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主角林淡淡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 小说介绍

空有神医系统!
却不认识一味草药!
淡淡的忧伤。
系统:别害怕,药效可以独立存在。
林淡淡可不想被打死。
于是乎……
林淡淡随手做了一桌火锅:“治疗便秘的。”
哎哟,经常熬夜的情敌来了呀。
林淡淡眯眯眼:“这一堆东西拿去涂抹在身上,每天三次!涂三天,药到痘除!”
情敌眼睛红了:“林淡淡!这明明就是狗shi!”
林淡淡双手叉腰:“两个榴莲,慢走不送。”
天下何处不狗shi?
情敌愤然离开。
几天后,两个榴莲摆在了林淡淡面前。
拥有神医系统,却医不好自己的一个感冒?
本以为穿到了过去,谁知竟然是将来!!
所有的机缘巧合,竟然都是局!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
谁又操控了谁?。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淡淡“咚”一下子砸在铺上,睡死过去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就算一下子睡死了也行,没法入睡的日子实在难受得骨头都疼。她到这里好像还有点醉氧……“小青青?”竹青把玩着手中一枚绿色的卵形物体,“难道……被……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主角林淡淡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林淡淡一下子砸

在铺上,睡死过去了。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就算一下子睡死了也行,没法入睡的日子实在难受得骨头都疼。

她到这里好像还有点醉氧……

竹青把玩着手中一枚绿色的卵形物体,

竹青睡得不多,即使林淡淡选择了他。

没有林淡淡的允许,他也不会上去。

素来,他已习惯独处,若非必要,不太爱和人接触。

期间白尾来过一次,准备把林淡淡弄醒算账。

今天,他可是丢脸丢到家了。

竹青依旧保持着他们刚才走的时候的动作,也不动怒:

白尾:

竹青默认了。

救她的人,她不选,她偏要选个害她的人!

白尾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一眼睡得像死猪的林淡淡:

白尾说完就走,不知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找来一个中空的管子丢给巫医竹青旁边,跳窗走了。

死了算了。

以后他们还会再捡到更漂亮的。

选巫医好呀,治病不用送东西。

万一一不小心死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竹青。

自己未来的伴侣被自己搞死了。

看以后谁还敢和竹青达成伴侣契约。

想是这么想。

但白尾还是气呐,到处抓野鸡。

鸡毛乱飞。

一片黑色像石头空降下来。

白尾抬头看到天空里的某支部落异人正在狩猎,迅速躲到一块岩石下。

鸟屎打在周围,一时间不绝于耳。

一片金色的羽毛飘落下来。

一只白狐狸仰着脖子,眯了半天眼睛,耳朵一压一个才打出来。

天空有异人,地面有,听说沙漠也有,水里也有。

那些成了神的人最后都去了哪里了?

这个世界,万物皆可成神,灵木花草先为人,大多数历经千难百劫方才为神,成神者万里难有一二。

白尾低下头抓起金色的羽毛插在毛绒绒的脚趾缝隙里,抖抖尾巴上的灰尘,叼起鸡换个地方打猎。

身为一个雄性却需要别的雄性照顾自己的雌性。

两次白尾在意的人都选择了他,第一次他那个时候还不是残疾,没想到如今成了残疾还……

世事无常,大肠包小肠。

竹青有些惭愧,可他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他本孤身一人,淡然自在。

然现在,不管林淡淡内心想法如何,他没拒绝。

这三个月,他得负起作为一个雄性的责任,无关感情。

她说她会一点医术,竹青既没有信也没有不信。

竹青只需要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接下来的诊断,竹青希望对方能给他带一些肉食过来。

竹青悉心讨教:

一个野猪异人懵逼地抓了两把身上的泥巴,想起自己和伴侣的相处。

苹果可以换。

竹青不喜欢彼此翻找虱子这种浪漫的互动,他也没有虱子。

送花?

种花吧。

想干的事?

