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斜阳一束白光韩白苏言瑾夕全文免费阅读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 小说介绍

(甜宠+虐甜+小美好+少女心+正能量+谋权)

她,言瑾夕,8岁那年,她死里逃生,被言府收养,徒有小姐身份,没有小姐待遇,但有兄弟姐妹可望不可求的自由。她乐观开朗,相信世间美好,传播正能量,用真心化解与兄弟姐妹间的冲突,又以身试险,缓解家人与救命恩人之间的矛盾……
他,韩家次子韩白苏,父亲死得蹊跷,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和言家脱不了干系,他仇视言家,面对言瑾夕的刻意接近,他百般刁难,却在相处中被言瑾夕的真心打动,心甘情愿被她拿捏,为她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与麻烦,言瑾夕开窍晚了一些,加上自卑,一直未敢回应,当她想表达爱意时,他竟消失了,她失去了他……
刺杀案,私盐案,毒杀案引出一系列权力之争,言韩两家也牵扯其中,韩白苏势力薄弱,无力与朝野对抗,直到他发现自己是皇帝之子荀王,为保护他爱之人,他消失了,再见他时,他已是陌生的荀王……。书中主要讲述了:韩白苏与言瑾夕双双受伤,他们在各自府上调养身子。韩府,烈日高照。韩白苏不想让娘担心,命方青悄悄给自己熬药、敷药,韩白苏趴在床上,双手交叉拥在胸前撑着床,方青正给他敷药,韩白苏咬着牙,忍着疼,方青问道。……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韩白苏言瑾夕全文免费阅读

《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韩白苏与言瑾夕双双受伤,他们在各自府上调养身子。

韩府,烈日高照。

韩白苏不想让娘担心,命方青悄悄给自己熬药、敷药,韩白苏趴在床上,双手交叉拥在胸前撑着床,方青正给他敷药,韩白苏咬着牙,忍着疼,方青问道。

韩白苏不愿分享自己矛盾内心,说道。

鞭刑之前,他就想好了,最多两鞭,三鞭她肯定重伤,甚至没命,当时,他确实可以叫停,可他也在赌,赌言瑾夕会向她妥协,所以,没有到达最后一刻,他便不会阻止,奈何言瑾夕太倔了,最后韩白苏赌输了,当时鞭子已经挥下,唯有替她挡下。至于第二鞭,纯粹就是自己赌输了,找不到地方宣泄,再挨一鞭,承受相同的痛苦,一方面吓唬一下她,一方面不想欠她,她好像确实被吓到了,他回想着言瑾夕摇着头,用眼神祈求他,让他不要伤害自己,那一瞬间,他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怎么也记不起来。

言府,言瑾夕房屋院子前。

言瑾烁要去自家药房拿药,被言瑾夕拦下,她说韩大人找的大夫肯定是好大夫,不要浪费他的一片好心。言瑾烁只好作罢,他想唤杏儿过来替她敷药,又被言瑾夕阻止了,她知道杏儿害怕血,言瑾夕说,她自己能敷,随后拿着药膏进了自己屋里,言瑾烁拿着药跨步去了厨房后院熬药。言瑾夕回到屋里,从柜子里翻出纱布,坐床边,她脱下自己的衣服,她怕太疼,自己会叫出来,她咬着帕子,忍着疼,自己为自己上药包扎。包扎好后,坐在床上,她对着枕头说道。

言瑾夕知道言瑾烁要来,她起身把门打开,言瑾夕的屋檐下有一个小方桌,四个竹编凳子,她随便选了一个方位坐下,等着言瑾烁,不一会,言瑾烁端着药来了,他把药放到桌上,正好摆在言瑾夕的面前。言瑾夕让言瑾烁也坐下,言瑾烁听话地坐到桌子对面那个空位上,言瑾烁问道。

言瑾夕点点头,言瑾烁又说。

言瑾夕双手捧起药,一饮而尽,言瑾烁这才问道。

言瑾夕虚弱地笑笑。

言瑾烁好奇地问道。

听到言瑾夕说她在意自己,言瑾烁心里满满的感动,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比亲妹妹更像妹妹,他永远不会忘记言瑾夕刚到言府不久,他犯了错,爹罚他跪在烈阳下思过,言瑾夕给他送水,拿着伞为他挡太阳,陪他罚站,也是因为这样,他才对瑾夕很好,当别的兄弟姐妹欺负她时,他也会挺身而出,他问她。

言瑾夕思考一下,问。

言瑾烁点头,言瑾夕说道。

说着说着,两人都红了眼眶,言瑾烁说道。

二字,那是你来言家第一次说话,安详离世的祖母眼角流下一滴眼泪,那天你趴在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唤了很多声祖母,哭着得很伤心。”

