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傲娇夫君太粘人(方瑛贺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傲娇夫君太粘人》 小说介绍

前世她是方尚书家名冠京都的嫡女,嫁的夫君乃是新科状元,京都人人羡慕,三朝回门,夫君原配发妻竟寻了来,她一朝竟成了坏人姻缘的歹毒之人。郁郁而终。
重生归来,她要让他声名狼藉,官运多舛。
可在扳倒渣男时,竟无意撞见了世子未婚妻的私情,怎么办?怎么办?世子却笑着安慰她无事,
那傲娇世子,竟然让她赔一个新娘给他?。书中主要讲述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夜幕下的永兴街热闹非凡,这一日,不论男女老少,人们都涌上街头,讨一份热闹。街上的花灯前几日便早早挂了起来,只等到了日子,逐一点亮。街上不时传来叫卖吆喝之声,方瑛刚走到桥上,迎面……
嫡女重生:傲娇夫君太粘人(方瑛贺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傲娇夫君太粘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乞巧节。

夜幕下的永兴街热闹非凡,这一日,不论男女老少,人们都涌上街头,讨一份热闹。

街上的花灯前几日便早早挂了起来,只等到了日子,逐一点亮。

街上不时传来叫卖吆喝之声,

方瑛刚走到桥上,迎面跑来一个孩童,同她撞了一个满怀,孩童咧着嘴笑的憨厚,连连道歉,方瑛扶起孩童,掸了掸他那沾了灰尘的衣摆,笑着道无事。

目送那孩童离去,方瑛眸中闪过一丝暗淡,若是那孩子当初能保住,约莫同那孩童一般大小了。

丫头娇儿忙上前开口打断她,劝慰道:

方瑛苦笑着摇头,前几日僵持了五年未曾见面的父亲,不知从何处听说了她身子抱恙,特地请了大夫来罗家为她看诊。

那大夫是京都颇有名气,性子却很是孤僻的李大夫,他轻易不肯给达官显贵看诊。

李大夫一手搭在她腕间,一手捋着发白的胡须,眸子里的光一点一点暗了下去,神情也愈发严肃。

她当即支走了屋里服侍的所有下人,李大夫只是无奈摇着头,连连叹息,很是惋惜。

李大夫说她自小产后身子亏空,且忧思深重,如今体弱,不过是油尽灯枯的表象。

她撑不到看这个冬天落在京都的雪。

桥上人议论着在桥下一处卖糖葫芦的摊子前站着的一家三口。

方瑛木讷地听着,她便是人们口中厌恶的拆人姻缘的方尚书家嫡女,可又有谁知她又何曾愿意如此?

娇儿心下怒火腾烧,作势要上前争论,方瑛却是拉着她下了桥。

若不是哪一年,父亲外放归来,带回了彼时还是一介白衣的罗元庆,她同他又怎会相识?

罗元庆借宿方家,方大人亲自指导他学业,一次她送羹汤至父亲书房,碰见了罗元庆,他谦虚儒雅,恭敬朝她行礼,转身便告辞而去。

衣袖间带起的风,如同涟漪,悄悄拨动了她的心绪。

父亲瞧在眼里,心下乐见其成,时常促使她二人偶遇。

罗元庆时常会亲自题诗在扇中,命人偷偷送到她手中,娇儿也很是满意这位未来姑爷,那般谦虚和善之人,只等他考取了功名,小姐嫁给他,日子必定会比在方家好过。

当年科举,罗元庆一举博得状元郎。

他一袭红色状元郎服饰,骑着马游街,行至尚书府门前,他下马上前,跪在彼时站在门前的方大人跟前,当着一众人前,求娶方瑛。

可到底后来人们只道是她破坏了人姻缘。

三朝回门当日,方家高堂上的方大人,神色难堪,继母跟前站着的女子一袭青衫,低眉垂目,好一副柔弱之姿。

那一刻,她才知,罗元庆早有发妻,便是那女子,她叫苏晚月。

他说那一年水患,坝口决堤,整个村子无一幸免,唯独他因上京赶考,逃过一劫,后来,他入了方家,以为苏晚月早命丧黄泉,便不曾提起娶过亲之事。

今日娇儿劝了好久,方瑛才肯出府逛逛。

自当年小产,她身子亏损厉害,多数时候缩在房中,不肯出门。

好不容易今日肯出府来逛逛,却不想还是撞见了不想撞见之人。

是的,她已一年未见过罗元庆,起初他也来过,可架不住她不肯见人,索性便随她而去。

漫长岁月,方瑛的心早已结了一层又一层厚重的冰。

苏晚月挽着罗元庆的胳膊,罗元庆手中牵着他们如今五岁的孩子,罗家如今唯一的嫡子罗兴。

方瑛扯了扯唇角,哑然淡笑,

盈盈一礼,是方瑛最后的礼数。

街上花灯绚丽,方瑛此刻却只觉嘈杂烦闷。没走几步,她大口喘着气,虚弱的身子无力,娇儿眼尖瞧出端倪,连忙上前扶住方瑛。

扶着她至一旁的台阶上休息。

街对面一对儿老夫妻叫卖着糖粥,那甜腻的香气扑鼻而来,娇儿见她有了想吃的念头,忙上前去买。

糖粥甜腻,她口中苦涩被压了下去。吃了小半碗,她方才将碗搁下。

起身搭上娇儿的手,步履维艰走到马车前,上了马车,离开了这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的街道。

许是夜风寒凉,她当夜便高烧不退,整个人烧的昏昏沉沉,耳畔是娇儿守在塌前的哭涕之声。

一连数日,她亦未曾醒转。

父亲得知了此事,同继母一道来罗家瞧她。

当日李大夫来看诊,她哀求大夫瞒着父亲,不想他担忧,能瞒一时便是一时。

罗元庆如今官运顺遂,早不是昔日站在父亲跟前谦虚恭顺的后辈。

他同父亲与继母一道坐在外间。

今日继母所出的妹妹方锦也来了,此时正坐在她的榻前。

娇儿下去端药,屋内唯留有她同妹妹,以及苏晚月。

方锦低头附在她耳边喃喃说道。

今日她忽觉耳清目明,身体仿佛有了些力气,见父亲前来,她想见一见父亲,可刚要出声,才惊觉嗓子干哑,竟是发出了嘶哑的啊啊之声。

此时瞧见妹妹,用眼神示意于她。

却见方锦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用只有她们三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打小跟在她身边,时常姐姐长姐姐短唤着她的小丫头,她最为疼爱的妹妹。

此刻竟犹如恶魔一般。

方锦字字诛心。

小说《嫡女重生:傲娇夫君太粘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