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咬星辰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叶莺陈觅)

《许我咬星辰》 小说介绍

【三角恋、甜虐、半娱乐圈】
叶莺第一次见陈觅,是在乡村学校。
她是贫困生,陈觅是爱心捐助者。
他比她长两岁,却是少年成名的摄影师,省会阔少,还很高很帅很有礼貌,光鲜得像六月晚星。

后来爷爷去世,成为孤儿的她来到陈家生活,和司机保姆一样叫他少爷。
她以为神明高不可攀,救苦救难,也遇到予她星辰瀚海的惊艳妖魔,一去不返。

少年离散,各自长大。

直到那年,陈觅在客厅摆弄相机,漫不经心,“叶莺,你总不看我,是知道我喜欢你么?”。书中主要讲述了:翠翠过来帮忙,说有好心人资助,每个月给两千块,弟弟也会带着小妹自己做饭吃了,“莺莺,我能去上学了,多亏你跟张阿姨说了我家的情况。”叶莺点点头。翠翠又说,“我们一起上学呀,我还买了个新书包,你成绩好,多……
许我咬星辰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叶莺陈觅)

《许我咬星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翠翠过来帮忙,说有好心人资助,每个月给两千块,弟弟也会带着小妹自己做饭吃了,

叶莺点点头。

翠翠又说,

叶莺只是拉着袖子不说话。

办完葬礼,家里已经没剩多少钱。爷爷在外地还有个侄子,打电话说工作忙,葬礼就不来了,又说要把房子卖了,乡下屋子越摆越破,再过两年就卖不成钱了。

叶莺看着翠翠欢快的脸,不好意思说。

年过半百的村支书和爷爷的侄子在电话里吵得不可开交,

……

叶莺不想他为难,

同村的姐姐说满十六就能打工,女孩子可以去市里的服装城碰碰运气,要是口才好,会卖东西,还能自己出来支个摊,比打工强。叶莺再过几个月满十六了,她想,自己平常也会带着山货去赶集,卖衣服应该不难,干几年,攒个两三万块回来读书,也不晚。

村支书敲敲旱烟杆,不好说什么。

走前给她塞了八百块钱。

拿到初中毕业证就出去打工的娃不少,叶莺这样的条件,哪怕考上大学,也够呛。再说这年头大学生读出来找工作也不容易,趁早谋点生计也好。

该办的事情都办完,叶莺收拾东西,带上爷爷的照片和勋章。

她把院子扫了一遍,掏出手机拍照。

以后回来,这里就会变成别人家。

平平稳稳用了三年的手机现在罢工了,摄像头黑掉,怎么点也没反应。她蹲在院子里试了又试,没办法。瞥到墙角那堆蔫掉的山乌龟块茎,又想起陈觅。

六月的夏天。

院里山乌龟已经爬满架子,风一吹,嫩绿的圆叶摇摇晃晃。

爷爷以前总爱坐在下面喝茶、剥豆子。

说什么山乌龟太老了,移栽养不活,其实是她舍不得。现在爷爷没了,房子也要卖了,叶莺觉得没什么好舍不得的,她拨通陈觅电话,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嘀咕两句,扯长脖子喊,

叶莺握着电话,抿紧唇。

勇气这种东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她忽然想挂断电话,可这好像是她仅剩的,和他讲话的机会了。

大哥哥像天上的星星。

不,比天上的星星还亮堂。

他在那头擦汗,略粗的呼吸喷在话筒,显得很近很近。

叶莺深吸口气,揩掉眼角的泪,

叶莺顿了顿,又说:

电话那头陈觅沉默着。

音质差劲的听筒里,只剩球场响亮的哨声,男孩子们的欢呼一阵高过一阵,夹杂一些脏话。

他开口了,好像离开她从未去过的人声鼎沸的绿茵球场,顺着无线电波,穿过几百里山路和基站,看到了她挂在脸上的泪,

叶莺长呼口气,摇头,

挂掉电话,她继续收拾。晚上八点的火车,吃完晚饭赶去车站刚好。午后,叶莺端着碗木瓜水坐在院子,一边吸溜,一边想还有什么要带走。

夏天,太阳落得慢。

可是今天好像格外慢。

木门吱呀响动,叶莺端着碗看过去,她没猜出来人,又好像早就已经猜到。陈觅穿着白体恤和深灰短裤进来,帽檐抬起,后背全是汗,布料映出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背肌和一点接一点的脊骨,侧背一个大大的银灰运动包。

很叫人安心。

说出来很好笑的,叶莺高兴得很,带迷路游客出山赚到三百块那回都没现在高兴。

她长到岁,没碰过什么好事。小时候常常被人骂杂种、野种,她总小声说不是。长大后没人当着面说了,但她却打心眼里知道自己是杂种、野种。

叶莺觉得自己命不好,运气也不好。

爷爷去世后更加这么想。

现在大哥哥提前来了,她竟没错过,能在这时候见他最后一面,便头次觉得自己也是好运的。

叶莺跑去墙角把山乌龟的块茎仔仔细细刨出来,狠心截断枝条,小心翼翼包进塑料袋。她讲了好些注意事项,不能全埋进土里,会烂,要多晒太阳,多浇水,等长出叶子了放到哪都行,这时候不浇水也能活。

陈觅静静听着。

叶莺笑了笑,又道:

陈觅说好,随她进屋,然后看到了客厅叶老爷子的遗像。

他站了站,似乎不敢相信几个月前还拍过照片的老人就这么走了,朝着遗像三鞠躬,点了三炷香。

叶莺翻来东西,告诉他怎么泡发。

他默默看她,

陈觅斟酌道:

叶莺抱着干木耳和香菇,不知所措。

她的头发细细的,很软,贴着头皮像出生不久的小动物。平常还挺老成,一发呆,配上那头茸茸的黑发,小姑娘的笨拙和稚气就暴露无遗。

小说《许我咬星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