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冤种主子们能听到我的心声》主角周声声段扶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书:冤种主子们能听到我的心声》 小说介绍

【穿书+心声+系统+火葬场+马甲】
周声声身为本文炮灰bug,原以为只要维护好剧情就能完美转生
可这三个男人一个比一个怪
自己做宫女时,他们视她为玩物
本以为自己能披着新马甲把曾经受过的气讨回来
可他们的态度,却让她看不懂了
病娇反派对她说:我愿以我国皇帝的项上人头作为聘礼求娶公主
暴君男一红着眼朝她袒露出胸膛:这一命,我还你
腹黑男二把她抵到墙角:亲我一口,命都给你
周声声:…..吃溜溜梅嘛。书中主要讲述了:气氛一瞬间的凝滞了下来。江稚鱼的冷汗更是直接浸湿了背部。“陛下说笑了。”段扶生动了动手指,虽说话是笑着说的,但是看向明斯然的眼中全是警告之意。明斯然不在乎的笑笑,继续喝起了酒,仿佛方才那番话从来没说过……
《穿书:冤种主子们能听到我的心声》主角周声声段扶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书:冤种主子们能听到我的心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气氛一瞬间的凝滞了下来。

江稚鱼的冷汗更是直接浸湿了背部。

段扶生动了动手指,虽说话是笑着说的,但是看向明斯然的眼中全是警告之意。

明斯然不在乎的笑笑,继续喝起了酒,仿佛方才那番话从来没说过一样。

屋里伺候着的下人们早就双腿发软,差点跪了下来。

他们会不会被灭口。

这是所有人脑中唯一的想法。

周声声原本以为没有自己的事了,可才待了一会,小平子就来喊他,说是明斯然的衣物不小心被弄湿了。

随即她眼睛一亮,表示这件事尽管包在她身上!

乾翊宫中自是没有男子的衣物,不过身为一个神通广大的宫女,周声声还是想办法弄到了一套全新的、材质上佳的衣物给明斯然送了去。

越过绘着美人图的屏风,周声声低着声说了句:便走了过去。

明斯然上身赤裸,肌肉线条流畅、紧实,宽肩窄腰,还有一张十分具有男性魅力的背。

可惜,一条从肩胛骨到后腰的狰狞疤痕损坏了这份美感。

感受到自己后背上传来的炙热视线,明斯然挑挑眉。

冷冽的声音响起,唤回了周声声的思绪。

见这个人始终背对着自己,她便光明正大的把视线放在了那条疤上。

她光顾着跟阿胖说话,忽略了手下这具身躯有一瞬间的僵硬。

同时,明斯然脑中响起了另一道比较稚嫩的声音。

【声声你记性好好啊】

这时需要绕到明斯然身前,周声声便收敛了得意的表情。

想到这儿,她还隐晦的把视线挪了挪看了眼他的下身。

震惊、暴怒加一丝无语的心情充斥在明斯然的大脑中。

嫣嫣竟是被毒死的吗?真凶究竟是谁!

可这女人的话,他能信吗?原书又是什么东西?

思绪在脑中百转千回,推开周声声的手,明斯然想问她是如何知道余嫣嫣是被人毒死的。

可话一出口,便变成了:

周声声得令,立马麻溜的走了出去。

若不是别有目的,她才不想伺候这个暴君呢。

那十四个巴掌的仇,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明斯然此时还沉浸在说不出心中所想的震惊中,自然没有注意到,一只会飞的小胖墩悄悄在自己身上撒了粉末状的东西。

周声声回去找段扶生,但是屋内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江稚鱼一个人在吃着东西。

见她进来,还冲她招招手:她夹起一个金丝虾球往周声声这边递。

周声声忽略掉她过于热络的称呼。

她问。

江稚鱼回答道:

这不应该啊,原书里段扶生巴不得空气都是江稚鱼呼出来的二氧化碳。

难不成生病了?

坏了,段扶生这人妖若是病起来,她就甭想睡好觉了。

见她要走,江稚鱼一把拉住了她。

说到这儿,她眼泪急的都出来了。

周声声慈爱的看了她一眼,心道你逃不了,但是嘴上却安慰着:

她没说谎,自然是会帮女主问的,但是原书里连段扶生都没有保下她,江稚鱼最后还是跟着明斯然回到了雍国,以侍宠的身份。

段扶生一般休憩都会选在西厢房那间采光极好的屋子里,若是没有这层身份的桎梏以及柳寻岚的干扰,周声声总觉得他能做到一辈子睡死在那张榻上。

果真,人还是得靠脸啊。

若是没有那张脸,就段扶生这个没骨头似的懒鬼怎么能混上贵妃的位置的?

不过今日往往只守着一个宫女的西厢房门口倒是有不少人。

其中还有不少雍国的侍卫,以及一个干练高挑的女子在那里。

周声声记得她。

好像是叫李蓉来着。

见周声声来,李蓉认出了她眼下那颗红痣,便对着她点了点头。

周声声回应了一下,拉了拉本该跟在段扶生旁边的香香。

香香主动说道。

明斯然?

想到他方才野兽一样的目光,周声声不知怎么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屋内。

段扶生平时喜欢晒着太阳睡觉,但又怕热,周声声便在大到仿佛不该在古代出现的落地窗前挂上了鲛纱来减少光线的刺激。

他不喜欢带花的褥子,周声声又亲自去找绣娘,按照自己的图纸,让人绣了青鸟纹的褥子铺在了段扶生最喜欢的贵妃塌上。

甚至独特的果盘都是周声声设计的。

可以说,段扶生的身边充满着周声声的痕迹。

摩挲着指尖,眼看对面的男人等的不耐烦起来,半阖着眼的段扶生才开口。

他声音难得没有了平时缱绻缠绕的特殊尾音,而是十分果断。

明斯然皱皱眉。

段扶生轻笑一声,不在意似的。

其实大可以直接抢人的,但是明斯然没有。

他顾及段扶生身后神秘且雄厚的势力,这个人暂时不能与他为敌。

轻声说完这三个字,明斯然便起身离开了。

留段扶生侧躺在朦胧的光下,长睫扑闪着盖住了眼中晦涩不明的神色。

见明斯然出来,周声声跟着象征性的行了礼,却没想到一双绣着盘龙镶着金边的长靴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低沉且磁性的声音在周声声的上方传来:

小说《穿书:冤种主子们能听到我的心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