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后,影帝的青梅成了顶流霍沉溪阮窈窈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隐婚后,影帝的青梅成了顶流》 小说介绍

【青梅竹马➕先婚后爱➕欢喜冤家➕蓄谋已久】
圈内因拍MV女主,颜值出圈的阮窈窈,跟国民影帝霍沉溪是青梅竹马,两人是死对头,两人因一次意外,被迫协议结婚。
婚后一个月,阮窈窈参加一档恋综,刚跟同门师哥组CP,第二期就她就面临换男嘉宾,等她看到新的男嘉宾,竟然是死对头——霍沉溪。
在恋综里,阮窈窈被霍·心机·影帝一次又一次撩的脸红心跳……
直到恋综安排一次直播,阮窈窈错喝了一杯果酒,她酒后吐真言,把跟死对头的霍影帝隐婚后的事情给曝光了……
小剧场:
喝醉的霍沉溪抱着阮窈窈撒娇:“老婆,我们能不能不离婚。”
阮窈窈:“霍沉溪,谁当初说,谁不离婚,就是狗?”
霍沉溪:“汪……”。书中主要讲述了:芷芷?宁芷不是去看时尚走秀了吗?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阮窈窈带着疑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方,停留了几秒,才滑过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旁。激动又有点刺耳的声音,透过手机话筒,传进阮窈窈的耳朵里。“窈窈宝贝,……
隐婚后,影帝的青梅成了顶流霍沉溪阮窈窈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隐婚后,影帝的青梅成了顶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芷芷?

宁芷不是去看时尚走秀了吗?

怎么有时间给她打电话?

阮窈窈带着疑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方,停留了几秒,才滑过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旁。

激动又有点刺耳的声音,透过手机话筒,传进阮窈窈的耳朵里。

阮窈窈很淡然地说:

手机那端,很快就传来宁芷可怜兮兮的声音,说什么只有阮窈窈一个闺蜜,她现在急需阮窈窈安慰,阮窈窈竟然说没空。

阮窈窈听着宁芷那个戏精本精的话语,她脑子疼,她现在有点后悔,怎么就摊上了宁芷这个闺蜜。

多半是不好的事情。

能说没空,一定要说没空。

宁芷开启了苦情大戏表演:

阮窈窈嘴角微微地抽了一下,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跟手机:

阮窈窈:

宁芷哦了一声,很快又换了一个语调,语调透着一丝淡定,淡定中仿佛又夹杂着阴谋:

阮窈窈意识到宁芷要说什么,她赶忙说:

不等那端的宁芷开口,阮窈窈以最快的速度挂断了电话。

她就知道宁芷给她打电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每次都是用同样的手段来威胁她。

明知道她最不喜欢跟霍沉溪扯上关系,她混娱乐圈三年,从来没有在圈内跟霍沉溪碰面过。

对于这种情况,她是很喜欢的,总之不跟霍沉溪扯上关系,是最好。

就那些跟霍沉溪扯上关系的女明星,哪一个不是被霍沉溪的女友粉骂的狗血淋头?

不过有些女明星活该被骂,明明跟霍沉溪没有合作过,还爱蹭,不就是活该嘛?

反正这种,不值得同情,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阮窈窈也知道宁芷拿图跟霍沉溪关系 ,来威胁她,只不过是吓唬她,宁芷从来都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就好比,他们读书的时候,宁芷也没有跟任何人说起她跟霍沉溪的关系。

不然她们也不会做了十几年的闺蜜。

等阮窈窈把手机收起来后,发现林柔直勾勾地看着她,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林柔真的是把苏茵的话,一字不漏的记在心里,让林柔时时刻刻地盯着她。

阮窈窈哭笑不得地说着:

阮窈窈:

她这位助理很有把天聊死的本事。

这天实在是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

苦逼的打工人林柔,做了一个拉上嘴巴的手势,如同在说她一定当一个合格的默片人。

耳旁安静了,阮窈窈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林柔:

