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渊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陆文雪叶青寒)

《魂渊》 小说介绍

【暴杀】+【热血】+【少年气】+【群像】
校花不听劝阻遇险,我该不该救她?
美女姐姐要杀我,我做错了什么……
恐怖的异能,绝望的处境,我该如何是好……
一颗烟花带来的辐光,引发了十四区的灾难。能力者、光奴、怪兽……背负着巨大罪恶的少年决定不再失落,他唤醒了体内沉睡十年的恐怖异能……
“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宿光员的职责!”
“以前总喜欢逞英雄,后来发现自己真成了英雄……”
“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
“【绝望星辰】!启!!”
“【归墟腥炎】!临!!!”
这里没有童话……只有血淋淋的事实!。书中主要讲述了:“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一处居民楼,一只狗对着外面庞大的烟花狂吠着。它浑身是伤,平时没少遭受主人的殴打。“我去你……”狗主人大喝,竟把狗从楼上扔了下去。“嗷呜~嗷嗷嗷……”这可是十二楼……
魂渊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陆文雪叶青寒)

《魂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处居民楼,一只狗对着外面庞大的烟花狂吠着。

它浑身是伤,平时没少遭受主人的殴打。

狗主人大喝,竟把狗从楼上扔了下去。

这可是十二楼,狗狗疯狂地叫着。

砰一巨声,狗变成了一摊血肉,但是它的眼睛仍死死盯着那朵烟花。

眼中充满了阳橙色的光芒……

不知何时,狗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再看它的身体——

竟然是一块块血肉拼接而成的……

耳边没了狗的狂吠,男人瞬间入睡,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耳边传来了低声的嘶吼。

男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他惊恐地看到了自己破碎的身躯。

阴冷的月光照在了房内,狗的形体增大了许多,而男人惊恐的眼睛也永远地定格在了狗的身上……

十四区一处办公室。

区长顾东升仍加着班,窗外忽然亮了起来。

那是……

人体的瞳孔是唯一透光的地方,通过烟花这种形式散播是效率最高的方法之一。

而只要进入人体,就会成为一颗随时爆炸的炸弹,他会利用人的欲望,肆虐生长……

有人想要置十四区于死地!

辐尘及以上的应劫者或,才能将具现,而眼前这朵烟花规模……

谁才能做到!

顾东升想到了叶青寒,但叶青寒刚刚出手救过她女儿,而且她是白下界的塔主。

到底是谁!

砰!

他一拳打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立刻发布指令:

……

没过多久,许多人衣衫不整地来到了办公室。

他们有的人刚洗完澡,有的已经睡下,还有的人刚脱完衣服准备做运动……

不过没有人在乎这些,他们耐心地听着顾东升发布的一项项指令。

说到这里,有人欲言又止,十四区的人手欠缺太多。他们缺乏一支高机动性的作战小队。

所有人震惊地望着顾东升……

顾东升掏出了一把匕首,隔空对着办公室的一张桌子轻轻一挥。

砰!

桌子当场爆裂开,破碎的木屑溅的到处都是。

所有人噤若寒蝉,呆呆地看着面色阴冷的顾东升。

他们不禁想起了十年前那个山岳一般的身影,同样的能力,同样的身形……

——————————

这一定是玲珑最开心的时候吧。

叶青寒躺在贫民区的天台上,烟花的火光照在她精致的脸庞上,如艺术品般璀璨。

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女子,陪她一同欣赏着烟花。

她身穿蓝色的百褶裙,婷婷袅袅,恰似一座美艳无双的冰山。

不过烟火的绚烂终究是一瞬,不久天空再次迎来了更加深邃的黑暗。

欣赏完烟花,叶青寒依然懒懒地躺在贫民区的天台上,看着这块无边无际的大幕。

一旁的冰岚轻声唤道:

唉~

到哪都逃不了被剥削,之前是陆应川,接着是李二枪那个老头子,现在还要为了我的器灵们打工……

夺笋呐!

