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汪的江湖大汪二汪全文免费阅读

《三汪的江湖》 小说介绍

三汪是三只狗,分别叫大汪、二汪、三汪。
三汪有着不同的家庭出身。
在流浪中,三汪结成了兄弟。
三汪活着,本意为了过普通的生活,吃饱喝足而已,但,生活却往往是几多艰辛,他们有他们的欢乐、痛苦、争夺、心计,他们会演绎他们生活中的那些场景。。书中主要讲述了:癞皮狗吃饱睡足之后,他的身体在睡梦中逐渐恢复了元气,他睁开眼的时候,一束阳光刺得他生疼。他摇头看了看陌生的环境,心底下立马有了昨天的回忆,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发生的一幕,既有满满的感动,也有后悔不迭中的万……
三汪的江湖大汪二汪全文免费阅读

《三汪的江湖》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癞皮狗吃饱睡足之后,他的身体在睡梦中逐渐恢复了元气,他睁开眼的时候,一束阳光刺得他生疼。

他摇头看了看陌生的环境,心底下立马有了昨天的回忆,他清楚地记得昨天发生的一幕,既有满满的感动,也有后悔不迭中的万幸。他意识到,生死就是一瞬间,命运的改变也在一瞬间,生死是一个机缘,机缘更是命运的转折点。

他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情愫和歉意,情是感谢,感谢两只陌生的狗救了自己一命;歉是愧疚,感觉自己今后余生将无以报答两只狗的大恩大德。想着想着,眼眶里溢满了热泪,又顺着脸颊不断的流到枕头上。

窗外,两只黄鹂鸟叫的清脆婉转,癞皮狗能听出他们心中的无忧无虑,他知道自己之前也曾经无忧无虑,不仅无忧无虑,而且活得很惬意,狗世间的艰难困苦与自己无缘,那都是其他狗身上发生的事情。他曾经嘲笑过他们,戏弄过他们,也曾经可怜过他们。谁知,转眼间,那些发生在其他狗身上的故事又在自己身上复述了一遍,这狗世间啊,富贵本无根,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有轻轻地敲门声,声音很小,但癞皮狗听到了,他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接着喊了声: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有了力气。

敲门的是二汪,他已经在门口等了好几分钟,听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心想癞皮狗还睡着,不便打扰,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多睡一会儿,他身体恢复的就快些。又想,不行,得敲开门,谁知道癞皮狗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看昨天的状态,他死在床上的可能都有,说不定已经死在了床上,才没有一点动静。踌躇复踌躇、徘徊复徘徊,二汪最后下定决心敲门,甭管什么情况,都是为了见癞皮狗一面,哪怕他死了呢,也好把他运出去找个好地方埋掉。听到里面有回声后,二汪心里一阵欣喜,马上应道:

癞皮狗很快下床开了门,他感到身上有了力气,昨天走路是踩在棉花上,现在下床接触地面的一瞬间,他感到脚掌很结实,而且步伐也快。门开的瞬间,他看到二汪一张笑嘻嘻的脸。不等说话,他扑通一下跪了下去。慌得二汪忙拦住他,说:

癞皮狗说:

二汪更慌了,忙拽起了癞皮狗,随说着:癞皮狗挣脱着,还是头朝地磕了一个响头。

癞皮狗站了起来。二汪端详着他,说:

癞皮狗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又说:

二汪笑道:说完往前走去。又转回身,问道:

癞皮狗苦笑了一下,他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又把嘴闭上了,想,自己的名字还有啥用,自己原来那个高贵娇嫩的名字早已经名不副实了,现在说出来连自己都害羞,那个名字,只能属于过去,属于自己曾经的历史。他说得很轻。

大汪正坐在屋里思考事情,看到二汪和癞皮狗进来,眼睛里先是闪过一丝惊喜,接着又恢复了平静,看了看他俩,没吱声。

二汪先说话:

又一次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先是磕了个响头,接着说:

大汪又仔细的看了下,轻轻说道:

跪着不起来。二汪朝他屁股上踢了一下,说:

站了起来,二汪搬了块木头让他坐下,二汪坐在了的对面。

大汪淡淡的说。他喝了口水,又说:

