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黑化后,虐她的极品都后悔了全文在线阅读沐九歌白瑾言小说全本无弹窗

《嫡女黑化后,虐她的极品都后悔了》 小说介绍

爹不疼,娘不在。
爹爹那一堆美人姨娘,个个都能骑到她这个没娘的嫡女身上作威作福。
连这些姨娘生的庶子庶女,不开心了都敢扇她一巴掌!
亲祖母沐老太,长年佛堂清修度日,十天半个月不出一次门。
光靠着娘亲的陪嫁嬷嬷和丫鬟养大,身后无人可依。
九儿小姐,身娇体弱,郁郁寡欢,终是撒手人寰。
异世魂穿,打着小九九算盘的九儿小姐,立志要干翻这群姨娘庶兄庶姐,出人头地!
且看,在现代爱强身健体的小姑娘,怎么翻江倒海!
入宗门,背靠活阎王,欺我者,百倍偿之!。书中主要讲述了:沐尚书思母心切,一听老夫人归来了,迫不及待地随着传话的丫鬟,带着小厮,把他的大儿子沐云长一起捎上,去了老夫人的院里。院内只余二姨娘母女俩人。看着沐尚书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院墙外,沐云柔紧张地叫道:“娘,怎……
嫡女黑化后,虐她的极品都后悔了全文在线阅读沐九歌白瑾言小说全本无弹窗

《嫡女黑化后,虐她的极品都后悔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沐尚书思母心切,一听老夫人归来了,迫不及待地随着传话的丫鬟,带着小厮,把他的大儿子沐云长一起捎上,去了老夫人的院里。

院内只余二姨娘母女俩人。

看着沐尚书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院墙外,沐云柔紧张地叫道:

二姨娘扶着只及她肩膀处的女儿,安慰道:

这种小事情,哪有她堂堂一个执掌中馈的二夫人摆平不了的?

老夫人,也不过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毫无威慑力可言了!

一番整理收拾,二姨娘化上美美的妆容,挑了件可心的衣裳重新更换上。

可不得打扮得美美的?

等下老爷的几房姨娘全部会聚在一堂,要论美,还没有人能压得住她柳青烟一头的。

沐云柔等的又是心焦,又是无措。

二姨娘在描妆容,她就在一边边走边念叨。

身旁侍候的丫鬟都低垂着头,不敢吭声。

这个阴晴不定,随时发大小姐脾气的二小姐,整个青云院内的丫鬟嬷嬷家丁们,比谁都清楚!

二姨娘丝毫不受这个女儿的干扰,依旧悠闲地化妆,梳发。

过了半响,终于开口喊人出发了。

等二姨娘和二小姐姗姗来迟,进了老夫人的院里时,发现气氛有点紧张。

二小姐毕竟见识短,心头本来也虚得很,进去了就怕得缩手缩脚。

倒是二姨娘,老神在在地进了厅。有礼有节地给老夫人请安,顺便拉了拉跑神了的女儿。

好在二小姐虽然紧张,但是表面上仍然能保持镇定,站在二姨娘旁边,只盯着对面的人儿瞧。

二姨娘就不一样了,四下环顾一圈。

哟,好几个姨娘,这是新添置的衣裳啊。这一个个穿得,比几个小姐们穿得还花枝招展,衣鲜人美的。

二姨娘不屑一顾地在心里冷哼一道。

脸上还是堆着柔美的笑容。

这就引得,最是宠爱她的沐尚书沐老爷,喊了她过去,叫她站在他的藤椅旁边。

紧挨着老爷,是只有二姨娘才享有的殊荣。

其他几位姨娘,自是觉得不公平,有不服气地直接娇嗔出声:

沐尚书笑脸呵呵,也不想冷落了几位姨娘,自然出声安抚。

厅内主位右座上的沐老夫人,正闭目养神。

眼睛没睁开,但沐老夫人耳朵灵得很。心里更是像个明镜一样,对在场的事物看得清清楚楚。

沐老夫人精神头还是不错的,常年累月烧香礼佛,让她的面容,看上去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但是真正相处下来,却会发现,这个老太太,并不是好相处。

她只对她喜欢的人好,比如她的宝贝儿子,比如宝贝孙子,沐云长,沐义辰,沐路申。

府内一大堆孙女,她就没一个放在眼里的,更别提疼爱了。

她渐渐年事已高,不喜欢凡尘俗事干扰,直接就是整月整月呆在院里,礼佛度日。

她不也喜欢太多和规矩,当家主母要每天受儿媳孙辈拜见请安,她一律不喜。

清清净净度日,是她对下半生最大的期待。

往常,她也是这样想的,这样去做的。

但今天,她真的是气上头了!