一会刷微博,她得冷静一点,不然让阮姐听见了,她会被扣工资的。

车内变得异常安静,前面的司机,是霍家安排给阮窈窈,主要是外面的司机,霍家跟阮窈窈的父母不放心。

当初阮窈窈要进娱乐圈,阮窈窈的父母很是担心,说娱乐圈的水很深,没有后台,在娱乐圈摸爬打滚,很难出名。

阮窈窈的父母,才想要弄一个公司,给阮窈窈玩玩,让阮窈窈在娱乐圈混的轻松一点,只可惜被阮窈窈拒绝了。

阮窈窈的父母,对阮窈窈要求,向来都是答应的,就没有弄一个公司给阮窈窈。

唯一的要求,就是接送她的司机,必须是家里安排,不能是公司安排。

不过这点,阮窈窈是答应她父母了,用家里的司机,对她来说,是有利而无害。

林柔一直都在刷着微博,关注她家男神的动态,只是她看一下微博,就会偷偷地看一下旁边的阮窈窈,怕阮窈窈忽然醒来。

同时。

另一边。

采访直播现场后台单独个人休息室。

周扬看着霍沉溪,盯着手机,看了不下于十分钟,像是在等什么重要的消息。

他们从公司出发,他家沉哥就时不时把手机掏出来,在那里看着。

掏出手机那一秒,他家沉哥脸上挂着期待,后一秒,发现手机上,没有新的消息进来,他家沉哥的脸马上变了,变得冷冰冰,身上都是冻死人的寒气。

他实在是有点好奇他家沉哥,到底在等谁的消息,会等这般魂不守舍的。

都不像他家沉哥平时的作风。

周扬把手抵在嘴边,轻轻地咳了一下,说着:

其实化妆师过来,也只是稍微给他家沉哥弄一下发型,什么化妆,他家沉哥不需要。

化妆只会把他家沉哥的帅气给掩盖了。

盯着手机看了很久的霍沉溪,眼皮稍微地抬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扬,说:

此时的霍沉溪无心情弄造型,他本以为,等他抵达采访直播这边,就会收到阮窈窈的回复。

他一路上,看了无次数手机,可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他不是不想给阮窈窈打电话,奈何他的手机号码,被阮窈窈拉黑了,根本打不进去。

他不想周扬知道阮窈窈,才没有拿周扬的手机,给阮窈窈打电话。

哪怕他用周扬的手机,给阮窈窈打电话,阮窈窈也不会接。

阮窈窈从来不接陌生人的电话,这是阮窈窈的底线。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给阮窈窈发消息后,他就会忍不住看手机,看看阮窈窈有没有回复他。

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好。

有点怨夫的赶脚。

周扬听到霍沉溪说不弄,他很是不理解,怎么说他家沉哥不在乎外在形象,可今天毕竟是直播采访,那个造型还是要弄一下的:

霍沉溪声音有点淡然:

周扬:

大约半分钟,一位男造型师提着工具箱进来。

在周扬的指挥下,造型师开始给霍沉哥弄造型。

也只是稍微给霍沉弄一下,让仪表看起来很完美。

其实这个完美,也只是造型师内心一个想法。

每一个造型师,对自己的手艺,都不会怀疑,觉得每次弄一个造型,都是独一无二,还是最好的。

造型师给霍沉溪弄好发型后,不敢在霍沉溪的休息停留,主要是霍沉溪那个气场太强了,再待下去,他会没命活着出来。

等造型师离开后,周扬走到霍沉溪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开口说:

霍沉溪眼皮稍微地抬了一下,淡淡地看了一眼周扬,道:

周扬觉得他自己今天,一直在踩雷,触碰霍沉溪的底线。

再留在休息室,他真的是想要卷铺盖走人了。

别看他是霍沉溪的经纪人,其实什么事情,都是霍沉溪说了算,他只是一个跑腿的。

霍沉溪看了看门口,眉心微蹙,伸手拿起手机,解开屏幕锁,并没有新的消息进来。

都过去了两个小时,阮窈窈一个字都不回他。

霍沉溪紧抿了一下唇,说:

他为什么要在乎阮窈窈回不回他消息?

