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文:我的竹马超难撩秦念顾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文:我的竹马超难撩》 小说介绍

雨下很大,顾辞蹲在图书馆的屋檐下,终于等到来接他的秦念。
她撑着一把雨伞,伞下带着一个男人,清风明月的校园男神沈泽林。
顾辞眸色幽深,看着两人走近。
末了,抱着手臂,冷笑:“我不要分手,你休想!”
秦念在台阶上收伞:“……”
转过去,对着男神一脸尴尬:“o(* ̄︶ ̄*)o 呵呵,不好意思学长,这位是我青梅竹马,他小时候摔坏了脑子。”。书中主要讲述了:第 3 章这有点欺负人了吧?秦念皱了下眉头。顾辞原地站了一会儿,吸着牛奶,走了进来,默不作声自己扶起课桌。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同桌终于起身搭了把手,一边帮他捡书,一边小声嘟囔了句:“不是我弄的。”顾辞平……
甜文:我的竹马超难撩秦念顾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文:我的竹马超难撩》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 章

这有点欺负人了吧?

秦念皱了下眉头。

顾辞原地站了一会儿,吸着牛奶,走了进来,默不作声自己扶起课桌。

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同桌终于起身搭了把手,一边帮他捡书,一边小声嘟囔了句:

顾辞平静应道:

秦念看了他半天,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转头低声问同桌:

龙川就是不慎撞到顾辞桌子的人,秦念记得,他俩之间关系还算可以的。

同桌摇头说不是,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

”没有啊。他估计是被吓到了,怕顾辞知道是他弄的,会生气,听到人来就赶紧躲起来了。”

秦念心头猛跳:

同桌用手挡住嘴:

H市就那么大,东南西北四条街,多小的事都可以传得街头巷尾尽知,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件死了人的大事。秦念印象中,H市这样非正常死亡的事件是很少很少的。

她一字一顿,说得有鼻子有眼,

权贵?

秦念想到顾辞家里的大别墅。

闭嘴了。

更何况,她依稀记得曾从小区大人们的口中听到过确切的消息,说顾辞家里有京都高层的人。

刘成欺负顾辞,学校很多人都见着了,包括秦念。

刘成被拘留几天释放后,就没再读书了,时不时骑着单车在学校门口晃悠。

也不顾此,若是有人走在顾辞身边,他就骑着单车从那人身边过去,要不,抢掉他手里的东西,要不,用车头不轻不重地撞人一下。

其他小学生不像顾辞,被高年级的人欺负了,除了哭别无他法。

刘成从不和顾辞多交锋,打了人,便立刻骑着单车一溜烟跑远了,一路回头,嬉笑着辱骂,用各种污秽言语问候。

谁能对付这样的赖皮?

这么折腾两回之后,就没人敢同顾辞一起走了。

顾辞孤零零一个人回家,刘成一次见了,凑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贱兮兮又阴狠地说:

顾辞看了他一会儿,说:

刘成觉得他是在挑衅和炫富,舔了舔后槽牙道:

顾辞:

再然后,刘成就出事了。

时机总是很巧。

不管刘成是多讨厌的一个人,把人活生生打残,以暴制暴,听上去太可怕了。

寻常同学不知道刘成和顾辞之间的恩怨,却知道他多次挑衅顾辞,与他不和的事实,再加上混子们私底下传播的流言,进而捕风捉影地猜测起一些事情。

他们这个年纪,自主判断的能力非常之低,很容易被人带偏思绪。不会趋炎附势,却知道不能和麻烦的小孩一起玩,否则容易惹祸上身。

不用太多证据,宁可信其有。

然后,跟风般明哲保身地对顾辞敬而远之。

秦念对顾辞没有多少了解,加起来就说了两句话,只是因为他生得好看又时常带着笑,言行举止教养极好,所以对他略有些好感。

作为一个旁观者,她不相信顾辞真的对刘成做了什么。

就好比今日的事情,若是放在她身上,哪怕她是内向温吞的性格,也忍不住会想发火。但顾辞没有,甚至没有半点追究的意思,可见他的脾气好到了什么地步。

但他们不熟,陌生人一般的关系,以后也不会有深刻的联系。秦念没有为他说话的立场,没有说服力,也不敢冒这个头。

只好趁着班里重新热闹开的混乱,默默给无人理会,正独自摊着书晒干墨水的顾辞塞了一包纸巾:

顾辞头也没抬,低着头,接过纸巾说:

秦念点点头,顾不上他态度冷淡,说完赶紧溜。

溜到一半想起来件重要的,又退回来,怂头怂脑指了指他的书,补充道:

顾辞恹恹地垂着眼,浓密的睫毛在瞳中投下浅浅的阴影,脸色无端苍白。

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擦拭着书上墨迹,一边回应着她的话,心不在焉的模样,落在秦念的眼里是正压抑着酸涩与委屈,佯装而出的若无其事。

秦念一时热血上头,忍不住说了句预料之外的:

俯下身,在他耳边悄声忿忿道:

