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养崽:恶毒后娘靠自黑洗白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周秋意段钰笙)

《穿书养崽:恶毒后娘靠自黑洗白》 小说介绍

周秋意穿书了。
周秋意慌了。
穿书就穿书,为什么一来就当娘,而且还是无恶不作的恶毒后娘。
三个孩子长大后个个都是大反派,首先要弄死的就是小时候虐待他们的恶毒后娘。
周秋意:再死一遍能回到原世界吗?
回不去的周秋意兢兢业业挣钱养孩子,预备孩子长大了就跑路。谁知三个孩子围着她不让走,哭得一个比一个伤心。
得,走不了了!
能怎么着,留着呗,正好她也尝尝做诰命夫人的滋味。。书中主要讲述了:买了两丈细棉布花了差不多四两银子,周秋意的心里在滴血。但是衣食住行,衣为首,几个孩子总不能继续穿身上这套洗得发白几乎透明的衣裳吧?她算了算,布料花了三两七,买的酿豆腐的食材,小囡囡的头花,两个儿子手里……
穿书养崽:恶毒后娘靠自黑洗白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周秋意段钰笙)

《穿书养崽:恶毒后娘靠自黑洗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买了两丈细棉布花了差不多四两银子,周秋意的心里在滴血。但是衣食住行,衣为首,几个孩子总不能继续穿身上这套洗得发白几乎透明的衣裳吧?

她算了算,布料花了三两七,买的酿豆腐的食材,小囡囡的头花,两个儿子手里的糖葫芦,杂七杂八的花了三两银子。

周秋意背着背篓,大儿子又背着一个,一家人去找老大叔准备坐牛车回家。

她差不多把镇上逛了个遍,可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豆腐泡。

就在周秋意在考虑要不要自己尝试着做豆腐泡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段铁蛋舔着糖葫芦说道。

周秋意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问道。

段石头接过话来,无奈的摇摇头。自从他娘摔伤了脑袋之后,脑子就不灵光了。唉,看来家里还是要靠他。

他娘摔了的脑袋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再对他们打打骂骂,也不再让他们罚跪。他觉得,这样的娘就很好。

周秋意这才想起来,她大嫂娘家就是卖豆腐的,她自己也学了这门手艺。只是周家田地多,周大嫂平时除了下地帮忙就是操持家务,根本没空做豆腐卖,也就自家人想吃的时候才抽空做一些。

周秋意一个激动,吧唧一下亲了亲二儿子的脑门,直把他亲得面红耳赤。

小囡囡见了,撅着小嘴凑上去,小手抱住了周秋意:

周秋意避开受伤的手,搂着小女儿软绵绵的身子,在她左右脸蛋上各亲了一口,亲得小丫头咯咯直笑。

段石头见后娘跟弟弟妹妹亲近,低下头捏了捏手指,这是他不高兴时的习惯动作。听着妹妹的笑声,他不禁觉得有些委屈。

娘都没有亲过他……

他正低头暗自委屈,在想要不要学妹妹的样子撒撒娇,就感受到后娘温柔的吻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上。

他脑瓜子嗡嗡的,仿佛听不见外界的声音,只听见后娘含笑的声音:

养孩子嘛,就要雨露均沾。况且这是未来的左相啊,她得好好巴结才行。

听了这句话,段石头所有的委屈都消散不见。只是眼眶微微发热,抿了抿嘴唇,渐渐勾起一抹极浅的笑容。

牛大娘欣慰的看着他们母子互动的场面,脸上的笑就没下来过。谁说秋意黑心肠的,明明是个好孩子嘛。瞧瞧,这不就转过弯来了的吗?

原身女红不好,牛大娘是知道的,正好不用她做伪装。

小豆芽是牛大娘的小孙女,和囡囡同岁。只不过小豆芽有人疼,有人爱,吃得饱穿的暖,个子比囡囡高了半个头。

牛大娘摆摆手,不过是帮帮忙,哪就用得着给布料呢?

牛大嫂正怀着三胎,因为怀相不好,赤脚大夫让她卧床保胎。现在五个多月了,早已经稳稳当当。只是家人都不敢让她做粗活,家务活也让婆婆包了。牛大嫂是闲不住的,成天嚷嚷着说闲得长蘑菇了。

周秋意喜滋滋的应了,反正都不远,到家再把布料拿过去也不迟。

牛大娘还见到她背篓里的肉和菜,不过什么都没问。

有个妇人眼尖,看见她背篓里有不少好东西,惊叫一声:

其他人听了伸着头去看,周秋意没有说话,只是凉凉的看了那个妇人一眼。那个妇人才想起周秋意痛打刘嫂子的一幕,识相的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到了家,周秋意没着急拿布料过去。家里除了些生肉和菜,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还是等做熟了,再端些过去,总不能让人白做工。

周秋意拿了些猪肉做了一大盆红烧肉,分了一盘子出来,又拿上一串糖葫芦,叫上石头:

