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地下恋情全本免费阅读,夏悸欧阳思睿小说全文

《娱乐圈地下恋情》 小说介绍

夏悸:“小欧同学,谈个恋爱?”
欧阳思睿:“我们不在一个班。”
“我不介意。”
“就剩一个月了,我还要赶进度。”
“最后一次模考,姐姐让你飞第一。”
「闷骚男明星×三中小刺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茶叶蛋。”“这两笼饺子。”“夏悸,真买了啊?”夏悸没怎么在食堂吃过早餐,走了三个窗口也没热乎的牛奶,豆浆拎着不好跑,忍着揍人的冲动白了一旁看热闹的丁辉一眼。笑吧笑吧,到时候有你们哭的。夏悸又到便……
娱乐圈地下恋情全本免费阅读,夏悸欧阳思睿小说全文

《娱乐圈地下恋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夏悸没怎么在食堂吃过早餐,走了三个窗口也没热乎的牛奶,豆浆拎着不好跑,忍着揍人的冲动白了一旁看热闹的丁辉一眼。

笑吧笑吧,到时候有你们哭的。

夏悸又到便利店买了一盒热牛奶,揣进口袋里。

三月快过半了,天还没有要暖的意思,从食堂走到教学楼,早餐就该凉了,只能用跑的。

她从后门偷偷进去,七班在教室的没发现,夏悸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欧阳思睿。

和她的位置一样,在最后一排,靠墙也靠窗,往外就能看到不远处的操场。

他在刷题,旁边放着一杯豆浆,看着已经吃过早餐了。

不是说了别吃早餐了吗?

东西堆到他桌上的时候欧阳思睿吓得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椅子擦着地板往后挪,声音格外刺耳。

不仅夏悸,班上在的人被他吓到了,纷纷看了过来,一并看热闹的还有刚追到门口看热闹的周天棋他们。

好了,这下他们全班都会知道了,不仅全班,不久后整个学校都会知道她给大明星送早餐了。

欧阳思睿扶好椅子,看了看夏悸放在他桌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她。

夏悸瞥了一眼站在门口捂着嘴笑得站不直的周天棋和丁辉,

夏悸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勾着嘴角眯了眯眼睛,

夏悸说完扫视了一眼班里和要进来却呆愣在门口的人,语气不太好:

周天棋见她快出来了,往丁辉后脑勺拍了一把,

两人一前一后跑了。

夏悸心平气和地告诉他:

欧阳思睿:

夏悸看到了他桌上的数学题集

夏悸摆了摆手,拿着他的数学题就往外走,

走出七班的时候,揣在兜里的拳头都硬了。

但是想想两周后能看一个月的戏……

很值!非常值!

夏悸走了,七班的所有目光就都落在了欧阳思睿身上。

年级第一的拽姐给他们班大明星送早餐?!!

这是他们能吃的瓜吗?

夏悸看了周天棋一眼,直接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什么话都没说,从桌肚掏出了两张干净的草稿。

周天棋看了她一会儿,不怕死地往前凑,

谢涛回了个头,就听到夏悸冷笑一声。

夏悸找了自己的题集给谢涛,

夏悸双手合十,

谢涛拿着书去了,周天棋有点急了,又往前凑了一点,

夏悸翻开他的题,答案都写得很工整,但错了很多,全都用红笔画出来了,有些过程直接写在上面了,虽然字很工整,但看着有些乱。

周天棋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在骂人二百五,揉着鼻子嘟囔着:

女孩子容易不开心,不开心了还不爱说,周天棋见她还肯骂人才信她是真的没生气,挪着椅子退回自己位置上。

夏悸的书是干净的,特别干净,除了翻页的痕迹和几个圈过的题号,什么都没多写,只有第一页上写着两个飘逸的字,勉强能认出是她的名字。

但这不是他的书。

欧阳思睿看着书上的名字,不解地看着谢涛,

谢涛冲他笑了笑,

夏悸正写解析,谢涛突然敲了两下她的桌子。

谢涛不参加无聊的活动,打赌这种低趣味的东西入不了他的眼,他问夏悸也不瞒着。

夏悸看了眼还在跟人说话的周天棋,

虽说昨天下注的时候没说不能补课,但这严格来说还是作弊,他们要是知道了那赌注肯定就不作数了,多没意思?

夏悸把书转了个方向,指了几道相似的题,

几个相似的题只有第一个因为错了写了过程,别的都做对了。

夏悸一边继续理题,一边开玩笑,

学校里的流言蜚语总是传得飞快,从到这件事,不到一天全校就都知道了。

夏悸原本还担心大明星的声誉,结果最后该担心声誉的是她自己。

这一年,欧阳思睿的微博粉丝六千万,光学校喜欢他的就占学校总人数的一半。

喜欢他的人数不胜数,夏悸在不知情者的眼里就是她们中的一个罢了。

但她送的早餐被欧阳思睿收下的这件事,在她们看来就是能给他送东西的意思,原本还算正常的校园生活也变了味道。

总是有人趁他不在,溜进七班往他位置塞东西。

文具、零食、折纸、情书,各式各样。

晚上最后一节自习,夏悸拎着包溜到了楼下阶梯教室,欧阳思睿跟人在最后一排,低着头认真在写题。

这是她第一次来阶梯教室自习,一眼看过去乌压压一片的人头,都在埋头学习。

夜风凉飕飕的,教室里却很暖和。

坐在讲台上的七班班长看着她进来,又不好说什么,注意到她进来的人也都看向了她。

然后就看到,夏悸坐到了七班的欧阳思睿旁边。

实锤了,夏悸真的在追他!

