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箭穿心》主角邓超蒋涛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万箭穿心》 小说介绍

故事取自现实生活,一对工厂师兄弟的故事。
他们的感情经历,有欢笑,有泪水。
跟着他们一起,来体验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吧。书中主要讲述了:蒋涛就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另一间病屋里输液。蒋爸爸过来,高兴地说,小邓,小涛醒过来了,还好,医生说问题不大。我一下笑了,说,谢谢你叔叔。说完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傻,这没头没脑的谢谢。终于输完液,我捂着针……
《万箭穿心》主角邓超蒋涛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万箭穿心》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蒋涛就醒过来的时候,我在另一间病屋里输液。

蒋爸爸过来,高兴地说,小邓,小涛醒过来了,还好,医生说问题不大。

我一下笑了,说,谢谢你叔叔。说完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傻,这没头没脑的谢谢。

终于输完液,我捂着针眼就赶到了蒋涛病床前。

蒋妈妈正跟蒋涛说话,看见我进来,笑了下,说,你师兄来了,快,小邓来了。

我们四目相对,蒋涛的眼里,是笑意,我的眼里,全是泪。

第一天晚上蒋家夫妇没让我陪床,说我太累了,身体又没恢复好。就让我回宿舍了。

第二天晚上,我强烈要求留下来,我跟蒋妈妈说,阿姨我没事,我可以我可以的!

我恳求的语气,恳切的目光,好像一个孩子在央求大人索要心爱的玩具。

其实蒋妈妈是不放心的,倒不是担心我不用心,只是觉得这么个毛头小伙子,照顾病人没有那么细心。可是我的乞求,让人怎么也不忍拒绝。

蒋涛由于极度虚弱,几乎一直都在沉睡。蒋家夫妇很晚才回家,临走前,他们一再叮嘱我细节,我一再冲他们郑重地点头,再点头。

终于所有的人都走后,只剩下我和蒋涛,病房里静下来。

我没有先去看蒋涛,而是走到窗前,轻轻吁一口气,闭上眼。好久,睁开眼,看着窗外。

我的心,此刻无比地平静,好像白天的忙忙碌碌,终于到了这个时刻,而这个时刻,是早就准备好了,早就在这样的夜晚等着的。

我转身来到蒋涛的病床前,轻轻搬动椅子,靠他近些,再近些。坐下来,仔细地端详他。

他在熟睡,他的头微侧,他细长的眼睛紧闭,由于是单眼皮,平时看着不很长的睫毛,此刻显得特别长,还微微的反翘着。他总是略带顽劣的嘴角,此刻也紧紧地紧闭。

我仔细地看着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仿佛要把平日里所有不好意思细看的遗憾都弥补过来一般,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他的鼻子特别完美,鼻梁又高又直,鼻翼很小,鼻孔都是那种上尖下圆的形状。只有完美的鼻子,鼻孔才会有这种形状。

他的皮肤特别好,尽管现在是重伤状态,也可以看得出来。有数据说,人的脸皮二三毫米厚,我想他的大概是最薄的那种,皮肤既薄又紧致,汗毛孔都特别小。

他的眉毛,浓淡适宜,既不特别浓密,又不稀疏,密度和长度形状,都恰到好处,跟他的整个人的气质,特别吻合。

还有他的下巴,既坚毅,又性感,还不过分柔弱。

他的耳朵,也感觉特别薄,不是那种厚厚的大耳朵。

我伸出手,轻轻触摸他刚毅又有几分稚嫩的脸颊,触摸他短短硬硬的头发。

真的是爱不释手啊!

这样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忍心眼睁睁让他中毒死去!为了他,我愿意拼尽所有!

我的手在颤抖,心在颤抖,眼泪一下不可抑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他的感觉,从纯粹的颜值欣赏,变成了一种亲人般的感觉。说亲人,还不完全,还有一种欲望,一种想占为己有的欲望。

我从来没有对别人产生过这种感觉。

你还好吗?我就在你身边,轻轻抚摸着你的额头。我对你的感情,无法言说!只能永远地藏在心底!

我就那样趴在蒋涛的床头,不知不觉睡着了。

半夜,由于输液导致的憋尿,蒋涛醒了,一睁眼,就看到了我的脑袋。

我在熟睡,他看不到我的脸,只看到我柔软的头发。看了一会儿,蒋涛发现,我居然有两个头旋。然后,来不及多想了,太憋了,他想抬手,可浑身没劲。想想,只有叫我。

喂!邓超!

我没有反应。

再大声点儿,喂!邓超!

我一下坐起来,双手抬起在身体两侧,眼睛瞪得大大的,然后看看周围,再看看蒋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我在医院照顾病人呢!

我赶紧弯下身子凑过去,说,你醒了,怎么了?

蒋涛給我一个无奈地苦笑,说,尿尿!

想起医生和蒋爸爸的嘱托,我赶紧从床底下抽出小尿壶,然后轻轻地把蒋涛的被子从脚部开始掀起,一直掀到腰部。想想这半截被子不知该怎么安排,就全堆在蒋涛上半身,然后突然想起来,过去看了看,被子已经把蒋涛全盖住了!赶紧扒拉开被子,正好看到蒋涛幽怨的眼神。

还好,蒋涛没有被我给捂死。

我又来到他的下半身,我左手拿起尿壶,右手去拉蒋涛的秋裤,拉、拉、拉不下来。我把左手的尿壶放下,两手一起去拉蒋涛的秋裤,他的屁股把秋裤压住了,还是拉不下来。

我一筹莫展,脑门子上都出汗了。忽然想起秋裤前面有撒尿口,于是两手扯开尿口,右手进去,掏啊掏,掏到了,掏到的是根部,顺着形状滑到头部,拽出来。

左手去拿尿壶,不小心碰到了地上。弯腰去捡尿壶,突然,床上的人哎呀了一声,我这才发现,我往下弯腰的时候,右手还拽着人家那里呢!

