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与甜妻最新章节,小说糙汉与甜妻无弹窗(苏颜贺棘)

《糙汉与甜妻》 小说介绍

【甜宠】
工地旁边的小破楼里有个小姑娘,长得又乖又甜。
贺棘一连看了好几天,终于按耐不住小心思,把她家的空调弄坏了。
本来就想着修空调的借口近距离看上两眼就成,可谁想一靠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看着对方白净的脸和怯生生的眼睛,他寻思着,这么乖的小姑娘,不娶回家宠着,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糙汉子包工头贺棘&乖软小包租婆苏颜】。书中主要讲述了:重新下载安装了微信,贺棘加上好友,才把手机还回去。“下次要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没事的话就用微信视频。”苏颜攥紧手机,没有回他的话。真要有事没事都打过去,他不出三天就会厌烦了。见他起身进了厨房,苏颜……
糙汉与甜妻最新章节,小说糙汉与甜妻无弹窗(苏颜贺棘)

《糙汉与甜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重新下载安装了微信,贺棘加上好友,才把手机还回去。

苏颜攥紧手机,没有回他的话。

真要有事没事都打过去,他不出三天就会厌烦了。

见他起身进了厨房,苏颜才想起来被放在冰箱的一堆东西。

她进了房间,把没焐热的房租拿出来,和蜗牛一样磨蹭地去了厨房。

站在厨房门口,她犹豫了许久,话都在嘴里绕了几遍了,还是没能说出来。

最后还是贺棘等不下去了,转身看她,

苏颜点头,掀起眼帘看了他一眼,又赶紧低下,然后慢吞吞地伸出藏在背后的手。

她手里攥着一小把钱,语气温吞,

贺棘靠在洗碗盆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白嫩的掌心里,红色钞票挺刺人眼球的。

这个小孩,真是一点便宜都不肯占人家的,一块吃的东西,她竟然想自己出钱。

苏颜愣了下,抬头,傻傻地问了一句:

她还以为只是今天呢,以后每天都来的话,像什么样子啊。

贺棘本来想点头的,可看到她紧张的样子,仿佛很害怕自己每天都过来,于是到舌头打了个圈。

既然不过来吃,那钱就更应该拿了呀。

苏颜没有说话,但清澈的眼睛把要说的话都表达出来了。

贺棘摸了摸下巴,心想着该怎么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地把钱收回去。

这点钱,对于管着这个城市大半工地的他来说,还真的算不了什么。

只是这些对眼前的小朋友来说,应该已经是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她那么紧张,让他也不敢挥挥手说不要了。

苏颜嘴巴抿紧,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这钱比他一个月的房租还要多呢。

有那个钱,他怎么不去租更好的地方,偏偏要住这破旧的小楼。

外头还是正在动工的工地,每天又吵又闹的,灰尘还特别的大。

苏颜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最后低头下,数了一半的钱递过去。

她倔强的小模样,好像在说自己不收她就不同意一样,贺棘舔舔嘴唇,笑了。

他把一半的钱收回,下巴往客厅的沙发一抬,

话说完,他转过身去,继续洗还没有洗完的碗。

他没有走,苏颜自然是不可能回房间的,她坐在沙发上,挺直着背,乖巧得就像个小学生。

厨房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和碗筷轻微的碰撞声,她耳朵动了动,忍不住往那边看。

记忆里,在厨房里忙活的永远都是妈妈,爸爸说男人不能窝在厨房里,所以一次碗也没有洗过。

苏颜相处过的男人很少,少到她现在只能数出两个。

贺棘的出现,打破了她对男人刻板的印象。

洗完碗出来,贺棘就对上了一双呆呆的眼睛,他拿出一根烟咬在嘴里,朝苏颜走了过去。

他都走到她跟前了,她还呆呆地没有回神,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贺棘蹲下来,伸手点了点她的脸,软软的触感和他想象里的一样。

脸上被戳了一下,苏颜回神,才发现自己和贺棘靠得那么近。

他身上的味道强势地朝她扑过来,呼吸间都是属于他的味道,不难闻,却让人头晕脑胀的。

她身子往后仰,脸微微侧着,不敢和贺棘对视。

他嘱咐的语气,就好像是这个家里的男主人一样,苏颜看了他一眼,见他在等自己的回答,才低低嗯了一声。

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她能给自己回应,就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了。

贺棘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起身大跨步走了。

门被关上后,坐在沙发上的苏颜才敢抬头,盯着那道关上的门整整两分钟,她才动了。

头上被揉的地方暖暖的痒痒的,就好像顶着一个暖宝宝。

她脸上发烫,有些受不了,打算去卫生间洗把脸。

深呼吸都不能让急促跳动的心平复下来,她哆嗦着手去开水龙头。

因为紧张,开水龙头的劲就使大了,用了十几年的水龙头终于在这个炎热的下午光荣下岗了。

猝不及防被水泚了一身,瞬间就变成落汤鸡的苏颜呆了两秒,然后拿毛巾去堵水龙头。

好不容易堵上了,她身上也没有一处干的地方了。

水龙头还在往外溢水,她拿了一个脸盆放到底下接着,然后去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湿漉漉的头发她也懒得吹,只拿毛巾擦了擦,不滴水后就让它自然风干。

水龙头是彻底报废了,她得去买个新的回来换上,不然就没水洗脸了。

口袋里的钱也湿了,她拿出来一张张铺平在桌上,然后拿了一张新出来。

临出门时,她走到窗户边往外看,外头的太阳特别地大,热到空气好像都扭曲了。

她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顿时一股热浪袭来。

把窗户关上后,她决定等到太阳落山后再出门。

坐在沙发上,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客厅,她突然觉得太空旷了。

似乎是被某个强势的男人进来过后,这屋子就变大了。

觉察到持续四五年的平稳生活可能会被改变,心就被无助感笼罩。

苏颜把自己半埋进沙发里,捂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

爸妈在时,她一次都没有做主过,就连自己买衣服这样的事,也都是父母做的决定。

把房子租出去,是她做过的第一个决定,下这个决定,她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原以为她一生都会这么平坦地度过,可谁知道又碰上一件特别重大且特别严肃的事。

慌乱中想不出办法,她翻来覆去,觉得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后干脆躲去了角落。

小说《糙汉与甜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