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全文在线阅读药古蓝燕礼小说全本无弹窗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 小说介绍

【东方奇幻+幻想言情+脑洞+浅穿越+洪荒】【当铺老板+历史系天才少女VS山海经上古神兽】
你相信世上有神明吗?
神明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真假与否?
人世间,神明为丰碑,为镜。
凡人尚德,瞻仰神明,故,神明与圣贤无二。
文中所讲之故事,是从一个古老的当铺、一张奇怪的羊皮卷、一支能召唤万兽的玉笛开始的。
《山海经》中的神兽就出现在眼前,牵连出一个从上古神话到现代的奇幻故事。
当铺主人药古的真实身份被揭开,古老的传说照进现实。
人和神之间究竟有多么不可逾越的鸿沟?
《山海经》中到底有什么常人不知道的秘密,又能否被改变?
我们拭目以待……。书中主要讲述了:“你今天一天都神神叨叨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什么精怪附体了。”鱼幼城跟在药古身后出展会的时候这么说,但说的时候却是自己连连回头看,好像那展会也是个吸人精魄的鬼怪。“奇怪,刚才还下着雨呢,怎么这会又要晴……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全文在线阅读药古蓝燕礼小说全本无弹窗

《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鱼幼城跟在药古身后出展会的时候这么说,但说的时候却是自己连连回头看,好像那展会也是个吸人精魄的鬼怪。

一同从展会出来的人在门口说道。

这话让药古听见,她抬头去看天,果然没了乌云,也没有阴天的意思,反而太阳在云子后面跃跃欲试,可是地上的水还一汪接着一汪,潮湿的厉害。

看天,叫人以为阳光明媚,看地叫人觉得大概连下了三天三夜的雨。

药古脑子里还在想刚才的事情,想夫诸,想那个女人,还有想蓝燕礼。

头一回见到那个女的是在东城医院,在楼道里急匆匆的去见人,

去那里的话会不会运气好,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药古咬了咬牙,这趟浑水她非淌不可。

鱼幼城之听见后半句话,下意识的问道。

药古说着人已经往停车场跑,鱼幼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但还是挠着脑袋跟着她往停车场跑去。

——

可到东城医院的时候,药古才想起来,光知道那个女人来这一定是看人的,但是不知道她看的谁。

楼上病房那么多,找起来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也得上。

刚要拉着鱼幼城往楼上第一次她遇见那个女人的楼道走,就听见一阵电话铃响。

鱼幼城拿出来手机说道。

药古点头,让他在原地打电话,自己在楼道里猜测那天那个女人的动向。

还没等她参悟出来个头绪,鱼幼城就已经挂了电话过来说道:

药古一听老宅有事,参悟一半的路线也丢了,说道:

鱼幼城说话不紧不慢,但是表情却是少有的严肃。

药古多少知道他其实是急的,于是也不再勉强,只是说道:

鱼幼城拍拍药古的肩膀,转身往外走。

鱼幼城家的老宅从祖上传下来好几百年的岁数了,要说出故障那也早该出了,而且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但是能叫鱼钟强一个电话打过来直接把人叫走,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药古现在脑子里两件事情纠缠着,哪个都想不明白。

也不知道是犯太岁还是怎么着,这段时间干什么什么不顺,怎么做都怪的很。

摇了摇头,药古转身继续去找路。

想着上一回那个女的抱着一束花,往这里边走。

可是刚才药古看了一遍,这里边来回也就几十米的距离,病房却是不多。

且不说她方不方便一间一间的看,就算她看了,她也不清楚哪间才是那个人的目的地。

空旷的走廊里忽然传来陌生的声音的时候,药古吓了一大跳。

她想着鱼幼城不是刚走吗,但是转念品了一下这声音可不是鱼幼城。

于是转过身的时候就看见蓝燕礼站在正后方,像一根电线杆子。

药古又惊又惑。

惊的是,蓝燕礼竟然会在这出现,惑的是蓝燕礼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

也许是这几回搞的怕了,药古下意识的去看窗外,结果看见窗外还是阳光明媚,没有下雨的征兆。

真真是松了一口气。

这才转过来正式的打量着蓝燕礼。

蓝燕礼今天没穿中山装,一身笔挺整洁的檀木色西装,一双锃亮的皮鞋,头发依旧正派学究,手里还是那根熟悉的笛子。

第一次这样近的距离,第一次这样仔仔细细看见蓝燕礼,药古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蓝燕礼的脸上就像是二十几岁的人,没看见有任何皱纹,更没看见有什么不自然的动了刀的痕迹。

要说起来,倒像是和鱼幼城同岁。

鱼幼城今年二十六,蓝燕礼看起来也就二十七,二十八的样子。

蓝燕礼回答道。

药古看见蓝燕礼向前走了一步,就在她站的那个病房门口停下来,

她下意识偏头去看,又堪堪的转过来大着胆子问道:

蓝燕礼讲话的声音很低沉,但是同时又很冷清。

药古觉得他讲话有点像配音老师,尤其是像给幽灵配音的老师,说起话来,直叫人后脊梁骨发凉。

药古忽然反应过来,蓝燕礼说是和她找同一个人,他怎么知道自己在找谁?

