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总的小废物飒爆了袁鲸靳陌…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靳总的小废物飒爆了》 小说介绍

[甜宠虐渣,男女双强,马甲打脸!]
袁鲸从那座牢笼里逃出来了,这次她身上有马甲,身边有靳陌溟。
他们都说靳陌溟霸道冷血,桀骜狠辣,人称“人间阎罗王”。
他们都说袁鲸冰冷无情,是没人要的野种。
可他就是听不得不忍别人说她一句不好,容不得别人动她一根汗毛。
“靳先生,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表现得不够明显么?”
“靳陌溟,别爱我,我没命爱你。”
“正好,老子来拿命来爱你!”
“靳陌溟,我爱你!”
“袁鲸,我一直在爱你。”。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了昨晚的教训,袁鲸不敢再仓促出逃。从这里的佣人,还有那些保镖或是下属对那男人的惧怕程度,以及他对自己疯狂的行为来看。袁鲸觉得逃走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不宜再草率。昨晚被折腾的没睡好,便睡到中午才起……
靳总的小废物飒爆了袁鲸靳陌…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靳总的小废物飒爆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有了昨晚的教训,袁鲸不敢再仓促出逃。

从这里的佣人,还有那些保镖或是下属对那男人的惧怕程度,以及他对自己疯狂的行为来看。

袁鲸觉得逃走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不宜再草率。

昨晚被折腾的没睡好,便睡到中午才起床。

她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

先把身体和精神养好,天天佣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不吃白不吃。

其他事情,一步一步来。

从衣柜里随便挑了件衣服随便套上,下了楼。

往餐椅上一坐,不出五分钟,佣人桃姐便把早餐送到餐桌上。

红枣莲子百合羹,牛奶,水煮蛋,面包,牛排,馄饨……

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高汤面。

都是些补气血,上营养的。

这么大阵仗,中式西式应有尽有。

比昨天的晚饭还丰盛。

她呆呆的看了桃姐一眼,搞得桃姐精神一紧,防备心都起了。

昨天可是看见这小姑娘衣服上写着的字样……

吃不完,浪费。

过去的四年里,她一顿饱饭都难吃到,更何况是这么丰盛的早餐。

虽说精神病院每天有固定的饭菜,但里面关的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想好好吃一顿饭,很难。

最开始,她带着傲骨,不肯屈服,不屑‘同流合污’。

于是,口水拌面、鼻涕包子、碎石青菜饭、大便粥……

虽然她没吃,但想起就反胃,想吐。

起初她妄想医生护士能管束,可后来,她明白了。

那里是披着医院外壳的地狱。

曾一度让她绝望到想死。

像是坠入一个无望的深渊,无论再怎么拼命挣扎,也得不到救赎。

后来,她逐渐摸清了生存法则。

想活着,只有隐忍,然后让自己变得强大。

无数个绝望的日子里,她忍受着屈辱,忍受着身体的疼痛,忍受着无端的牵连。

唯一支撑她撑下去的,就是活着。

让送她入无边黑暗,丢她入沉寂深渊的人。

万劫不复,永浴黑暗。

还有,将那人间炼狱彻底摧毁!