她说她想睡觉。

野猪异人来劲了:

竹青有些犯难。

他喜欢泥土但不喜欢泥潭。

至于让林淡淡骑着一个残疾到处跑?

对谁都是为难。

野猪异人一头黑硬的长发,把心口垂得响,

本来无欲无求,靠天吃喝不愁,觉得人生无聊透顶的竹青顿时感觉到了压力。

照顾雌性好……好难呀……

还有那么点新奇。

野猪异人一看竹青清冷皱眉的模样:

竹青一想到自己秃头的模样,万年不变的脸上有了一丝丝紧张。

野猪异人生怕竹青被吓到了:

跑慢了可就被人抢了。

等到轮到他了,雌性说要给他生个小猪崽儿。

就算以后他家雌性不喜欢他了,他至少有一个崽儿。

墨绿色的眼眸映着竹影,有些茫然。

本来寡言少语的竹青把每一个过来的人都被他抓着问,得到了各种各样的答案。

夜晚,青幻部落的众多雄性异人议论疯了。

雄性八卦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白尾仰躺在树上,白色的尾巴遮住眼睛,两只耳朵一盖下来:

赶在那些雌性蜂拥而来之前,白尾转身跳下树走了。

他不需要别的异人重复他的美貌。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金墨在洞里处理藤条上的伤口,把灼伤的部分剜下来,面无表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一是他们这类的异人痛觉本身不敏感,二是他不会轻易漏出弱点。

旁边放着一朵快要枯萎的小花花。

金墨把自己用树藤拴好,微闭了一下眼睛。

泥土潮湿,今晚可能会下雨。

月光从挖的窗户的缝隙里漏了进来。

等到再睁开眼睛,金墨的眼眸已经变成了黑色,波浪的卷发也慢慢变成了黑色。

金墨嗤笑一声,身子一柔像泥潭一样,一下就从绳套里钻了出来。

打开房屋。

爬上屋顶,晒一会月亮。

金墨离开部落,期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异人,直接走进了丛林。

的声音在金墨的身下响起,又迅速悄无声息般扩散开去。

金墨猛一转身,脸色阴沉如黑水。

背后空无一人,只剩下随风摇晃的树枝。

一只槿紫色的眼眸一晃而过。

金墨的一声扑在地上,扬起脸,斜眼:

他的嗅觉是不太灵敏,不过他对热量可很敏感。

若不是被管着,他非得吃掉和他要捉迷藏的伙伴。

细长的舌头一扫。

他可不靠纯天养,他还有一个男人投喂。

但是一天都吃不饱。

在生存底线上挣扎,闹心呐。

等热量一走,金墨立刻钻了灌木丛,草木快速晃动。

一会探一下头看看位置,免得撞树。

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一根桶口粗的黑影成为了夜晚猎杀时刻的主演。

地上……

树上……

甚至半空中……

……

林淡淡不是被饿醒的,纯粹是她觉得脸上身上有点麻。

她刚才做梦梦到丧尸啃了一口她大学室友的脑子:

舀了一爪子她的脑花:

喷了林淡淡一脸。

林淡淡迷蒙地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有什么一大滴滴到眼睛里了。

她的脑花?

咸的还是甜的?

什么花?

花什么?

脑花?!!

林淡淡惊吓着坐起来,揉揉眼睛,伸手接住雨滴,再抬头看到了天,嗓子哑哑地:

明明她是在屋子里睡觉呀。

一时不知今夕何夕。

林淡淡看着远处好像睡着了的竹青,愣了半分钟。

林淡淡脑袋清醒过来直接弹了起来,真真纯纯无语了。

她现在才发现,这个房子居然没屋顶!

浪漫得不要命,羊圈也要搭个棚好吗?

林淡淡疯狂抖落身上的水,想藏铺下,她又塞不进去。

万一涨水,她还会被淹。

林淡淡赶紧打开房门,又关上房门。

风雨大作,关不关门差别不是很大。

选错了。

早知道该换一个有避雨的地方的。

林淡淡内心一边叹气一边抵着门不让风把门吹走。

竹青幽幽醒来,就像做了一个美梦一样,神清气爽,万分愧疚:

林淡淡:在树下躲雨?真的要去赌会不会被雷劈?