顾辞终于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她一眼,秦念因此瞥见他另半边脸上沾染墨迹的指痕。

晕染开的墨,映衬着他眸底耀黑,同色的对比,高低立判。呆板的颜料,远不及他眸底那般鲜活。

原来黑色也可以流光溢彩,清润细腻,一时把她看愣了。

两人就这么呆呆互看了好一会,顾辞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眸底划开涟漪,唇边露出小小的虎牙,脸上的神情刹那间生动起来。

他其实并不伤心,书都是学过的,留着用处也不大,只是不能就这样撒着不管了。

一码归一码。

顾辞凝望着一脸不忿,为他出头的大班长秦念,顺杆子上爬:

秦念想了想,欺负同学是重罪,肇事不认罪加一等,点点头,铿锵有力:

顾辞眯了眯眼,笑吟吟地,将女孩懵懂正直的模样收入眼底,像看到了一只天真软绵的小羔羊。

……

寒假到了,秦念这次考得好,色水彩笔重新回到了她的怀抱。

至于画画班,还是没去成。

爸妈正投资做了新的生意,又是过年,置办年货的钱都是借的,她实在没好意思开口。

秦念家里一本入门学画画的书都没有,想学画画,她就只有自己对着课外书上的图,或是电视上的动画片描绘。

线条和构图都没章法,只是画一画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天,秦念作业写完之后,翻开图画本发现本子已经用完了,便带上存钱罐里的几枚硬币,上街去买本子。

H市是南方的城市,前几天刚下过雪,冷起来无处可躲。

秦念裹着围巾和厚厚的衣服,瑟瑟发抖沿着靠安置小区这边的街走,冷不丁一个抬头,看到街对面,坐在花坛上顾辞。

他还是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双腿卡在栅栏里晃悠着。

只不过这次戴上了围巾和手套,穿着一身雪白的羽绒服,眼巴巴朝外张望的模样,像是一个等待探监的犯人。

秦念看了他几眼,怕会惹得他看过来,警醒地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快步离开。

走去正街上,买好本子折回来,他还是坐在那儿。

秦念为了避免不熟的同学见面打招呼的尴尬,回来的时候也特地是走的安置小区这一边,和他隔着一条街道。

没想到他出声喊她,用双手在嘴边做扩音喇叭:

秦念倏然停步,没想到他会忽然这么直接主动地招惹她,扭头看过去,一下子不知所措,呆呆道:

乒乓球?

这是安置区小伙伴们最常玩的团体活动之一,秦念很喜欢,但是她太小,没人会陪她。

秦念不想说谎,支支吾吾道:

他得到回应,开心得眸子都亮了,冲她招手:

秦念后脑一木,一瞬间觉得他就像是是迅哥儿说的美女蛇,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千错万错,她不该这个时候出来买本子的。

两个不熟的人,凑在一起打什么乒乓球?

结果还是去了,原因无他,她怂,不会拒绝别人。

顾辞给她开门,双手抄在口袋里,原地上下小幅度蹦跶着。

秦念奇怪地看他一眼,他自己先笑吟吟解释:扫到秦念手中的袋子,主动问,

他满眼暖意洋洋的笑意让秦念放轻松不少,小声:

说到喜欢的东西,秦念声音大了点:

秦念还是第一次走进别墅的内部。

从前从家里阳台往这边眺望,印在眸子里的是一幅园林山水画,亲身走进来更能体会到那份沧桑与宁静。

清幽竹林间铺洒着一条石子小路,沿着一直走,便能绕过玄关——顾辞并没有带她走正门,从侧门和建筑外部的台阶直接上到了二楼。

别墅这一角正对的是一片平整的草坪和花园,似乎是顾辞的个人空间,摆满了小孩的玩意,譬如秋千、蹦床和丢在草地里没人理会的足球。

秦念暗自惊叹,东张西望,没留神脚下绊到一个东西,踉跄了一下。

一个机械地声音从脚边传来,似乎还有阻力,往外推着她的膝盖,秦念惊得往后退了几步。

那是一个白色的小机器人,她的大腿高,长得像个甜筒,脑袋上竟然还戴着一顶黑色爆炸头假发,刚才撞她一下,歪了。嘴巴是用红色的蜡笔画上去的一道弧线,眼睛上也被画了三个又粗又黑的睫毛,怎么看怎么滑稽。

顾辞注意到秦念被缠住了,立刻弯腰抱起它,又拿指尖点了点它拼命伸出来、准备拦住秦念的,

秦念惊呆了,他这是在和机器人说话?

点心的手缩回去:

顾辞抿了下嘴,不说话了。

秦念探头探脑地凑上来,新鲜地盯着眼前模样怪异的机器人看:

顾辞帮点心擦掉它脸上鬼画符的眼睫毛,阶段,并不曾拥有与人类等同的智慧。”

秦念颇不赞同地看了顾辞一眼。圆溜溜的眼睛澄澈无瑕,兴致勃勃又问了一遍:

顾辞: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嘛。

小说《甜文:我的竹马超难撩》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