着,他几乎都快克制不住自己再咬一口。

安世显前世就是吃了这带蒙汗药的包子,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了船上,然后喂鱼了。他不知道他死后福生有没有死,想来他并不是他们想要除掉的人,应该只是被人贩子卖到了南方去了。

云荞手里也拿着个肉包子,闻言只差点儿把肉包子掉地上,她听安世显这么说,只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的包子,果然是被人从中间掰开过了,想来那些人是从这里撒了蒙汗药在馅儿上。

云荞说着,把肉馅抖出来又放回了牛皮纸带中,只稍稍的咬了两口皮子吃。

福生见她这么做,也跟着把馅儿挖出来,口水却忍不住流个不停,他都几天没吃着荤腥了,好不容易能吃到一口包子馅,还是被人下了药的。

安世显坐在那里并没有动,心想这小姑娘倒是聪明的很,这些肉包子肯定是那人贩子在包子摊上买的,并不能是先就加了蒙汗药在里头,只有可能在做好的包子里,另外加进去,他们这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自然就把药一起吃下去了。

他正思绪乱飞,却见云荞从身边递了一个包子皮给他道:

耳房昏暗,云荞并看不清安世显脸上的神情,只是她知道,安世显前世并没有能从这里逃出去,后来他死了,他的尸体被人从通惠河中捞了出来。

只是这一世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点问题,从漕运码头往南边的船都不准走,人牙子竟要把他们运到大沽口去。

大沽口是海运码头,要是上了那里的船,一开船就是茫茫大海,就更别再想逃走了。

安世显饿了好几天,此时早已经饥肠辘辘,只是他刚刚重生回来,还没心思理会这些,见云荞把包子送到了嘴边,便伸手接过来吃了两口,如今他的境况,和前世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便是不知从哪里多出来的这个六七岁的小姑娘。

安世显只觉得云荞有几分眼熟,却实在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的,便索性开口问了一句。

云荞见他接了东西就吃,倒也并没有自恃身份高贵就不理会人,便也没瞒着他,只开口道:除此之外,却是再没多说什么了,眼下宋澜还没认她,她也不便说自己是宋澜的女儿,况且……她这辈子并没有打算要认宋澜,最好是能跟他划清界限的好。

安世显一听这名字,心下却猛地漏跳了两拍,难怪她觉得云荞面善,在过去的这十多年中,他见过她无数次,只是当初宋云荞被养回公主府的时候,已经十三四岁了,容貌和如今已有了变化,因此他一下子竟没有认出来。

安世显捧着手中雪白的包子皮,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珠子狠狠的盯着云荞,他想仔细的看一看她,那个在他的画像前垂眸不语、温顺柔弱,却暗中筹谋着报仇雪恨、想要颠覆公主府的少女,此时是什么模样?

小说《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