在齐刷刷往后看的目光里,欧阳思睿揉了揉耳朵,把抽屉的书推给她。

夏悸翻了翻自己的书,书还是老样子。

欧阳思睿不习惯小声说话,又怕吵到别人,只能闷着嗓子了一声。

她说话声音很轻,空气里都是甜甜的糖果味。

欧阳思睿盯着手里的题没说话。

夏悸下巴抵着桌子,眼睛圆圆的,趴在桌上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小朋友,欧阳思睿看了她一眼,不自觉往自家同学那靠了一些。

夏悸把手里拿着的几张写满的草稿纸放在他面前展开,

她的字虽然潦草,但数字写得很漂亮,过程里该空的地方就空,整体看过去可以称得上一句了。

这些都是他那本书上的错题,每道题后面标明了页数和相似题型的题号,过程也写得很详细。

两百多页的题集,他刷了一半,错了四分之三,而夏悸只挑出了里面的十道题,写了六张纸。

他旁边的人想看,被夏悸一眼瞪了回去,

夏悸往后靠,隔着欧阳思睿压低声音道:

欧阳思睿突然往后靠,夏悸缩回脖子看着他,下意识往后保持距离。

欧阳思睿挡住两人的视线,压低声音说:

夏悸摁了一下笔,翻开自己带下来的化学题集。

你懂什么?我这叫前期投资。

她的孔雀尾巴好像又露出来了。

欧阳思睿写了两个字,夏悸龙飞凤舞地在后面添了一句。

阶梯教室人多,夏悸下来之前原以为会有些吵,但全程都格外安静,没人说话。

除了她。

欧阳思睿碰到不懂的也不问,还是夏悸余光瞥见几次他在草稿纸上划了又写写了又划。

也许是小明星心高气傲好面子,拉不下脸来问她,才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题和被划掉的过程,小声提醒他几句。

一班的自习可没这安静,偶尔有人有不会的题都会往周边的人问。

夏悸在一班待惯了,相比之下这里这么安静,她反而觉得这学习氛围有问题,有几分死气。

一班都有不会做的题,他们没有吗?不会的题像欧阳思睿一样一声不吭埋头啃,要啃到什么时候?

直到下课铃响,阶梯教室的人才像是活了过来,多了几分吵闹。

夏悸合上笔盖,欧阳思睿还没要走的意思,对着题目轻轻皱着眉,放在一边的手很轻地敲着书本。

那手真好看,比她的手都白,骨节分明。

夏悸愣了一下,扭开头从包里换了张只写了一半的卷子,背对着他撑着脑袋继续写。

她就剩半张卷子了,写完再走也不是不行。

等人走得差不多已经十点半了,夏悸已经有些犯困了,听见旁边的人动才清醒了些,抬起头看他,

欧阳思睿看着她桌上那张早就写完不知道多久的卷子,又看了看她脸上被撑出来的红印,

夏悸把卷子和笔塞进包里,

欧阳思睿看着她脸上的红印,没说话。

教室里零零散散就坐了几个人了,夏悸拎起包,

夏悸皱起眉看了眼手表,

夏悸眯了眯眼睛,

一、二班的作业每次都是别的班的三倍,她一个一班的都写完了,他七班的四张卷子三本题集还没写完?

夏悸忍着怼人的冲动又拎着包走了回去,坐在他前面的位置看着他,

欧阳思睿只是想让她先走,但没想到她会折返回来。

他把卷子往自己面前挪了挪,垂着眼,

夏悸眉心跳了跳,黑了脸。

她题能讲得很仔细,想教人做题还真没人会躲着。

做她整理了一上午的错题碰壁不问,卡题了也躲着,这样怎么上分?

她暑假教小朋友都没觉得这么费劲。

夏悸拎起包就走,甩到背上单肩背着,被打下来的椅子嘭的一声弹了回去。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就你忙?

夏悸走了之后,教室里的一个女生提醒道。

欧阳思睿抬眼朝那边看了一眼,礼貌地笑了笑,不知道要说什么。

见识过了,还很容易生气。

明明他只是觉得太晚了让她早点回去而已。

夏悸在便利店买了两根棒棒糖,塞了一根进嘴里,一颗石头被她一脚踹得老远。

这边正气着,穿过林子就看见东门外站着不少个人,一直伸头往学校里看,好不热闹。

有初中生,也有大人。

夏悸每次路过,总是在低头玩手机的保安从亭子里探出头;

什么题没做完?是怕被人蹲吧?

夏悸拿着棒棒糖,睁着大眼睛一脸好奇:

她们不说话,反而彼此互相看了一眼。

夏悸给车开了锁,把棒棒糖顶到一边,一脸若无其事:

夏悸一脸,半点没有撒谎的样子。

有人信了,不知道说了声什么撒腿就绕路往三中前门跑。

有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夏悸骑着车围着学校绕了半圈,买了两杯果茶又绕回东门。

人都被骗走了。

将近十一点,欧阳思睿才走进夏悸的视线里。

他依旧是一个人,这次走得很慢,没看手机,小心翼翼地往门口看,那姿势像是随时都准备掉头跑掉。

夏悸确定周围没人,拎着果汁把车往前蹬了一点,让他能看见自己。

确定外面没人又看见她,欧阳思睿是小跑着过来的。

夏悸手里拿着一杯喝了一半的果茶,把袋子里的给他,

欧阳思睿看着袋子上挂着的水珠,没接,

夏悸语气不耐烦,

欧阳思睿看了看四周,大概是觉得丢了浪费,到底还是接下了。

夏悸掉了个头,没答话,

草莓味的果茶,冰已经化得差不多了,料很满。

小说《娱乐圈地下恋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