自从昨晚他把阮窈窈抱到床上睡,途中阮窈窈的唇擦过他的侧脸。

昨晚到现在,他的心情都被阮窈窈扰乱着。

阮窈窈真的是天生克他。

霍沉溪按了锁屏键,把手机收起来,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又过去了十来分钟,有人来休息室告知,说直播要开始,问周扬,霍沉哥准备好了没有。

周扬对工作人员说:

周扬打发了工作人员后,敲了几下门,才推门进来,跟霍沉溪说采访直播要开始了。

霍沉溪应了一声,才起身,走出了休息室,往采访直播现场那边走去。

等霍沉溪出现在直播现场那一刻,现场的粉丝,已经举着灯牌,呐喊着:

好在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不然那些疯狂的粉丝,怕是要冲出来抱霍沉溪了。

听着那些呐喊声,霍沉溪的头就开始疼了,他不喜欢吵闹的地方。

他向来不喜欢参加这种采访直播,不过这个采访直播,实在是不好推脱,才答应的。

霍沉溪坐下来后羿,直播间的弹幕,已经刷到看不见人了。

每一秒的弹幕都是以几千增加,看弹幕,都能把人看到眼花缭乱。

——【哥哥,我来惹,比心。】

——【啊,霍影帝的盛世美颜,我要舔屏。】

——【哇,我要截屏这魅惑众生的脸,睡前看一下,可以做个美梦。】

——【哥哥快说话,我想哥哥的声音。】

——【啊啊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霍影帝这样的男人?】

——【我今晚做梦有素材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把霍影帝拐回家。】

——【姐妹,都淡定一点,不能让人觉得我们西米糖是一群lsp。】

——【啊……啊……我已经失去理智了,我就要当lsp,我现在是一位失去思考的女友粉,我只想把脑公睡了。】

——【睡起来,一起睡鸭。】

——【只要够大胆,国民男神就是我脑公。】

——【哥哥今天贼帅的,帅到我心坎上。】

——【忽然觉得今天缺点什么,哦……原来是缺哥哥的爱。】

对于弹幕上的内容,霍沉溪是看不见的,他也不会关心,他现在关心的是他采访直播结束,阮窈窈会不会回他消息了。

霍沉溪坐在沙发上,那张魅惑众生的脸,掩映着一抹笑容。

主持人前一秒背后的台词,对上霍沉溪那张脸,全忘光了。

霍沉溪身上有一种让人迷了心智的潜能,多看他两眼,就走不出来了。

还是后台的导演通过耳麦,cue了一下主持人,主持人才回神的。

主持人拿出她主持了十年经验,开启了采访模式了。

主持人:

霍沉溪:

此时的弹幕,又疯狂的刷起来了,主要是霍沉溪说话的声音,太蛊惑人心了,女友粉怎么能不沦陷?

——【哥哥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好听到我要做白日梦了。】

——【姐妹们,淡定一点呀……啊啊啊!!!!】

——【淡定是什么,我不认识它。】

主持人是可以看到弹幕的,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问着霍沉溪,问了一下关于剧的内容,霍沉溪很官方的回复了。

接下来,是关于粉丝福利幻觉,主持人会从弹幕里抽三个问题,来提问霍沉溪。

不过是弹幕出现频率最高的来提问。

很快那些刷的最多的问题,就是关于霍沉溪跟女明星拍吻戏,是什么感觉。

主持人看到这个问题,她都觉得是一个什么死亡问题,她不知道自己一会问霍影帝,会不会被霍影帝的眼神杀死?

主要是霍沉溪的眼神杀,让人害怕又欲罢不能。

主持人笑了笑,职业化的问着霍沉溪:

直播间的粉丝,还是现场的粉丝,都是很期待

霍沉溪闻言,脸色有稍微变化,不过不舒服霍沉溪的人,是发现不了的,所谓喜形于色。

在所有的人,都以为霍沉溪会拒绝这个回答的时候,霍沉溪的声音,通过耳麦,传进了现场观众,还有直播间粉丝的耳朵里。

小说《隐婚后,影帝的青梅成了顶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