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老头全文在线阅读祝晓雨祝晓雷小说全本无弹窗

《嗨,老头》 小说介绍

一帮儿女在老人癌症确诊后,与癌症抗争的那几年得生活,赤裸裸的展现了在亲情和利益之间人们的真实现状,虽然很残酷,但很真实。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书中主要讲述了:为期一周的化疗前的输液之后,开始上化疗药物了,每次的针剂都是祝晓雨去药房取了,然后再交给护士站的,她知道哪一瓶是化疗药物,当那些药水一滴滴的流进父亲身体的时候,她变得无比的紧张,悄悄的观察着父亲的表情……
嗨,老头全文在线阅读祝晓雨祝晓雷小说全本无弹窗

《嗨,老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为期一周的化疗前的输液之后,开始上化疗药物了,每次的针剂都是祝晓雨去药房取了,然后再交给护士站的,她知道哪一瓶是化疗药物,当那些药水一滴滴的流进父亲身体的时候,她变得无比的紧张,悄悄的观察着父亲的表情和身体的变化,第一天,还好,老头儿没有吐,也没有闹,只是胃口差了许多。

她们不知道食堂在哪里,每次给父亲打饭都是去医院附近的餐馆,每次尽量多选择一些菜品,生怕老头挑食不爱吃。

化疗的第二天,依然是祝晓雨盯着,老头儿嫌那些液体流的太慢了,一不注意就开始调快速度,所以必须时刻盯着才行。

化疗的第三天,老头儿的脾气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胃口越来越差,话也越来越少了。

当天病房又住进来一位中年男人,姓李,中等个,不帅,又黑又酷的那种,陪床的是他的妻子,敏姐,一位脾气很好的姐姐。

当天,李哥和老头儿聊的很嗨,有一种相见恨晚的遗憾似的,后来俩人在住院的日子里竟然成了忘年交。

李哥的妻子后来和祝晓雨也成了朋友,她说她男人这是第二次来省医院了,肺癌+胃癌,本来上一次住院恢复的差不多了,回去后又开始霍霍起来,酒从来没断过,又把自己祸祸进来了。

老头儿则给她的病友讲战争,讲那些他经历过的战火,讲他那些在战火中逝去的兄弟们,这样的内容,在祝晓雨的成长生涯里还从来没有听老头儿讲述过呢,住院的日子,是枯燥无味的,俩爷们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晚上值班的时候,祝晓雨和祝晓云轮流,她们睡得所谓的床就是那种折叠的凳子。

又该祝晓雨值班了,夜深了,病人们都睡了,除了楼道里陪床家属们还坐着,能躺的都躺下了,呼噜声震耳欲聋,靠墙的那床病号,是从养老院转来的一位老人,多岁了,有五个儿女,老人得腿折了,听说是在养老院被护工绑的,长时间的捆绑,导致老人得腿不能再伸直。老人不停的在呻吟着,和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混合在一起。

夏末的病房里,空气污浊,祝晓雨和衣而卧在陪床的凳子上,睡不着,脑海里又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景……

那天晚上她去哥嫂家住的时候,哥哥已经吃过饭了,在沙发上坐着,嫂子煮了面条给她。她坐下来,给哥哥说:

哥哥突然咆哮着站了起来,表情狰狞。

她惊呆了!

这是她的哥哥吗?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发生什么事了?

她有点懵圈的说

哥哥继续青筋暴露的喊叫着,嫂子在一旁走来走去,没有说一句话。

祝晓雨有点儿迷惑和惊讶了

这是怎么了?

她挑起一缕面条,泪水一颗一颗的滴在碗里,和着泪水,她吞下了那碗不知道什么味道的面条。

凌晨三点多,躺在侄子的硬板床上,腰和所有的关节都在疼痛,她悄悄的起身,找了一个矿泉水瓶,倒了半瓶热水,分别暖着那些疼痛的关节。

此刻的夜寂静无声,对门的嫂子和哥哥也没睡,隐隐约约可以听得到他们的私语声。

嫂子:

没听到哥哥的回复

很久,传来哥哥狠狠的声音。

祝晓雨惊呆了,泪水顺着脸颊在深夜里滑落,心碎的疼痛远远大于关节的疼痛。她这几天一直在医院忙活着,其他的杂事都顾不得了,一心只想着救父亲的事情了,连年幼的女儿和X市的生意她都抛下了,这到底怎么了?

白天去医院的时候,哥哥单位的同事和领导来了不少,他们是来看望父亲的,有几个还是父亲的熟人。

领导说:

祝晓雨抢着说,

祝晓磊没说话,只是笑笑。

祝晓雨只是礼貌的对他们笑了笑并表示感谢,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

客人们提来很多礼物,病房里不方便堆积,让嫂子他们提家走了。

从养老院转来的老人,每晚都不能睡觉了,不停的喊叫,呼喊着孩子们的名字,喊着疼,他们的家人请来的护工,有时候因为老人太过于吵闹,会在拉着的帘子那边轻轻的揍他……

看着这一幕,祝晓雨心里难受极了,发誓以后绝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去养老院。

老人得儿女们只有一个女儿经常过来看他,其他儿女几乎没有见到过,听说都是领导干部,没时间过来。

第二天早晨,陪床的家属们早早的就得把折叠椅子收起来,保洁师傅早早就来打扫卫生了。点多,头一天的消费清单和当天的缴费通知就挂在了床头的夹子上,多天的时间里,几万得费用出去了,祝晓雨的信用卡和贷款都该还了,父亲的折子上的钱也用了一部分,,她前期支付的费用也前前后后用的差不多了。

她走出病房,给田力打了一个电话。

田力温柔的声音传了过来,

祝晓雨突然委屈的说不出话来,声音哽咽了。

田力着急的喊着,

她抽泣的话也说不清楚了

田力着急的问

田力问

第二天晚饭时间,田力匆匆赶到病房,给老人提来了很多营养品,并给祝晓雨捎来w元钱,然后祝晓雨忙完后请他吃饭,表示感谢。

吃饭的时候,田力问她。

她小声说。

田力拧着眉头问。

她说。

田力的语气里有点儿火气。

她淡淡的说。

他哼了一声。

田力拧着眉头问她。

她其实是不想别人知道这样的事的,她觉得丢人,尤其对自己和父母来说,脸上都没面子的事。

田力忍不住爆粗口了。

看了看祝晓雨,他又说:

眼泪啪嗒啪嗒的滴在她眼前的桌面上,她继续往嘴里塞着品不出味道的饭菜,来掩饰自己的无助和委屈。

田力赶忙抽了几张抽纸塞到她的手里。

他忙不迭的说着。

吃完饭,已经很晚了,田力把祝晓雨送回医院住院部,准备返回宾馆。

走的时候,田力说:

祝晓雨的心里,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知道他最近也紧张,应该是把他目前所有的钱都给她了。

小说《嗨,老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