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大佬小可怜马甲惊爆全球宴君夜林清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离婚后,大佬小可怜马甲惊爆全球》 小说介绍

【虐宠+1v1+强取豪夺+隐婚+双A+马甲+苏爽虐渣+萌宝+追妻火葬场】

林清浅被最爱的男人逼着打掉孩子亲手送进监狱!
三年后出狱:
昔日亲手推她入地狱的男人婚礼当天霸道抢婚!
强取豪夺,被逼隐婚,遍体鳞伤。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林清浅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不爱她,也不放过她…
离婚后:
林清浅马甲惊爆全球浪到起飞。
七个大佬哥哥:\”妹,只要肯回家,哥哥把命给你!”
追妻火葬场跑断腿的帝国大佬坐着轮椅空降:“死女人,再敢拒绝…..”
林清浅一脚踹翻狗男人轮椅:“死瘸子,还敢这么嚣张!”
豪车里,一对小团子看着自家妈咪踹翻爹地轮椅纷纷竖起大拇指:
妹妹:“哥哥,爹地这次倒的姿势不是很美丽耶~”
哥哥:“瞎说,比上次狗啃泥好多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清浅!”深夜,林清浅睡的迷迷糊糊被宴君夜粗鲁的从被子里拽起来。感觉到手臂被宴君夜攥着生疼,林清浅瞬间清醒了头脑。眼前的宴君夜穿戴整齐却浑身湿透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皮鞋上满是泥水就这样进来,手里……
离婚后,大佬小可怜马甲惊爆全球宴君夜林清浅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离婚后,大佬小可怜马甲惊爆全球》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深夜,林清浅睡的迷迷糊糊被宴君夜粗鲁的从被子里拽起来。

感觉到手臂被宴君夜攥着生疼,林清浅瞬间清醒了头脑。

眼前的宴君夜穿戴整齐却浑身湿透好像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皮鞋上满是泥水就这样进来,手里攥着车钥匙一看就是刚从外面回来的。

心里一沉,林清浅主动翻身下床,不用猜,肯定因为桑柔。

今天她在桑柔面前说了这么多,桑柔怎么可能让她好端端的留在这里。

宴君夜紧绷的混血五官见林清浅毫无反应,暴躁的上前一把掐住林清浅的后脖颈把人拉向自己:

宴君夜危险的眯起眼睛,脖颈青筋暴起,掐住林清浅后脖颈的手不断用力:

林清浅光着脚站在地毯,被宴君夜掐住的脖颈疼的不敢乱动,感觉宴君夜再稍微用力点,可以轻而易举的拧断她的脖子。

林清浅低垂眼睑,隐忍不发,解释如果有用的话,三年前她的孩子就不会没了,她也不会坐了三年的牢。

况且这一次宴君夜没有冤枉她,她就是故意刺激的桑柔。

她要桑柔再也伪装不下去,要桑柔亲口承认三年前的事情,她要宴君夜彻底放过她,从此再也不见!

林清浅心里越疼,表情越冷:

林清浅知道,宴君夜虽然为人冷漠疏离,可是骨子里是个野痞又危险的男人,尤其是在被惹怒的情况下,攻击性十足。

当年在马路边拐角花店旁她匆匆一瞥,那个靠着豪车抽烟的矜贵野痞男人就在她的心里扎了根,再也拔不出去!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宴君夜危险的眸子死死锁定住林清浅淡漠的表情,危险警告:

尤其是桑柔,这辈子都别想。

宴君夜没想到林清浅会是这个态度,短暂的沉闷是蕴藏着更大的暴风雨。

宴君夜掐住林清浅后脖颈的手猛地用力,林清浅直接被宴君夜甩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紧接着宴君夜欺身而上,用力掐住林清浅的脖颈恨不得真的要把人掐死,一字一句咬牙出声: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林清浅说好的不哭,可是眼泪就是这么不听话。

她一直都知道,宴君夜不是个多话的人,更不喜欢重复,为了桑柔,为了那个名义上的妹妹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三年前林清浅已经领教过他的手段有多残忍,说不怕是假的。

缓缓闭上眼睛,林清浅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要她道歉,不可能:

宴君夜看着从未这样倔强过的小女人,眼神一闪而过的恍惚,曾经的 林清浅总是叽叽喳喳,对他心不设防,百依百顺。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林清浅蹲在酒吧门口抱着灯柱子单纯无辜的像个小兔子,她说:”我喜欢你!滚!我是认真的,喜欢了你五年了。是吗,那就上车。

宴君夜抱着林清浅转身出了房间。

林清浅知道宴君夜不好惹,可是让她给桑柔道歉她做不到,挣扎着从宴君夜的怀里下来,林清浅抬手给了宴君夜一巴掌: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二楼走廊的每一个角落,楼梯口的佣人见自家大少爷在自己家里被一个女人狠狠抽了一巴掌,吓得慌不择路,纷纷下楼。

宴君夜紧绷的下颚线好似要断开一般,看着眼前无畏无惧的小女人,宴君夜突然上前一步单手圈住林清浅的后腰猛地把人扛起,快步上了别墅顶楼。

一阵凉风习习,林清浅头晕目眩的捶打着宴君夜的后背:

感觉到脚心沾地,林清浅这才看清,自己在别墅顶层。

宴君夜粗鲁的脱掉已经湿透的衬衫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浑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危险,眼神阴骛表情邪肆。

宴君夜抬腿,一步一步朝着林清浅过来。

林清浅偏头看着下面的花园心里暗暗心慌:

宴君夜歪着头,活动了下身体,就在林清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宴君夜的人已经到了林清浅面前,林清浅再一次被宴君夜打横抱起:

林清浅下意识的抱紧宴君夜的脖颈不放:

宴君夜猛地一甩,林清浅吓得尖叫出声死死抱住宴君夜不放。

宴君夜没有松手,把林清浅在怀里颠了颠找了个顺手的姿势嘲讽出声:

林清浅浑身一层冷汗,心脏止不住的狂跳:

林清浅话音未落,宴君夜偏头咬住林清浅圈住他脖颈的手臂,林清浅吃痛刚松了手,整个人被宴君夜呈抛物线被宴君夜给扔了出去。

林清浅从别墅的顶楼被宴君夜直接抛进了别墅花园的露天泳池里。

重物落水的沉闷声响过后,林清浅在泳池里狼狈挣扎朝泳池边过来。

*

远处,宴君夜接过管家递给他的浴袍穿在身上,朝着林清浅大步过来。

林清浅趴在泳池边的梯手上刚要爬上来,听到宴君夜的声音停止了动作:

宴君夜站在泳池边居高临下的视线锁定在林清浅倔强的小脸上,眼神一闪而过的狠厉:

宴君夜转身离开:

忠叔是别墅的老管家,小心的在宴君夜身边提醒了一句:

宴君夜冷漠的声音残酷至极:

贱人,就是命长!

短短几个字,听的林清浅浑身颤抖!

小说《离婚后,大佬小可怜马甲惊爆全球》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