她听着厅内的窃窃私语声,闭上了眼睛,再细微的声音,都传入她的耳朵里。

觉得是时候了,沐老夫人睁开了眼睛。

保养适宜的脸庞上,只见着些许皱纹,并没有她身边那些嬷嬷显老。

沐老夫人也不过才五十来岁,又是富庶人家,多少懂得一些保养之道。

沐老夫人环视了下方一圈,儿子和一干姨娘,孙子孙女。

小九没来。

沐老夫人心里记挂的是九小姐沐九歌。

但小九没来,她心知肚明。

可是,她这个时候却假装不知,温声问道:

沐尚书沐宣,坐在主座下方,厅堂两侧,都各站着姨娘和各自的儿女。

他细数了一下,回道:

沐老夫人提高了音量,愠怒道:

沐尚书最怕的就是温和的娘亲生气,赶紧地又数了一下,二姨娘,三姨娘……

他还是一脸肯定地道:

沐尚书越数越乐呵,哈哈哈大笑。

沐老夫人瞪了他一眼,他还莫名其妙:

沐老夫人地叹了声气:

沐老夫人一双眼睛,四处观察。

那站在厅堂两侧的姨娘孙女们,有些紧张得,在这初春的气候里,额头上都冒着细密的汗珠了。

有极个别的,站在那里,双手在绞绕秀发的,有在细细摸巡着新涂的丹蔻,有盯着脚面绣得栩栩如生的鸳鸯戏水鞋面图案的……

总之,就是没有一个敢正视正在对话中的两母子。

沐尚书向来在外精灵,对上母亲大人的问话,也是直截了当地询问出声:

糊涂!

沐老夫人心里怨骂着自家这大傻个儿子。

沐尚书理所当然地回应道,那孩子,从她娘亲去世后,就和自己不亲近了。

要不是娘亲提及,自己可能就想不起,这尚书府内还有个小九。

再怎么说,小九都才是你嫡出的子嗣,怎么你反倒觉得,府中有她没她,无所谓?

沐老夫人是把一整年没有说的话,都在心头念叨了个遍。

但是,这么一大家子人杵在这个厅堂内,她也不好明说。

就看他这个高官当着,明整理的人,都不知道糊涂到哪去了,家事一丁点都不明了。

当初,新入府的夫人容明月,觉得明月阁位置清幽,在尚书府的东南侧,院内又有凉亭可乘凉避暑,就没有把夫人的院所安置在主院宣仁院旁。

宣仁院,便是沐尚书沐宣居住之地。

这样一来,明月阁距离宣仁院,就有些距离,中间也是隔了好几个小院落。加之明月阁占居东南角,极少会有人从此处而过,所以沐尚书,自夫人容明月过世之后,都未曾到过此处。

沐尚书不解道:

明月阁,怎么说也是小九娘亲的院落,按理说小九就是住在这里面的。

沐老夫人,突然间提高音量,把在场几个年纪还小的孙子孙女,吓得都浑身发抖!

几位姨娘忙着安抚孩子,可沐尚书就只是疑惑地望着他的娘亲。

娘亲从来不会这样大火气,一生都是温温和和度日。

难道,小九这事儿上,这府内的这几房姨娘,真的动什么手脚了?

他又将目光转向厅堂两侧,从他身边的二姨娘柳青烟开始。

沐老夫人看着自家这个儿子终于开窍了,稍微有些欣慰感,却不想,下一瞬,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其他姨娘的身上。

沐老夫人觉得喉咙里像有口痰,不上不下,卡在喉咙里,呛得她直咳嗽:

沐尚书一听老娘身体不适,就开口直接打发了这群姨娘和孩子。

二姨娘带头,行了礼直接拉着一双儿女出了厅堂,出了老夫人的院里。

沐云柔赶忙拿着锦帕,擦拭了额际的汗珠。

沐大公子沐云长开玩笑道:

沐云柔沉着一张脸,只顾着擦汗了,旁边的大丫鬟香儿,更是踮起脚尖,去帮二小姐擦拭。

二姨娘见女儿没回话,赶忙圆话道:

身后其他几房的姨娘,有不服气地直接冷哼几声,带着儿女径直朝前走了。

这会儿,位居二小姐的沐云柔,可没有心思去搭理!

沐云柔一说完,就谁也不管了,只管一个人朝前走去。

正对着近距离观看沐云长的大丫鬟香儿,在心里叹气了一声,忙提起裙边,小跑着去跟着侍候二小姐了。

且说满厅堂内的人出去了,沐老夫人咳嗽也渐消。

沐老夫人饮了一口清茶,打发了院内的丫鬟嬷嬷出去,合上了厅堂的门。

沐尚书还在关心老娘的身体。

担忧关切的神情,倒是取悦了沐老夫人。

沐老夫人膝下只有沐宣这一个儿子。

儿子争气,从一介书生,硬是考中状元,再一路上升到吏部尚书的位置。

既能干又孝顺,是个理想的好儿子。

却偏偏和他爹爹不一样,是个好色的性子!

当初儿媳容明月也是八抬大轿迎娶进门,她也是官宦人家的大小姐。

他这个儿子也是信誓旦旦地表示,一生只娶她一人。

不成想,成婚未过一年,容明月还未怀有子嗣,他便纳妾进府!

天地可鉴,她这个老夫人当婆婆,并未催促过儿媳,早日为府中开枝散叶。

小说《嫡女黑化后,虐她的极品都后悔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