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全本免费阅读,苏悯江婉小说全文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 小说介绍

女装大佬长公主vs只想辞官大将军
苏悯得胜归来,皇帝龙心大悦,赏!把长公主赏给你做媳妇。
苏悯苦瓜脸,臣想回家种菜,不想娶妻。
皇帝眼睛一瞪,我公主配不上你?你官还不够大?居然想回家种菜!
半月后苏悯含泪迎公主入府。
两个月后苏悯对月狂吼,皇帝老头你骗人!说好的公主呢!。书中主要讲述了:苏府江婉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纸条,表情忽然凝重起来。纸条上就一句话“大队人马围攻苏悯,苏悯下落不明。”一个背阴处的山洞里,刺客们来回搜寻无果后退了出去。刺客走后不久,一个人突然从洞顶掉了下来,撞击让他哇地……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全本免费阅读,苏悯江婉小说全文

《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苏府

江婉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纸条,表情忽然凝重起来。

纸条上就一句话

一个背阴处的山洞里,刺客们来回搜寻无果后退了出去。

刺客走后不久,一个人突然从洞顶掉了下来,撞击让他哇地吐出了一口泛着黑光的血,脸色苍白中带着几分青紫,形容狼狈,正是逃了两天的苏悯。

苏悯站起来后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扶着湿滑的洞壁踉跄着向外走去。

苏悯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疼痛,头脑一阵阵发昏,视线逐渐模糊,苏悯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希望借此来提起精神,可被毒药侵蚀的身体却依旧疲软无力。

苏悯朝与刺客相反的方向走去,可是刚走出几步,就撞上了第二波刺客,心下一狠直接提剑杀去。

刺客发现苏悯后,刚要高呼传信,就被人从身后捂嘴封喉,只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呜咽,跟在刺客身后的同伙,见到他被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冷冷地看着。

见此苏悯停下脚步,警惕的看着对方。

刚才动手杀人的人,抬手拿下了戴在脸上的面具。苏悯紧盯着他的脸看着熟悉的凤眼苏悯迟疑片刻道:

苏悯一身黑衣,做男装打扮,身形上看起来居然和身后的一群男人没什么区别。英挺的眉毛斜飞入鬓,眉眼深邃,别有一番俊美。

江婉点头道:看着苏悯的脸色蹙眉道:

江婉把面具扔给身后的人,走到苏悯身边,抓过苏悯的手腕摸他的脉搏。苏悯的手腕不似一般男子那般粗壮,十分纤细,江婉握在手里感觉一用力就能折断,不由的松了些力气。

见到是熟人苏悯松了口气,看着近在咫尺的眉眼,笑了笑道:

江婉一边摸脉一边道:

苏悯精神一放松,强撑起来的身体顿时就撑不住了,直直的倒了下来。

江婉忙伸手扶住苏悯,手落在苏悯身侧,入手的触感让江婉有些诧异。

苏悯腋下胸肋处的手感硬邦邦的,显然在里面穿了什么,江婉试探性地朝苏悯的腰间摸去,入手一片温热且又细又软。江婉仿佛被烫到了似的,赶忙收回手,目光复杂的看着苏悯的脸。

此时的苏悯已经晕过去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江婉身上,旁边的手下开口道:上前伸手要接过苏悯。

江婉回过神忙一把抱过苏悯,躲过了手下伸来的手道:

江婉拦腰抱起苏悯,朝前走去,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她好轻啊。

因为江婉成功打入敌人内部,他们很快就出了刺客的封锁线,护送着苏悯进了林青城。

江婉一路抱着苏悯,时不时摸摸苏悯的脉搏,好在脉象虽弱却无断绝之象。

江婉带着苏悯来到了一处城中别院,等候多时的大夫立马上前来查看苏悯伤势。

江婉看着大夫问道:

大夫皱着眉道:

江婉看向躺在床上还未苏醒的苏悯,声音紧绷道:

大夫眉头紧蹙,神色间一片为难。

江婉急道:

大夫这才开口道:

听完大夫的话江婉紧绷的脸忽的舒展开,看着苏悯笑了笑,心道:你命不该绝。

大夫说完话偷瞄着江婉的脸色,见江婉忽然笑了,虽然不解却也不敢多问。

江婉转向大夫道:

说来也巧,江婉的陪嫁里刚好有这蛇胆,当时吴国送来的蛇胆仅有三枚,一个在太子那,一个在安庆王那,剩下的一个皇帝赏给了江婉作为嫁妆。

大夫又嘱咐道:

江婉面色忽地一变,冷声道:

