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叹顾寒全文免费阅读

《鬼神叹》 小说介绍

灵气复苏,百鬼夜行。
当隐藏于尘世的势力浮出水面。
当鬼神横行于世间。
顾寒持刀立于尘世。
“以手中刀,断阴阳,辨善恶,吾为尘世仙!”。书中主要讲述了:这种样式的青铜灯顾寒还是第一次见。他也从未听祖爷爷提起过,顾家曾经有恩于一只仙家。而且还是一只道行极为高深的黄仙。顾寒盯着青铜灯看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把青铜灯捡了起来,细细的端详起来。说来也怪,青铜灯……
鬼神叹顾寒全文免费阅读

《鬼神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种样式的青铜灯顾寒还是第一次见。

他也从未听祖爷爷提起过,顾家曾经有恩于一只仙家。

而且还是一只道行极为高深的黄仙。

顾寒盯着青铜灯看了一会,才小心翼翼的把青铜灯捡了起来,细细的端详起来。

说来也怪,青铜灯中明明有火焰燃烧。

可顾寒把青铜灯拿在手里,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温度,就连燃烧着的微弱火焰,都没有一丝温度散发出来。

顾寒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青铜灯贴身放好,虽说不知这到底是好是坏。

但能够让它亲自跑一趟的东西,想来应该不是凡物。

不管是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青铜灯都不宜摆在顾一苗坟前。

顾寒记得有不少的东西,可以克制阴魂,放在死人坟前可以困魂锁魄,让对方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青铜灯他没见过,也没听顾一苗提起过,对于未知的东西,顾寒从来都是保持着一个谨慎的态度。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顾寒活动了一下筋骨,久未与人动手,接连如此高强度的战斗,身体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双手抱圆,顾寒动作缓慢的打了一套太极拳调理气息。

顾寒稳扎马步,双手缓缓落下收势,口中轻吐浊气,气息悠扬,宛若鲸鸣。

此时若是有懂行的人在,见到顾寒的这一手,必定会赞叹顾寒是拥有真本事的练家子。

太极拳注重内在调理气息,一套太极拳下来,顾寒的气息逐渐平稳,身体劳累的感觉去了大半。

潦草的对付了两口,顾寒围着顾一苗的坟墓围上了一圈墨斗线,上边系着哑响的铃铛。

墨斗线有震慑邪祟、僵尸之能,挂着上边的铃铛,被称为阴风铃。

寻常的风、或是普通人触碰,阴风铃不会发出任何声响,但如果是邪祟接近,阴风铃就会凭空响起。

顾寒曾经听祖爷爷讲过,邪祟出没的时候,就算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身上残存的阴气,也会刮起一阵阴风。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在碰见邪祟之时,会感到背后发凉,正是邪祟带起的阴风在作祟。

阴风铃,寻常的风无法吹响,但这阴风一起,阴风铃必定会响。

简单的布置了一下,顾寒才放心的回到帐篷休息。

一夜无话,清晨的露水落在顾寒的脸上,搭建的帐篷有些简陋,帐篷里边积攒了不少露水。

也就是顾寒的身体强壮,若是换做普通人,这种天气在帐篷里睡一夜,非得感冒不可。

从帐篷里出来,顾一苗新坟周围摆放的花圈格外显眼,虽说顾一苗的丧事办的仓促。

但来人可不少,花圈自然也不在少数。

顾寒定睛望去,忽然发现墨斗线之外,竟然升起了三两棵粗壮的桃树。

桃树的周围是松动的泥土,原本周围荒芜一片,忽然出现了几棵桃树,处处都透着些诡异。

墨斗线没有被破,桃树则紧贴着墨斗线的边缘整齐的排列着,显然是刻意为之。

顾寒的眼神逐渐变的凌厉,这明显是有邪祟刻意为之,桃树对于阴魂有极大的克制能力。

看来他们原本的目标是把桃树种在祖爷爷的坟前,以桃林镇压阴魂,想要让顾一苗在回魂夜时,永世不得超生!

顾寒心中大怒,身负兵匣,快步越过墨斗线,五指紧握,迎面便是一拳轰在最近的一棵桃树上。

这几棵桃树不算太粗,顾寒轻而易举的崩断了最近的一棵,紧接着出腿侧踢,以绝对的力量把剩余的几棵桃树依次踢断。

崩断的桃树,镇压魂魄的能力就弱了三分。

顾寒仍不放心,打算把桃树连根拔起,由于周围都是新土的原因,顾寒没费多少力气就把断裂的桃树连根拔起。

扫视四周,除去那蛇俑燃烧留下的痕迹,以及刚刚推倒的桃树外,远处还有黑压压的阴云不断向此处压来。

顾一苗的坟墓地处荒山,除去这片空地和下山的路,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隐约间还能听见古怪的叫声传出。

……

时间转瞬即逝,这两天的时间里,顾一苗坟墓周围出现了很多次诡异的事情,先是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数棵桃树。

又有乌鸦含着桃树枝想要插在顾一苗的坟头,更过分的是,还有邪祟控制山下的野狗,想要越过墨斗线,刨了顾一苗的坟。

这些问题都被顾寒解决了。

但今晚,就是顾一苗的回魂夜,能不能挺过今夜,顾寒心里也没底。

黄昏将至,顾寒遥望着天边被落日染红的云层。

落日的余辉照耀在荒林中,却没有留下任何的光辉,反而被荒林中潜藏的黑暗吞噬。

太阳完全落下,仅存的一点光芒被吞没,荒山中一片黑暗,只有顾一苗坟墓周围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三日回魂,亡者归乡,香火引路,钱财买路。

顾寒跪在顾一苗的坟前,不断往里填放着纸钱,火焰照在他的脸上,俊朗的面容若隐若现。

荒林中响起悲怆的哭声,起初声音很小,一声起,声声起。

荒林内悲怆的哭声越来越大,哭声撕心裂肺,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心生悲伤,怅然泪下。

哭丧声愈发响亮,荒林内的黑暗不断延伸。

身披斗笠的怪人拄着拐杖,口中哭着咒骂顾一苗的话,似哭似笑,大喜大悲,分外刺耳。

哭丧声骤然停止,葛平取下斗笠露出一张布满黑色纹路的脸。

他的身后跟着十数个身穿粗布麻衣的怪人,皆是带着斗笠,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这些人越靠越近,顾寒依旧跪在坟前,为顾一苗烧纸钱、点香开路。

人到近前,只有一道影子长长的拉扯了过来,映入火光中,余下的只听见了脚步声,却没看到影子。

顾寒头也不回的低语道。

声未落,人已至!

顾寒腰部用力,蹭的窜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个空心跟斗,自上而下当头来了一个劈腿。

葛平人未动,跟在他身后带着斗笠,身穿粗布麻衣的几人,骤然加速,随后手脚并用。

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凌空越起,抵挡顾寒势大力沉的劈腿。

劈腿落在怪人的头顶,斗笠瞬间被踢碎,随后顾寒感觉似是踢在了铁板上一般。

顾寒也是果断,劈腿袭击不成,立刻改劈为踢,脚落在对方的脸上,随后借着余力,迅速落地拉开距离。

等到看清对方的样貌,顾寒顿时感觉到一阵反胃,好悬没吐出来。

怪人的面皮已经完全腐烂,展露在外边的完全是肌肉纤维。

左边的脸上钉着铁皮,右边的脸颊已经变成了一堆烂肉,森森白骨分外扎眼。

更渗人的是,那个怪人竟然歪了歪头,机械化的冲着顾寒笑了起来……

小说《鬼神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