二汪端了一杯水,递给。

抬头看了看大汪,看到他双眼犀利,表情严肃,整个身躯像有千钧之力,浑身充满了力量和爆发力,透过表象,他感到大汪是个刚劲、威严、爱憎分明的狗中大汉,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敬畏和胆怯。

先是叹了口气,说道:

三个月离开妈妈的时候,他只记得是被两个穿着时髦的青年男女抱走的。那对青年男女是一对热恋中的人,他俩住着宽大的别墅,别墅内装修豪华舒适,别墅外,前后都有院子,绿草茵茵,芳草萋萋。他们给取了一个西洋名字。

慢慢的,记事了,他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名字,每当他的主人喊他的时候,他都会愉快的答应。他也知道他的两个主人的名字,男的叫洛基,长得高高的,瘦瘦的,有着一个细嫩的嗓门。他是别墅的主人,别墅是他的爸爸妈妈留给他的,他的爸爸妈妈曾经是做官的,后来就不做官了去了国外。他高中毕业后没有读大学,也没有去上班,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游戏和网络上。女的叫瑞斯,也是长得高高瘦瘦的,喜欢穿着鲜艳的衣服,喜欢化妆,每天的日子里,她不是在床上睡觉就是在化妆台前描眉画黛。

自打记事起,就与他的两位主人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做什么事情也不回避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慢慢的,他不愿意再见到他两个主人无度的亲热,就开始去地板上睡。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猩红地毯,软软的,比在床上还要舒服。他的主人不允许他在地上睡,他每次跳到地上,他的主人都会喊他:,上来,不许你在地下,地上脏的。总是无奈的一次次在床上和地上蹦跳好多次。没办法了,他只好闭上眼睛。一直到后来,有了蒙头睡觉的习惯。

有许多衣服,他有自己的衣橱,衣橱里的衣服都是名牌,什么、、的。虽然对穿衣没有更多的喜好,但每次出门,他的主人都会把他打扮的非常精致,甚至会在他的头上戴上一顶礼帽。

的脚从来不会直接落在肮脏的地面上,他的脚上都会穿好了脚套之后才被允许在室外自由走动。

走在街头,总感觉自身有万般的气质,总有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他看到别人都会向他投来一束束艳羡的目光,甚至会对他胆怯的指指点点。从身边走过的狗都会大老远就会让路,甚至不敢看他一眼。他有时想主动的跟他们打声招呼,那些狗们吓得都不敢回声。

饭来张口,自打到了新主人这儿记事起,他喝的都是牛奶果汁,吃的都是香肠、蛋挞、寿司。他看到别的狗在吃狗粮,会问他们吃的啥东西?他看到别的狗喝清水,会问他们这水好喝吗?没有人回答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孤独,他渴望有一个朋友。

的主人有两部汽车,一辆宝马,一辆保时捷。男主人开宝马,女主人开保时捷。更钟爱保时捷,因为保时捷里面是香水的味道,宝马里面是烟草的味道。

生活在富贵乡里,他觉得生活也不过如此。在熟悉的生活节奏和惯性思维下,没感觉到生活多美好,他觉得这都是应当的。

三岁半的时候,那一天,天色阴沉,他和他的主人刚刚起床,便被几个黑衣人敲开了门。黑衣人围住了他们,几句话简单交流后,他的主人被拷了手铐带到了楼下,一番挣扎后,他的主人被塞进了一辆白色的车里扬长而去。往前追了一段距离,也没追上,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别墅。

别墅的大门被锁了,只好卧在大门口等,他相信他的主人很快会回来。两天过去了,没吃没喝,他也觉得饿,也觉得渴,关键是不知道吃什么喝什么,更不知道去哪儿吃哪儿喝,他只记得自己镶了金边的碗和玛瑙杯子。那天晚上正好下雨,冷风嗖嗖,想到了自己衣橱里的衣服,衣服很多,他却得不到一件。

第三天,别墅门口来了一群人,很多卡车。带头的人一脚踢开瑟瑟发抖的,打开大门,指挥着人往外搬东西。

熟悉那搬出来的每一件家具,每一件物品,他甚至在一个箱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金边碗。孤独无奈的看着,他也只能看着,他每次往前走几步,都会被搬运东西的人员连轰带斥的赶走,甚至有人捡起地上的砖头扔他。