后知后觉,药古一下子想起来梦里的那些场景,半秒不到,药古觉得自己有冷汗从自己的后脑勺开始往下流,流到自己的后背上。

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明明大脑一片空白,可是嘴巴却好像不受控制一般,她问道:

话从嘴里问出来,药古浑身的骨头好像被抽离一般,她强撑着站在那里。

这会子走廊没有人,药古什么都顾不得了,她不怕别人说她是神经病,也不怕自己是不是真的脑子有点不正常。

她死死的盯着蓝燕礼的眼睛,而后者的眼睛也大大方方的给她看着,只不过仍旧是面无表情。

半晌,药古觉得自己后背的冷汗都快流到了腰上,才看见蓝燕礼的嘴唇微张。

然后听到他说:

不是!

药古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轰然间好像有什么塌了,又好像在自己的脑子里打了一个惊雷,原本树立起来的骗自己的那些怪异的梦,现在全让蓝燕礼的两个字给炸的连渣都不剩。

有一瞬间,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是听错了。

药古哂哂的笑着,但是这哂笑是对着自己哂笑。

她颤抖的双唇不知道怎么张合,磨合了半天,她才哆嗦着问道:

她把两只胳膊交互在身后,用力的握着。

如果蓝燕礼站在她身后,就会看见手上那用力到发白的关节,以及强烈控制颤抖的力度。

蓝燕礼的眸子合了合,睫毛下敛,然后又抬起眼睛去看药古,说道: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听起来诚恳,不像是有假。

药古根本不等蓝燕礼说完,自己便没控制住吼出来。

到底是谁神经,一定是蓝燕礼不正常。

多不正常的人才说自己不是人,这么不想当人那快去当鬼啊,还留在人间干什么!

蓝燕礼眉心忽然间一凛,他抬眼去看药古的眼睛,只看见药古整个人在极其细微的颤抖着,他看得出来,那已经是药古用力的在控制着自己,要不然,真怕她抖得像个筛子。

他上前一步,但是还没站定,就看见药古迫不及待的 往后退了两步。

他又上前一步,结果药古往后退的更多。

药古伸出一只手阻挡他继续前进,她的眼神里带着敌意和警惕。

蓝燕礼不急,不恼,他站定在原地说道:

蓝燕礼说着已经伸手去开那扇门,但是药古却还站在原地不动,他又说到:

怕?她怎么可能不怕。

一个时常出现在梦境里的人忽然间出现在现实世界当中,并且告诉你,他不是人,谁都会害怕。

但是人的本质如此,就算是害怕,但是也不能阻止好奇的心。

药古知道自己来这里就是想弄明白这件事,如果现在被吓跑,有可能未来她都不可能再遇见蓝燕礼,有可能以后再回想起来,这些事情真的就成了她臆想的,根本没有存在过。

显然,药古已经不认为里面躺着的是人了,她抬眼去看蓝燕礼。

很奇怪,这个时候再去看蓝燕礼,竟然不觉得他害怕,于是她又大着胆子问道:

问的时候,药古的脑子里全是异兽录展会上,夫诸的那张插画,还有外面忽然间来的暴风雨。

蓝燕礼没有着急回答,他只是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

那扇门没有被关上,药古站在原地,她知道,这是蓝燕礼给她留的门。

药古两只手攥成拳头,一咬牙,心想,死就死吧!

顺着那门留的缝隙挤进去后,她看见了床上躺着的人。

而蓝燕礼正在将床边花瓶里面的花拿出来丢到垃圾桶里。

那束花,就是上一次药古撞见的那个女人手里拿的那一束。

蓝燕礼看见药古进来,反倒像是提问了起来,他说道,

药古好像明白蓝燕礼口中的指的是谁,于是道:

蓝燕礼的动作忽然顿了顿,他缓缓地抬眼去看床上睡着的那个人说道:

横公鱼?药古这个时候真的很希望自己的耳朵是坏掉了。

什么意思,真的以为她历史系高材生的名头是假的吗?

横公鱼?

《神异经》里的异兽,怎么可能成为他们之间关联的纽带。

药古正要质问,但是嘴还没张开,蓝燕礼就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并且提前阻止说道:

小说《吹笛人:我在山海经里找神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