段石头闻着红烧肉的香味,默默咽了咽口水,应道:快去快回,好吃红烧肉。

这个时候大多都是吃两顿,基本上是很少吃午饭的。牛大娘家也是一样,此时男人都在地里,大孙子没有上学,漫山遍野的到处跑,不到饭点是不回家的。

牛大娘正在院子里扫地,牛大嫂陪着小豆芽玩儿,看上去其乐融融的,满满的生活气息。

牛家门没关,周秋意一手端着肉一手捏着糖葫芦,也没敲门,扯开嗓子就喊。

牛大娘放下扫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埋怨道:

要不怎么说这时候的人大多数很朴素呢,明明自己也馋肉,却不肯收摆在眼前这一盘。

周秋意往前递了递,见牛大娘不接,哎哟一声,道;

牛大娘一听,急忙伸手去端盘子,瞪她一眼,道:

周秋意叫了声嫂子,又让石头叫了婶婶。伸手将糖葫芦递给小豆芽。小豆芽很懂事地看了她娘一眼,见娘同意了,才接过糖葫芦,细声细气地说了声谢谢姨姨。

周秋意摸了一把小豆芽的头,她发现她对小孩子的脑袋没有抵抗力,看见了的就想薅一把。

石头:……这个他深有体会。

牛大嫂叹了口气,她以前也跟婆婆说过,让婆婆离段大郎家的远一些。那些说周秋意嫁不出去使下三滥手段的流言她是不信的,但是打孩子却是真的。

他们两家是邻居,以前经常听见她骂孩子的声音。有时候打起孩子来,棍子都打断,混着孩子的惨叫声,真是听了都觉得心里发慌。

婆婆刚刚回来还说段大郎家的变好了,不打孩子不骂孩子了,还说买了布料让她帮忙做衣裳。她还说不信呢,没想到见了周秋意还真是变了。

周秋意看了段石头一眼,见他也正看向她,眼里有流动的光。

牛大嫂点点头,确实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段大郎家的可不就是被流言逼的吗?

段大郎家的还算心性坚韧,换做是其他人,恐怕早跳河死了。

牛大娘端了两碗糖水蛋来,给周秋意母子俩一人塞了一碗。

段石头正喝着糖水蛋,听到这话猛地抬起头来,声音带着颤抖:说要好好过日子是骗他们的吗?

牛大娘这才想起石头还在,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忙说:

段石头带着哭腔问道,不得答案不罢休的模样。

原身刚嫁进段家的时候,段石头已经记事了。开始的那一年多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有娘的快乐和温暖,原身也的的确确给了他们足够的母爱。

所以一听见周秋意要走,段石头就崩不住了。哪怕后娘对他们再差,那也是给过他温暖的人。

这几天他们好不容易感受到有娘的温暖,难道就是因为这女人要走了,所以这几天才对他们好吗?

牛大娘懊悔不已,都是她的错,一时间忘了石头还在。她还想开口,却见周秋意冲她摇了摇头。

说完,拉着段石头就走。

回去的路上,周秋意决定和段石头好好聊一聊。

段石头没说话,他沉浸在后娘不要他们的悲痛里不能自拔。

他在想,要是后娘走了,他该怎么养活弟弟妹妹。靠那个跟人私奔的爹是不可能的,现在那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

这是周秋意在原身最深处的记忆里找出来的,尽管原身黑化后虐待过几个孩子,可是仍然不忍心看着几个孩子连后娘都没了。

所以哪怕原身再崩溃,也没有想过自杀。每次打完孩子她都后悔,可是一出去听了风凉话回来,那点后悔就抛到了九天之外。

周秋意微微弯腰,和红了眼眶的小少年对视。

小少年的眼睛一亮,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下来。

周秋意叹了口气,别看平时小少年很老成的模样,到底才十岁呢,还是个孩子。她又不傻,现在的生活好好的,走什么走?要走也的把这几个孩子养大再说。

现在要是回了娘家,娘家的确愿意养她,哥哥嫂嫂都是很好的人。但是她有手有脚,做什么样要去当什么都不做的废物?

而且她还听她娘说,她还年轻,可以再嫁。周秋意才不嫁呢,现在这样多好,孩子有了,不用自己生。虽然有个男人,但离死也不远了。

现在就算做个寡妇,但是以后做左相的娘不香吗?

段石头翘起了唇角,可能觉得自己流泪的样子有些丢人,用力抹了一把眼泪,重重点头:

周秋意很认真的应了一声,又揉了一把小少年的脑袋。

今天的谈话从这时候开始深深地刻在的小少年的心里,这也是他以后发奋图强的动力。只要他有出息了,娘就不会走。

等到了家,段铁蛋已经把米饭蒸好了,旁边还有一把青菜等周秋意煮。周秋意急急忙忙生火,一把青菜随便炒了炒就开饭。

小说《穿书养崽:恶毒后娘靠自黑洗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