言瑾烁描述的情景也在言瑾夕脑海里盘旋,她命不好,但她又很幸运,她对言瑾烁说道。

言瑾烁含着一丝泪光,说道。

言瑾夕含着泪,一下就笑了,感动地说道。

两人含着泪相视一笑,言瑾烁又问。

刚才还有点伤感的言瑾夕噗哧一笑,连续摇头,解释道。

和大哥敞开心扉后,她想把她和韩大人的事告诉他。言瑾夕让言瑾烁等她,她去取一样东西。言瑾夕走进屋里,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有对枕头倾诉的习惯,她终于从枕下拿出那个秘密,她移开枕头,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佩映入眼帘,她拿出玉佩,出来找言瑾烁,把玉佩放在桌子上,推到言瑾烁面前。

言瑾烁看了眼玉佩,又看向她。

那段记忆是言瑾夕一辈子的痛,她一直回避着这段往事,可今日,她决定开启这段尘封已久的记忆,告知言瑾烁一切。

言瑾夕,原名李媛媛,原本和爹娘以务农为生,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八年前,她爹从村民口中得知都城有许多劳作机会,可以赚很多银子,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她爹带着她和她娘前往都城,途中经过一座寺庙,一家三口进去歇脚祈福,跪拜完佛像,他们来到斋堂打饭。言家老夫人也在此用斋,与一家三口间隔两桌而坐。其中有一道菜是胡豆,言家老夫人在吞咽间卡住了喉咙,喘不过气,脸色发紫,随行丫鬟吓得不行,不停拍打她的后背,哭喊着,询问老夫人怎么了,见老夫人的状态越来越不对劲,丫鬟带着哽咽声开始呼救,谁能帮帮忙,救救我家老夫人。众人见状,放下饭碗,围到韩家老夫人面前,大家均心有余而力不足。李媛媛娘亲在这方面有些经验,她立马起身跨步挤进人群,走到到言家老夫人面前,从言家老夫人的背后,环抱住韩家老夫人,将手伸进老妇人的嘴里,试图让她反胃,在李媛媛娘亲的努力下,韩家夫人终于呕出了胡豆,然后大吸了一口气,缓了过来,李媛媛娘亲欣慰一笑,丫鬟不停地说谢谢。言家老夫人缓过神后也感谢了她娘亲,言家老夫人得知他一家三口要去都城,正好顺路,邀请他们坐她的马车,送他们去都城,一家三口盛情难却, 坐上了马车,等在他们前面的,不是康庄大道,而是一场灾难。

路过竹林,两个身手敏捷的山匪躲在暗处,向马车放了箭,正好射中车夫,车夫坠下马车,当场死亡,言家老夫人,丫鬟和李媛媛一家在车里摇摇晃晃,不知外面发生何事。两个山匪早已跳上马车,一人拉起缰绳控制住马,迅速调换方向,往回行驶,一人用剑撩开门帘,几个女眷吓得尖叫起来,李媛媛的爹开口求饶,让山匪放过他们,言家老夫人穿着华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老夫人,山匪的目标自然是她,持剑的山匪阴笑一下,一剑刺死了丫鬟,直接吓哭了李媛媛,山匪见李媛媛碍事,将剑对准她,李媛媛的爹随身携带了一把匕首,他假意求情,让他放过她女儿,山匪的一只腿在车厢外,一只腿在车厢内,趁山匪不注意,李媛媛的将匕首刺进山匪的大腿,山匪惨叫一声,一剑刺过去,李媛媛的爹胸口被剑刺穿,口吐一口鲜血,李媛媛叫着爹哭得更加厉害,言老夫人直接吓晕了过去,李媛媛的娘哭着扶住她爹,让他不要死,山匪拔出长剑,准备刺她娘,李媛媛的爹用尽所有力气扑向山匪接住那剑,她爹正腹部直接被刺穿,她爹顺势抱紧山匪,往外扑,俩人一起坠下了马车,她爹当场身亡。策马山匪见势不妙,连忙停马,刚停稳,策马山匪还未来得及回头,李媛媛的娘从后偷袭策马山匪,她紧紧抱住山匪,用牙咬掉了他的耳朵,大喊女儿快跑,山匪疼得大叫一声,拿起旁边的刀直接砍死了她娘,亲眼看见爹娘惨死,李媛媛受到惊吓,她坐在马车里一直流泪,再也哭不出声了,言老夫人还在昏迷当中。

少年韩白苏独自坐在马车内,车上仅有一个车夫,却有五个将士骑着马,跟在马车周围,左右各两个,背后一个,护送韩白苏回家,车夫向他禀报,说前面好像出事了,有山匪打劫,韩白苏撩开窗户帘子,让将士去探探,两个将士快马加鞭过去。

腿部受伤的山匪将李媛媛爹的尸体从他身上推开,他瘸着腿往马车方向走,耳朵被咬掉的山匪砍死她娘后,又将她娘的尸体扔下马车,此时瘸腿山匪走到马车前与缺耳山匪汇合,两人商量着只留老夫人讹钱,那个小的可不留,正当准备下手时,两个将士挺身而出,救下李媛媛和言家老夫人,瘸腿山匪因腿脚不便,无法逃走,被将士杀死,缺耳山匪见情况不妙,成功跑掉。韩白苏的马车已抵达案发地点,他走下自己的马车,登上言家夫人的马车,他撩开门帘,这是韩白苏和言瑾夕第一次相见,只是相见时,她还叫李媛媛,两人四目相对,李媛媛很委屈,她流着泪,哭不出声,她就那样看着眼前那束白光,若不是那束白光,她可能早已命丧黄泉,韩白苏见车里还有丫鬟的尸体,心想这个小姑娘一定吓坏了,他对李媛媛说道。

