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萨满嘴贼碎全本免费阅读,白玉临罗嘉声小说全文

《这个萨满嘴贼碎》 小说介绍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萨满,拥有一个自己偷偷创造的世界,他的猫身体里住着一个来自冥界拥有两千年道行的鬼差,他因为嘴碎,被忍无可忍的同事们猛弹脑嘣,他因为背地里称呼老领导隔壁吴老二被告发,被领导猛弹脑嘣……这样的他,却号称非自然事物大百科、萨满技能实操小能手!……。书中主要讲述了:白玉临家巫师萨满的传承传至现代。社会发展物质文明获得极大进步,科学知识普及,世界各国的人都在逐渐摒弃宗教,信徒逐年减少,巫师萨满更是笑话一样的远古无知愚昧的表现,这是好事,人们有了自我觉悟,但是这份觉……
这个萨满嘴贼碎全本免费阅读,白玉临罗嘉声小说全文

《这个萨满嘴贼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白玉临家巫师萨满的传承传至现代。

社会发展物质文明获得极大进步,科学知识普及,世界各国的人都在逐渐摒弃宗教,信徒逐年减少,巫师萨满更是笑话一样的远古无知愚昧的表现,这是好事,人们有了自我觉悟,但是这份觉悟膨胀到了自以为是的程度。

现代人几乎忘记了,祖先只是科技树没完全点开,智商和现代人并没有差别,甚至因为生存环境更为恶劣祖先可能比你智商高,很多不是非得依靠科技树的事情可能比现在人更明白,然而他们不会再发一言,话语权都在现代人手里。

这样的背景下白氏族人也都放弃了数千年的传承,认为那些老古董只是迷信残留,至于那些涉及文化方面的都整理成文字保留了,什么时候有必要就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上交就完事了。

白玉临的爷爷那辈人兄弟姐妹七人,就只有他二爷爷掌握了部分传承知识,其余人没有学过。到了白玉临父亲这一辈至少有三十个孩子,根本没有人学习那些传承。

到了白玉临这辈人更加无人问津这些。

若不是机缘巧合,加上父母突然遭遇离奇事件,白玉临可能也不会开始研究起这些事。

七年前,白玉临的父亲接到一个订单,押运一件文物。接货地点在东西伯利亚的一个叫做阿尔金斯克的小镇,目的地是奉州达茂屯市。

然而,东西并没有运送到奉州,在中途路过云头山谷底公路时发生意外,意外怎么发生不知道,没人知道,但结果很明显。三辆车都翻到了路旁的荒草中,随行工作人员身体烧焦,白玉临母亲至今还没有醒过来,雇主委派随行人员被那件押运的文物捅死,雇主在押运人员离开西伯利亚后早已不知所踪,白玉临父亲手上沾着被捅死者血在山谷中游荡,失去了自见到雇主后两天的所有记忆……

于是白玉临父亲开始了漫长的牢狱生涯。

白玉临父亲一行人进山前曾在白玉临二爷爷的牧场过夜,见过白玉临二爷爷一家人。二爷爷说那位被捅死的人是一位萨满。

而白玉临的父亲虽然没有学习家传的萨满知识,但是家里一切传承物品都由他看管,其他兄弟姐妹长大外出工作学习都没回来,只有白玉临父亲一直看管着家里的一切,除了那些物品,还有对家族先祖的日常祭祀,清明春节都正常操作,相当于名誉上的家族传承继承人——萨满。

如果白玉临父亲在被控制的情况下完成了以一名萨满身份用另一名萨满献祭的仪式召唤来的东西绝对不是一个精灵,而是更为强大的存在。

如今白玉临父亲失去那两日的记忆,雇主不知所踪,可能是目击者的白玉临母亲昏迷至今。谁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对于押运的物品,并无太大神通,事后其实宝利仓食品厂也对事件进行过调查,和白玉临的调查结果一样,只不过是古时候医者或巫医用的药杵子,和家里怼蒜用的石杵木杵差不多,杵子另一侧的四棱锥也不锋利,是用来日常破开硬壳的。这东西基本上自新石器时代至今都有人日常使用。经过鉴定发现是有些年头了有六千年了,但也只是文物而已。

这个文物与白玉临父亲的行为和失忆都不大可能有关系。

目前可以查找的就是那个神秘的雇主,可惜没有活人记得他。

白玉临父母的事件确实成为了悬案,至今还在宝利仓食品厂档案中处于暂时搁置状态。

大家都觉得白玉临有那么一丝丝可怜,十二三岁小小年纪就没有父母陪伴,尽管家里条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短短两三年后,白玉临的姐姐就一边上大学另一边重新操持起了白家的保安公司和运输业。

但是怜悯是短暂的想要揍他是一如既往地,

酒过三巡,在这个难得不用考虑工作放松的日子里,白玉临终于可以和新朋友开怀畅饮,每次要喝点都会被随时可能有任务为由拒绝,这次领导发话了明天十一点前不会下任务,那就可以放开了玩了。

白玉临先是询问吴海山:

吴海山怎么可能去夜店潇洒,年岁也不允许啊。于是识趣地表示自己不了解,要早点回去休息,让钱斯亦给推荐。

至于助理曹胜,曹胜觉得以白玉临的品性,因为告密吴老二的事灭他口倒是不会,但趁着出来玩借故喝酒喝多了给曹胜两炮拳都是说不准的事,而且那四个似乎也得是站到白玉临那边,于是借故有事要先走。

曹胜:

说着就要走。

挨着曹胜坐的白玉临挽住曹胜胳膊,给钱斯亦使了个眼色,钱斯亦也坐过来挽住曹胜另一只胳膊。

白玉临:

曹胜不管他说啥,开始向吴海山求助:

吴海山穿好衣服快步走出单间:人影就不见了。

吴海山上了车,擦了擦脑门上略有羞愧的汗珠:小曹总要牺牲的,不然难道自己替他嘛,这岁数受不了,多给小曹弥补弥补就是了。早知有替罪羊,当初就该给白玉临再弹个紫豆子……

这边曹胜求救无望,开始求饶:

白玉临:

曹胜:

大功告成。几人准备离开饭店进行接下来的活动。

顶着两颗紫豆子的曹胜让白玉临非常满意。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既然打完了了就化干戈为玉帛,就是朋友同事战友了,所以决定带着曹胜一起嗨皮。

曹胜还是拒绝了,家里确实有事,不是开玩笑的。

白玉临:

曹胜:

曹胜:

小说《这个萨满嘴贼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