卡车一辆辆开走了,大门被贴了两道长长的封条。看热闹的人依旧聚在门口,他们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长吁短叹。听他们说,这是抄家了,因为贪腐被抄家了。

看着被封的大门,依旧守在门口,他相信他的主人会回来。

一天天过去,难以再忍受饥渴,他第一次离开大门到处找点吃的,哪里有他想吃的,到处没有食物。

有一个好心的狗给他指点了个地方,他去了,那儿是个垃圾堆,散发着恶臭,成群的苍蝇黑压压的飞起落下,一群狗在里面刨食。别说吃了,闻到那些气味就想吐。还是那条好心狗,他或许认识,对他说:这里食物多点,你吃不下,可以去前方的垃圾桶试试运气,看来你还不算太饿。那些刨食的狗听到后,有认识的,便纷纷着起哄。

忍不住,夹着尾巴抓紧走了,惶惶一只丧家之犬。他试着去垃圾桶碰运气,却被几只野猫提前占下了,没等他靠近,带头的猫便朝他抡起巴掌示意他抓紧滚蛋。没见过这阵势,吓得掉头走,去哪呢?

这个时候,他觉得渴比饿还厉害,他知道主人曾经经常带他遛弯的一条小溪流,在溪流旁,他闭上眼睛,第一次喝了冷水,水中有一股腥味,要不是他仓促的咽下去,他会吐的,他忍着喝了很多水,感觉到不是太饿了,继续前行找吃的,哪里有。

他甚至在晚间试着再次去了垃圾场,可吃的都被那些狗刨干净了,只有臭烘烘的味道。他再去垃圾桶,依旧被野猫占领着。

在生命力的驱使下,找不到吃的,只好不断的喝水充饥,越喝水越觉得饿,最后,他实在没有办法,泡在水里的死老鼠他也开始吃了,河边发臭的死鱼他也屏住呼吸下咽了。一天比一天瘦下去,一天比一天气力不足,更为不幸的,他身上开始生癞癣,又疼又痒,身上的毛开始脱落,缺一块秃一块的。这些都显得还不重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精气神明显不足以支撑他生存下去了,他开始惊惧莫名的死亡,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死亡。

一天天的流浪,一天天的饥寒交迫,一天天的惊恐,的高贵品格和意念在一天天消失,他明白了自己一无所有,一无所能,他所有的曾经都是因为了一个机会,有机会暂时寄存在了一个富贵人家而已,当寄养他的条件一旦失去了,他发现靠自己养活自己都变得很困难,自己就是一个寄生虫而已,缺乏基本的劳动技能,缺乏最基本的生存技巧,更缺乏一种适应环境的心态。

因为曾经高贵,自己低不下头来,什么环境不能养狗呢?那些靠垃圾堆生活的狗不也是很快乐吗?跟他一样、或者比他更早流浪的狗,看他们的神情,不也是很愉快吗?在被贫乏的食物折磨的时候,也被糟乱的思想折磨着。

的生命是脆弱的,思想是脆弱的,行为是脆弱的,他不想活了,破罐子破摔了,他想,走到哪儿就死到哪儿吧,什么富贵贫穷,一死都了了。

他神魂颠倒的走到了大汪、二汪的食品库前,走不动了,他不知道身边就是一个食品库,因为他的嗅觉已经消失了。

驴四已经注意他好几天了,他一开始不想招惹这条癞皮狗,看着就脏,可是慢慢看着他快死了,他忽然想到自己一个玩伴的死,就下了决心救他一下。驴四玩耍的时候,看到二汪经常过来取东西,慢慢的,他也就知道了开门的按钮,在把拖进去扔给他三根火腿肠之前,驴四已经偷偷的开过好几次门了,他知道里面有食物,但从没偷偷的拿过,拿火腿肠是他第一次动里面的东西。

说不下去了,不断地哽咽抽泣……

大汪不住的点头、摇头,摇头、点头。

二汪拿过药膏,往的癞癣上又敷了一层。

房间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小说《三汪的江湖》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