李媛媛无法说话,但她点了点头,又指了指言家老夫人,韩白苏说道。

李媛媛又点了点头,韩白苏继续说。

韩白苏伸手,这双手给李媛媛带去了希望,她抓住了他的手,跟他走下马车,看见她娘的尸体躺在地上,李媛媛甩开韩白苏,向她娘的尸体奔扑过去,坐到她娘面前,她抱着尸体,一直流泪。

韩白苏走过去,蹲下问她。

李媛媛红着眼,委屈地点点头,她又将目光投向不远处他爹的尸体,韩白苏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问她。

李媛媛收回视线,委屈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其中一名将士走过来向韩白苏禀报。

听着这些话,李媛媛摇头痛哭,她至今仍不相信爹娘已离她而去,她将脸贴到她娘的额头上,她多么想她爹娘能够活过来。韩白苏对将士说道。

将士应着好,然后蹲下伸手去挪李媛媛娘的尸体,可她怎么也不愿放手,将士又不能强抢尸体,对韩白苏说。

韩白苏轻轻拍了拍李媛媛的肩膀,温柔地安慰她。

李媛媛这才松了手,将士见状立马接过李媛媛娘的尸体,李媛媛呆坐在那里,韩白苏扶她起来,拉着她上了自己的马车,将士也将言家老夫人转移到了韩白苏的马车。

马车行驶中,李媛媛的情绪有所缓解,但她一直不说话,韩白苏问她。

李媛媛摇头,她不知怎么解释,她受到了惊吓,她无法正常说话。这时候言家老夫人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看见韩白苏和李媛媛坐在旁边,韩白苏问道。

韩白苏吃惊,问道。

言家老夫人心里非常难受,因为一年前,他爹的死讯,正是她儿子言正从韩家带回,当时言正在韩毅将军房间,亲眼目睹韩毅吐血而亡,有人说是言正害死了他爹,但韩家夫人没有追究,这事儿便过去了。言正给家里人交代,让言家人以后一定要善待韩家人,不能与之交恶,言老夫人想到言家有可能对不起韩家,便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仅解释说道。

韩白苏继续问。

言家夫人答道。

韩白苏又问道。

听到这话,言家老夫人有些尴尬,她怕他知道她的身份,说道。

韩白苏想,可能对方不想他知道她家的住址吧,便答应了。

到了城门口,言家老夫人带着李媛媛下车,韩白苏也下车,目送她们离开,她想谢谢他,可她说不出话,她不知道如何感谢他,李媛媛回头看了眼韩白苏,他还站在那里目送着她们,李媛媛松开言家老夫人的手,跑回去,言家老夫人没有阻止她,韩白苏站在原地等她,李媛媛跑道韩白苏面前,她动嘴想说谢谢,怎么都说不出口,韩白苏猜到她的意思,说道。

这默契让李媛媛欣慰一笑,韩白苏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那块玉佩,戴在李媛媛脖子上,说道。

李媛媛点点头,然后跑到言老夫人身边,跟她回了言府。言老夫人受到惊吓,身体每况愈下,两年后病逝。病逝那天,言正受言家老夫人所托,收养李媛媛,给其取名言瑾夕。

言瑾夕院子,她终于把自己的身世以及与言家、韩白苏的渊源说了出来,言瑾烁听到后终于明白,言瑾夕为何说她敬重韩白苏,言瑾烁说道。

言瑾夕摇头说道。

言瑾烁说道。

言瑾夕说道。

言瑾烁把桌前的玉佩推到言瑾夕面前,提醒他。

言瑾夕傻笑着,说道。

言瑾烁和言瑾夕聊了这么久,才想起她还受着伤,他急切问道。

言瑾夕摇头说道。

言瑾烁想让言瑾夕赶快回屋休息,他起身说道。

言瑾烁交代完后,踏步走出了院子,言瑾夕看着她的玉佩说道。

她为何下跪求他带她进监察处做工?她为何那样紧张韩白苏的安危?她为何死活不愿意让韩白苏知道她救了他?她为何明知韩白苏仇视言家仍愿意维护他?她为何不像杏儿那样晕血?之前,言瑾烁有许多诸如此类的疑惑,她一直以为言瑾夕喜欢韩大人,不止言瑾烁,就连杏儿也认为言瑾夕喜欢韩大人。直到她坦白那段往事,言瑾烁才明白,韩白苏是言瑾夕的救命恩人,无论韩白苏有多冷血,对她有多差,言瑾夕仍会相信他内心有善意,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小说《一抹斜阳一束白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