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精神病全本免费阅读,张大海徐小娟小说全文

《我的老婆是精神病》 小说介绍

离异的张大海带着两个男孩子,在2020年日子过到了人生的坎上。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患有精神病的徐小娟。在岳父一套房和一辆车的彩礼诱惑下结了婚。婚后,日子过的那叫个精彩。爸,我过不下去了,退亲。好女婿,退不了,送你一套门面房如何?爸,你女儿还给你了,退亲。等等,人你带回去,爸这里有两棵20年的牡丹花要不要?。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张大海,今年26岁。目前在村子里村委会任职。没事的时候或者下班之后,都会在家里陪着两个孩子。一个孩子三岁,一个孩子还不到一岁。这天上午,快吃饭的时候,我父亲张发财从集市上带回一个男人。这男人50多……
我的老婆是精神病全本免费阅读,张大海徐小娟小说全文

《我的老婆是精神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叫张大海,今年岁。

目前在村子里村委会任职。没事的时候或者下班之后,都会在家里陪着两个孩子。一个孩子三岁,一个孩子还不到一岁。

这天上午,快吃饭的时候,我父亲张发财从集市上带回一个男人。

这男人多岁的年纪,快岁了,一口的黄牙比嚼过槟榔那种更令人恐怖。或许是因为经常抽烟不刷牙吧,都年了,现在农村还是有许多人不喜欢刷牙的。

可进我家门开始就等晌午饭。

我母亲沈桂兰做好面条,做的是油泼面。

他张着满口的黄芽吃了两大碗,饱饱的喝了一碗面汤就张着刚吃过大蒜的嘴围着我转。

我难道被卖了吗?

我父亲今天这是带了个什么玩意儿回家?

我又不是圈里拴的牛,他老是围着我转个什么劲?

难道我父亲带了个变态回家?

想想这个后果,想到这一步,我后脊背发凉,难道我父亲快岁的年纪有着特殊癖好?

只见这老头转了几圈看了我,看得我脸发红,来分钟过后对我父亲说:

我虽然对我父亲平时赚什么小钱不是很在意,但是想想他交往的这些人,要么就是说媒的,要么就是扇猪的,要么就是杀猪的。农村这些有小手艺的他都交往。

也不知道他今天来带回来家的老男人,这是相面的还是干什么的。

那老头骑着一个电动车从居民点上回家了。

我们这儿不通公交。最近的公交要走里路。

想想在年这个时候,电动车已经很普及了。要是放在前年,这老头骑摩托车在半路都能摔死,幸好现在是村村通柏油路。

我气呼呼地问父亲:

好好的,我又不是出嫁的姑娘,他老是围着我转什么?

这个父亲喜欢存钱,他喜欢看着存折里面的数字。

人家银行都说了,卡和存折都可以的,是通用的,他还是喜欢用存折,说能看得见。

他最大的喜好就是把自己赚的每一分钱攒着,存起来。

他集集爱去集市,但从不在集上吃东西,都是骑摩托车回家吃饭,不为别的,只为省钱。

他觉得集上的饭菜要花钱。

虽说每年存钱都让我跟着去,但他就我这一个儿子,其他的是两个女儿,做什么事都让我参与,不会背着我。

那就行吧,就让下一集骑着摩托车带他去存钱。

听说现在银行存钱大堂有那些专门推销保险理财的,他千万不要存进去。

镇上的邮局,虽然说是唯一的邮局,但也有那种保险理财的,可千万不要被骗了。

要是被骗了当时哭都就来不及了。

现在邮局这几些年也能存钱了,要放在以前,邮局只是个寄快递和挂号信的地方。

到了初八这天,张大海骑着摩托车载着父亲去镇上。

因为只有逢集日镇上才人流如潮。平日里不逢集的话,镇上人流有限,而且冷冷清清,和村长一样,好不了多少。

父亲张发财让张大海把摩托车放在一家饭店门口,说饭店有个熟人等他。这时他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出两瓶白酒。

看父亲这架势,张大海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他什么时候在摩托车里放了两瓶白酒?这两瓶白酒是家里以前盖房子时存下的。好多年了。

两瓶白酒,当年是两瓶比较好的白酒太白酒。

也不知父亲今天带谁来这地方吃饭?他这一辈子很少进饭店,自己主动进饭店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个时候进去之后,就看到有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正是那天围着自己转了几圈的那个老变态。

一口黄牙,到现在张大海还记得他那口牙,简直就像在黄泥巴里滚了三滚,烤过订做的一样。

父亲很小气,比较抠门,很少大出血的。

在这饭店怎么突然间请这老变态吃饭,难道父亲有什么事委托去他去办?

这么一想,他也不好意思扭头就走,跟了进来。

大约分钟以后,有一个梳着后背头的,大约岁的老年人进来了。

那满嘴黄牙的人喜着跑出去招招手,示意在这个包间。

能在包间的,都是有隐秘事要聊的。

他进来之后,这个时候那黄牙老头开始介绍:

张大海看着父亲张发财,颤抖地用手打开菜单,点了水煮鱼,毛血旺以及凉拌肘子,鱼香肉丝,另外还有一个水煮肉片。

这些都是乡里待客的硬菜。

将菜单递给老镇长,老镇长点了一个素拼,要了几瓶啤酒,众人开始吃喝起来。

张大海作为后辈,桌上年龄最小的人,开始为众人倒啤酒,能喝啤酒的喝啤酒,能喝白酒的喝白酒。

结果那黄羊老头说:

张大海将父亲拿来的两瓶太白酒开始敬给众人。

一个一个喝的就跟太阳下好斗的红了脖子的斗鸡一样。

一会儿老饭店老板问吃什么主食,张大海给其他三人要了一人要了一份炒面,自己要了一个白皮面。

觉得就这些菜就白皮面比较好,浇上点汤,算是顶好的。

自从张大海结束打工回家以后,在村里这两年,具体说这一近半年半时间,很少吃肉。

村民整体日子过的节俭,只有逢年过节才吃肉。

当然,你馋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坐着公交车可以去县城买肉吃。

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顿顿吃肉,但是以前的体重还行,因为经常劳动。现在不吃肉,体重反而上升了,感觉人吃下去的肉都是要花钱花力气减出来的。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以前的老镇长对张大海说:

张大海就像刚从蛋壳里出来的小鸡崽一样,被这个人说懵了。他这语气好像上司对自己布置任务一样。

算了,听不懂就不听了,自己掏出钱包买了单,骑着摩托车带父亲回家。

看样子,父亲是借着存钱的名头把自己拿出来陪了一下酒。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啊,怎么感觉有点像相亲的场面?

是不是自己太单纯了?就像许多大学生半途给拐卖了一样,到最后还帮人贩子数钱一样,这个场景太相似了。

过了不到一个礼拜,村长给张大海说:

张大海倒是记住了。村长说的这句话,这村长也是努力了几十年的人了,多岁了。他的目标就是到了有退休工资可拿。

张大海不知道的是,一个围绕着他有预谋的事情已经开始启动了。

小说《我的老婆是精神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