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情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叶成澜李慕英)

《何以情》 小说介绍

李慕英出生名门,体内却生来流着放荡不羁的血。

上至翻墙上房揭瓦,下至惩治恶棍捉拿小贼,尽数包揽。

晏南城众人皆言,无人可将她的心拿下。

直到遇一人。

那是个恣意潇洒的男儿,一柄剑,一壶酒,行侠仗义闯江湖。

他于人世间二十余年匆匆而来,匆匆而过。李慕英的一腔深情无处安放,乃至阴曹地府违抗阴规,只为侯一不归魂。

一朝重逢,诉尽相思情长。

渐渐的,李慕英发现真相与她愈来愈近。当刻在骨子里的所有认知被全盘推翻,她该继续视而不见,还是奋力反抗?
//
他身后是浩瀚星墟,偌大的皓月给他镀上一层圣洁的光,通身不染纤尘,虚无缥缈得好似一松手便会无迹可寻。
可他偏生握住她的手,轻言慢语笑得温柔。
“星河皓月,仙宫别苑,凡你所喜,都予你。”。书中主要讲述了:“傻妞儿,脑袋瓜里想什么呢脸这么红?”叶澜眯眼打量她,见李慕英躲避他目光,倏忽轻笑一声,“……哦。因为爷看了你的脚是吧?那没事了。你这脚现下又红又肿,爷当是猪蹄来着,可没想歪了去。”猪……猪蹄?李慕英……
何以情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叶成澜李慕英)

《何以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叶澜眯眼打量她,见李慕英躲避他目光,倏忽轻笑一声,

猪……猪蹄?

李慕英心下的粉花儿瞬时破灭,本是通红的脸转变为青黑,瞠圆了双目扬拳对他又踢又打:

叶澜嬉笑着躲闪,李慕英激动之下一脚踏了空踩至地上,不巧落地的正是伤腿,疼得她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本以为又要摔个狗啃泥,却是落入了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强有力的心跳近在耳畔,她抬头,二人的脸咫尺之遥,温热的呼吸喷了她满脸。月光之下,她能清晰看见叶澜那双乌瞳中印出她的模样。面上刚褪下的热意再而升起。

二人默契地不作言语。对视良晌,似是心有灵犀一般,叶澜扶住她后脑,俯首覆上了她的唇。

好似隐忍多日而顷刻间爆发,这一吻落下,便一发不可收拾。李慕英手勾住他脖颈,笨拙地将这一吻逐渐加深。

叶澜身形微僵,须臾,托举她后脑的手缓缓往下游移。脊背上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李慕英不禁发出一声难耐的轻.喘。

欲更深一步,耳畔忽闻一声轻响,李慕英徒然睁眼,周围是地府的陈设,叶澜已不复存在。

原是梦。

李慕英抬眸看向发出声源的方向,是位着青白宫装的女子,名谢成欢,犹记是替孟婆打下手的小.阴神,与她同住一屋。

谢成欢慌忙捡起掉在脚边的木碗,干笑道:

李慕英摇头淡淡言道:

说罢她下意识伸了个懒腰,余光忽见谢成欢还在门口神情古怪地看着她,不禁疑惑:

谢成欢微微一怔,蓦地脸上一红,道:

目送谢成欢匆匆离去,李慕英徒然想起方才谢成欢看她的目光似好奇似羞赧。追忆之前那个无比真实的梦,李慕英心下一惊,垂头一瞧,自己衣裳还好端端穿在身上,哪怕有些凌乱也该是睡觉时弄出来。再抬手摸了摸唇,并没有留下奇怪的水渍。

想来也是,她们居住的屋舍守卫森严,外来鬼进不来。怎可能会有人趁她打坐疗伤时非礼她?

入地府四年,李慕英难得睡个安稳觉,梦见叶澜她并不意外,意外的是在梦里他们居然……

那种亲密的举动,也就钓鱼那回无意做过,叶澜还玩笑般地回她一吻。纵使后来关系愈发密切,哪怕至死,像梦里那种逾越之举也从未有过。

归根究底,还是她太思念叶澜了吧……

那日之后,谢成欢看李慕英眼神总是怪怪的。好似有话要说,可总欲言又止。

李慕英常常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问及有何事,那厮却又埋头不语了。李慕英因此开始胡思乱想。

莫不是、那谢成欢有磨镜之好吧……?

这件事很快便因忙碌的工作而被李慕英忘在脑后,这日她如常散值回来,路上看见谢成欢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握着一支彼岸花,一边将花瓣一片片扯落一边自言自语:

李慕英好奇地走过去询问:

谢成欢被骇了一跳,手里的彼岸花落在地上。

李慕英拽住欲开溜的她,皱眉道:

连番逼问下,谢成欢终于道出了实情:谢成欢面上一红,

小说《何以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