等着,等她来解救本不该来忍受折磨和苦难的人。

桃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袁鲸没说话,喝了口红枣莲子百合羹。

浓郁的红枣味和甜滑的口感瞬间充斥着整个口腔。

桃姐是这里地老人,大半辈子都生活在这座庄园。

见袁鲸爱喝红枣莲子百合羹,又添了一碗过来,慈眉善目的看着她。

抛开对心理上的惧怕,桃姐对袁鲸是很好的。

毕竟在少爷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也是见过些世面的。

袁鲸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桃姐的话。

吃过早饭,走到园子里伸了个懒腰,深深呼吸。

外面的世界,连空气都是香甜清新的。

望着眼前的草坪还有那一墙开得欢快的花,袁鲸终于真实的感受到,她从地狱回来了。

虽然,现在仍然身处之中,但至少不再是黑暗之渊。

有光,就有希望。

袁鲸光脚踩在草坪上,虽然有些扎脚,但她不介意。

这样更能让她确定此刻的真实感受。

迈着平缓的步子,袁鲸走向那棵大树。

树干粗壮,枝叶茂密,宛延的树枝上挂着一个秋千。

粗粗的麻绳从树枝上垂下,上面磨出了一层糟毛,颜色旧旧的。

麻绳底端从木板四角穿过,也许时间有些久远了,木板边缘开始腐朽,表面被磨得光滑平坦。

秋千不大,像是小孩子玩的那种。

但个子不太壮,或者不虚胖的成年人也能坐下。

只是看上去有些破败,应该很久没人坐过了。

她轻轻扫去木板上的杂尘,坐了上去。

以前,袁家也有一个秋千,不过她没资格坐上去。

想想觉得自己以前简直卑微到,不如一只袁家养的一条狗。

阳光穿透树叶缝隙,斑驳的光阴散落下来,如星星坠落人间。

女孩坐在秋千上,微风吹过,发丝随风飘动,裙摆飞扬,仿佛挥动翅膀的蝴蝶。

园子里宁静美好。

这一刻,袁鲸仿佛回到童年,弥补了心中的遗憾。

只是,美好不过三秒。

形同她往日的人生。

梦醒时分总是来得这么的……猝不及防。

绳子断了。

还好她反应快,没摔个狗吃屎。

她站定,光着脚踩在一片枯萎的花朵上。

凉凉的触感,踩起来有些松软。

花开的时候应该挺壮观吧,才能在凋零之后落下这样厚厚一层。

俯身拾起一朵放在掌心,虽然看上去并不美,甚至表面已经开始腐烂变黑,湿湿的脏脏的。

但依稀能从细小的地方找到它原本的颜色。

是那种浓淡适中的紫蓝色。

纵然没入泥土,也用最后一丝倔强留下刹那的美,让人知道她曾经绽放过。

惊艳过岁月,撩动过心灵。

桃姐拿着一双棉布拖鞋过来,是那种露脚趾的。

看了一眼坏掉的秋千,眼尾不自觉的抽了抽,随后撇开了眼。

袁鲸弯了弯唇,好久没人这么关心过她了,

桃姐也不勉强,只是看着女孩那双触目惊心的脚,心头不是滋味。

当时,应该很疼吧。

以后穿鞋磨到,也会不舒服。

女孩拾起地上的秋千木板。

麻绳虽然粗,但长时间的风吹日晒,不扎实了。

手上捏了捏,传来‘乍乍’的糟响。

比昨晚吃的脆皮五花肉还脆。

桃姐瞟了眼,目光中难掩对岁月的感叹。

袁鲸:

有种不好的预感,手腕莫名有点疼。

桃姐说完又望了望头顶的大树,

袁鲸看着一地的残花,能想到它盛开的季节,那一树的蓝紫色定然如梦似幻。

应该是这树的名字,

桃姐蹲下去,从地上捡起几朵残花。

目光中闪过一抹忧伤,遗憾的笑了声,

时间有片刻的停顿。

只有风吹过树梢,发出沙沙声。

袁鲸的语气轻飘飘,好似随风扬去,却落在有心人的心上。

桃姐怔了怔,细细打量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

她真是神经病?疯子?

冒着被打的风险,桃姐问,指了指自己的头。

脑子……有毛病?

桃姐不知道的是,此刻自己的样子,更像脑子有那么点毛病。

袁鲸没回答,并且表情不明意味。

桃姐心中莫名心虚,脚步不自觉的移动了一下,像是在做随时撒腿跑的准备。

袁鲸问。

桃姐脚下一顿,吓得脸都白了。

锤……锤子?

砸她脑袋吗?

小说《靳总的小废物飒爆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