林淡淡:雄性的尊严都这么强,宁愿淋死也不愿求救?

还有竹青怀里护着什么东西?是他的蛋吗?

她这是稀里糊涂找了一个二婚?

虽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但白捡一个孩子妙~

竹青神情难得严肃:

林淡淡眨巴眨巴睫毛上的水珠。

呀,第一次感觉被人当成了小朋友。

感觉有点微妙。

不过她已经不是小朋友了,虽然会感动那么一丁点,但她才不会用心记这些常识。

知道名字怎么了?

难不成还能扎娃娃?

竹青见林淡淡一脸认真实则敷衍,有些着急:

林淡淡关好门,冒着风雨,爬出窗户走几步就到了竹林。

奇怪的是……

竹青抬头看着暗影重重的竹林,伸手接雨:

再看外面依旧大雨滂沱,竹青坐在雨中摇摆不定生死不知宛若雕塑。

林淡淡走到竹叶空出来的地方。

雨还是小。

林淡淡心头突兀跳了一下:

林淡淡想起竹青的话。

林淡淡深呼吸一口:

林淡淡摇摇头,找了块空地蹲下来,拿着树枝乱画,

雄性可以害死伴侣吗?

巫医,雨夜掩盖痕迹,杀人于无形?

林淡淡越想越觉得恐怖,不知不觉画了一个简易的房屋:

林淡淡还想再画几个人,可惜她画技太渣,顺手捡了一堆石头做围墙。

好漂亮呀。

林淡淡抖了一下肩膀,把石头丢了出去:

背上有点痒。

就跟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

林淡淡硬着脖子转过去一抬头,露出清晰的下颌线,喉结艰难地滚动了一下。

眼睛。

她看到竹子上面有绿色发光的眼睛。

星星点点,闪烁不停,星罗棋布。

全都凶狠饥饿地盯着她,就像是一条条毒液欲滴的蛇。

闪电一闪,犹如骆驼刺的根系吸附在天空。

柔软扭曲的黑影在树枝上软韧着身体蠕动,就像随时都要掉下来一样。

林淡淡低下头,猛眨眼睛,再抬头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雨声和轰鸣声。

那些绿色的眼睛就像是幻觉一样,全都消失了。

越紧张越发觉得尿意汹涌难耐。

竹青留了个心眼,她决定学一些雄性–标记地盘。

她最近有点火重呀。

会不会烧死竹子?

林淡淡捂着鼻子拿根树枝开始画地图。

被迫之举。

毕竟她没法在下雨的竹林里点火。

做完这一切,林淡淡就着地上的积水洗洗手。

饥饿让人潜力无穷。

这不。

林淡淡一边抬头看偶尔立刻异常闪耀的星星一边开始掰竹笋啃疯狂啃:

一股清甜味道混合着雨后泥土特有的土腥味在味蕾上绽放。

不行。

她不能让竹青死了。

不然,估计她还得再选。

就目前而言,林淡淡认为选择竹青相对于她而言是比较安全的。

至少应该不会让她一过来一样就开始怀孕生崽,也没有家庭暴力,话少还不吵。

林淡淡拔了几根竹笋冒着风雨钻进窗户。

有时候,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容易让人记住。

密集的雨珠挂在竹青墨绿色的睫毛上,他闭着眼睛,周身缭绕着一层烟雾,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仙气飘飘的模样。

脆弱又坚韧。

清冷充满了生命的梦幻。

林淡淡伸出一只手帮竹青遮眼睛上方的鱼,

他似乎在睡觉耶。

得让他避下雨。

她搬不动他。

于是,林淡淡拿块石头把门一关,瞬间把门拆下来搭一端在窗户上构成一个三角形。

这个拆门的技术还是她以前拆迁的时候跟别人抢门锻炼出来的。

小说《穿到远古种田做兽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