我赶紧连声对不起对不起!

终于尿壶来了,我左手举着尿壶,右手拇指和中指夹着蒋涛探入壶嘴,又用食指配合着往里面塞。

塞啊塞,终于好了,耐下心来,等着,等着,咦?怎么不见动静呢?奥,想起来了,拇指跟中指还夹着人家呢,这样根本不可能尿出来。

我赶紧松开手,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动静。于是我费劲地把身子探过去,去看蒋涛的脸,却一眼看到了人家一脸的欲哭无泪、生不如死。

我说,你不是很憋吗?尿啊!

蒋涛说,你这样,我尿不出来。

我说,那怎么办?总不能老憋着啊?要不然,我给你吹口哨吧?我看人家给孩子把尿,都是吹口哨的。

说着,我就吹起了口哨。

我的口哨吹得很烂,根本不响,就跟尿尿差不多一个动静。

果然见效,五分钟后,憋极了的蒋涛终于尿出来了!

我也已经吹的头昏脑涨,都要缺氧了。

一会儿蒋涛又睡着了,我却失眠了,刚才来不及细细品味的感觉,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味。

我看似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有这样的特质,越是棘手的、麻烦的、难以抉择的、重要的、极度盼望的事,真正到面前时,我会很快出手,极少考虑,过程干净麻利脆。

我习惯事情过后,再慢慢回忆过程中的一点一滴。我的记忆力超级好,我记得住,每一个细节都能记住。

有人曾对我说过,你小子做事够狠的,当然这里的狠不是狠毒,是脆、是不拖泥带水、是快刀乱麻。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怕自己做不好,越是想的多了越是做不好,索性放弃思考,全凭一时的本能。

想着想着我就笑了,那小子的长度还是很可观的啊,尽管除了自己的,我没摸过别人的。可是我看过啊,澡堂子里、大学宿舍里,大学水房里,我可没少看,就蒋涛那个,绝对算得上大的。

想起那手感,嘿嘿,还好,还好。

想起被自己拽得老长的样子,嘿嘿,还好,还好。

想起往尿壶嘴里塞的镜头,那头部的形状,嘿嘿,还好,还好。

想起那哀怨的眼神,嘿嘿,嘿嘿。

第二天上午,当蒋妈妈来到病房时,就看见了熊猫眼的我。

蒋妈妈心疼地说,哎吆,看把小邓累坏了吧?这眼圈都黑了!

我挠挠后脑勺,只会傻笑。

邓妈妈摆好带来的早饭,让我赶紧吃,吃完了不能回公司,要去她们家,在蒋涛屋里补觉。

我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也不好意思推让,心想,万一是阿姨说走嘴了呢。

匆匆的吃完,我说阿姨要不我先回宿舍睡会儿,这儿就交给您了。

蒋妈妈说,诶,这孩子,不是说了吗,去我们家,就在小涛那屋睡,你蒋叔叔在家呢,快去,快去吧。

我说不用的阿姨,我回宿舍就行,不用麻烦。

蒋妈妈很严厉地说,小邓,你可不能拿阿姨当外人,我跟你们领导打听了,你家在外地,从今往后啊,你就是我们的孩子了,听见没?这几天你都不能回宿舍,就住阿姨家里。叔叔阿姨得给你调养调养身子,听见没?

我紧紧地抿着嘴,点头,嗯,阿姨,我记下了,可是……

蒋妈妈往门外推我,说没什么可是,都听阿姨的!快去吧,好好休息,中午让你叔叔叫你起来吃饭,到快天黑的时候,你爷儿俩吃过饭一块来替我,就这么地了。

尽管心里暖的像火炉一样,尽管眼里激动的含着热泪,可是那天,我还是没去蒋涛家。倒也不是他们客气,也不是不想去,说出来真无奈,我不认识蒋涛家啊!我没有去过蒋涛家啊!总不能再返回去傻傻地问蒋妈妈吧,你说是不?那也忒傻了。

一个礼拜后,蒋涛已经基本完全恢复了。只是医院说最好先别出院,再恢复恢复。

公司那边其实最怕的是出人命,现在人没事,多花点钱是不在乎的,就也完全支持医院的决定,同时让我也继续留下来照顾蒋涛。

所以那段时间,我几乎全是在蒋家和医院来来回回,宿舍除了拿衣服没怎么回去。

蒋家夫妇真的把我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儿子,言语举止间,就好像这个儿子已经在他们身边呆了多少年,并且会一直呆下去。

当然,我最看重的,是蒋涛。康复后的蒋涛,已经完全的把我当成了亲人。

而此时我才知道,从前的蒋涛跟我,心隔得有多远。

现在的蒋涛,眼神,嘴角,眉头,对我流露 出的,全是亲情。

蒋涛出院后就请了病假,并且一请就是三个月。蒋爸爸妈妈说了,这期间你什么都不用干,就养着。另外,小超(早就改叫小超了,随了小涛)你也是,要经常家里来,只要不耽误你工作上的事,就回家来吃!食堂的饭菜,哪有家里的可口。

小说《万箭穿心》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