叶青寒躺在地上,似笑非笑地把手伸到了冰岚面前。

冰岚轻轻地握住了叶青寒的手,准备拉她起来。

就在这时,叶青寒突然发力,冰岚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倒在叶青寒怀里。

啪~

冰岚瞬间化作一柄长剑,出现在叶青寒手中。

叶青寒气愤地问道。

长剑闪烁着冰蓝色的光:

叶青寒气愤地把长剑当作拐杖,把自己撑了起来。

她光着脚来到了天台边缘,准备跳下去时却犹豫了。

这场过后会,贫民区必将出现许多,而陆文雪最近惹了不少这里的居民。

怕是会有危险。

光奴,即失控的应劫者。

算了算了……

我这个做姐姐的,真是又当爹又当妈……

叶青寒扭过头,往陆文雪的房间跑去。

……

贫民区鸦雀无声,一轮冰盘似的圆月高悬于天空。

不知过去多久,远方渐渐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这么久了才回来……

叶青寒放下刚开游戏的手机,一个闪身,出现在了陆文雪的面前。

莹莹的月光下,能看到少女两只洁白的小脚丫子。

她怎么在这里?

陆文雪微微一惊,没想到玲珑刚消失,她的主人就出现了,他现在迫切地想知道玲珑的消息。

叶青寒略带结巴地说,

陆文雪正疑惑着,一个黑色的东西就飞了过来,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

仔细一看,是一枚黑色的戒指。

话音未落,叶青寒脚下忽然生出一柄长剑,剑气掀起一缕清风,呼一下飞走了。

脚下的长剑不断颤抖着,即将憋不住要笑出声,叶青寒跺了跺脚:

长剑传来不甘的啼鸣。

……

发生什么事了?

陆文雪一脸懵逼地愣在了原地,他还有很多问题没问呢……

看着手中精巧的戒指,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思考片刻,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下一刻,戒指的变得不再那么冰凉,并且还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难道是……

随着精神力的注入,一个广阔的空间出现在了陆文雪脑海中。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个地方竟有一个足球场大小。

那是什么……

陆文雪细细一看,自己的房间出现在了空间戒指里。

斑驳的墙壁,老旧的地板,破碎面具、照片,还有那张假面骑士的海报……

她把陆文雪的房子整个搬了进去!

陆文雪哭笑不得,不过内心却是温暖无比的。

不知道玲珑还能不能回来……

看着潇洒离去的叶青寒,他有一肚子话想说。

最后他只能遥遥对着天空喊了一句:

没过多久,漆黑的天空缓缓飘来一张崭新的十元纸币……

……

白浩初和他母亲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

此时白浩初的父亲正拿着手电筒和一个大蛇皮袋,准备出门。

白浩初半哄半骗地说是学校里有事耽搁了,看着穿戴整齐的父亲,他不禁问道:

白浩初告诉父亲注意安全,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灯光很暗,白浩初伸出了他的右手。

只见他的右手变成了金黄色,他又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力气速度也大了很多。

在看到烟花的那一刻,白浩初觉醒了自己的能力——

【金化】

随着对能力的熟悉,白浩初的左手也变成了金黄色,接着是手臂、躯干……

就在这时,他透过那虚掩的房门,看到了一个黑影。

房门被嘎吱推开,原来是他的母亲,白浩初松了一口气。

她的母亲没有回答,只是一只手背在后面,眼神空洞,默默地靠近着白浩初。

白浩初透过幽暗的光线,发现她母亲刚经过包扎的手里,竟拿着一把菜刀。

说着,母亲眼中绽放出诡谲的阳橙色光芒,一个箭步,举着菜刀朝着白浩初的手臂劈去。

白浩初下意识地伸出双臂格挡,菜刀碰到白浩初的手臂,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再看手臂,毫发未伤,只是衣服被斩了一道口子。

见攻击无果,白母再次举起菜刀,对着白浩初的脖子砍去:

看着发疯的母亲,白浩初愈发厌恶,这么多年累积的怨气也一下子涌上心头,他一脚踢开母亲,随后抢过母亲手里的菜刀……

摇曳的灯火逐渐染上了血红色,屋内也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终于,白浩初再也挥不动刀,他停了下来……

他看着身下的碎肉,又扭头看向了角落的黑色塑料袋……

……

漆黑的夜幕下,白浩初踩着父亲的三轮缓缓前行,车里有几包黑色的塑料袋,被许多垃圾掩盖着。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束手电的光……

他心里咯噔一下,是他的父亲。

儿子长大啦,白父心里非常欣慰,但他还是说道:

白父像往常一般念叨着,白浩初的眼泪却不停地在眼窝里打转。

不过白父还是提醒了一句:

白浩初踩着三轮与父亲擦肩而过,兜兜转转一会后,竟往西边行去。

小说《魂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