大夫不服还要辩解,看脉象那分明就是个女子。

江婉的目光冰冷的看着大夫,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意,吓得大夫一激灵,涌到嘴边的辩解,生生的吞了进去。

唯唯诺诺道:

江婉道:

大夫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跪下求饶保证,发誓都发了三遍。

大夫走后江婉叫来了手下吩咐道:

等人走后屋里就只剩下了苏悯和江婉,江婉走到床前,坐在了床边看着苏悯。

苏悯还在昏迷,脸色晦暗,呼吸微弱。江婉仔细地打量起苏悯。

黑而浓密的睫毛微微翘着,在眼下落下一片阴影,鼻梁高挺,鼻头却小巧玲珑鼻尖一颗小小的黑痣调皮的落在那里,平添了几分俏皮。嘴角天生勾起的一抹弧度,让她看起来好似时时都带着笑意。

若是忽略她此时的脸色,就好像她正沉浸在一个美丽的梦里。

江婉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在苏悯的脸上,手下的肌肤软而细腻,如上好的琼玉。

江婉的手顺着苏悯的脸颊向下滑向她棱角分明的下颌,果然摸到了一块假皮。

江婉了然的收回了手,修长的手指点了一下苏悯鼻尖的小痣,深邃的眼中漾出笑意,如春风吹过雪地,霎时间草长莺飞,寒冰化水。

江婉目光在苏悯身上梭巡了圈,突然把手伸向苏悯的衣襟里,两根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块令牌,而后给苏悯盖好了被子走出屋外。

江婉出来后把令牌交给了守在门外的侍卫。

两天后侍卫拿来了日夜兼程送过来的蛇胆,那边大夫的解药已经配出来了,这两天苏悯一直在昏迷,江婉给苏悯喂下解药,而后问道:

送药的丫鬟道:

苏悯醒的有点晚,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江婉站在窗前看着苏悯若有所思。

手摸向了苏悯的腕间。

苏悯突然抓住了江婉的的手,眼睛费力的睁开,只见一个男子正站在自己床边,半开的眼瞬间睁大了,有些迷茫。

江婉笑了笑,晃了晃被抓住的手:

慵懒又带着些笑意的女声,瞬间就拉回了苏悯的记忆,原来是公主。

苏悯放开手道:

江婉伸手把苏悯扶了起来:

然后拿出了一块令牌,递给苏悯道:

苏悯拿过令牌,紧张的看了一眼自己胸前,又看着江婉没什么异样才放心的收回令牌。

还好,没被发现自己是女人。

江婉装作看不到苏悯的紧张,神色如常道:

苏悯倚在床头把玩着令牌,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婉:

安庆王极力推荐自己过来抓细作,人还没进城呢,就被追杀了,算来算去自己也就得罪过一个安庆王,还是因为太子。

江婉面对苏悯的话锋八风不动,笑着凑近苏悯道:

明媚的笑容中带着一丝邀宠和撒娇:

苏悯被皇权争斗牵扯其中,心中本就不爽,因此板着脸不想理会,谁知江婉又向她身前凑了凑,轻轻的摇着她的手轻声问道:声音软的让人的心硬不起来。

离的近了苏悯闻到了江婉身上飘来一阵香气,清冷中又带着一丝勾人的甜蜜,勾的人心痒。

苏悯看着凑得极近的江婉心中叹一句妖精,伸出一只手指点到江婉额头上,缓缓的将人推开。

少年的声线有一点偏冷,听起来清清凉凉的,不带一丝情面。

江婉心道:

江婉讪讪的转移话题:

苏悯叹了口气:

苏悯淡笑着问道:

不等江婉回答苏悯又道:

少年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倦和无奈。

江婉听后沉默半晌道:

她一个姑娘本不该沾染这些的,战场上触目惊心的鲜血,不计其数的亡灵与怨念,日复一日的纠缠着她,世人只见大将军铮铮铁骨横扫战场,却不知坚硬的铠甲下不过是一个姑娘。

江婉一时间竟有些心疼这个闻名四国战无不胜的大将军。

江婉转念一想握住苏悯的手道:

苏悯看着江婉握着自己的手,心中咆哮,她怎么又摸我手啊,我是女的,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苏悯想把手抽回来,江婉却加大了手下的力度,带着苏悯的手朝自己的胸前摸去,苏悯眼睛瞪得大大的,无措的看着江婉,使劲想把手拽回来

苏悯的脸都急红了,一双眼睛水润润的,耳垂眼角都染上了红霞。

江婉手下一用力,带着苏悯的手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胸前,苏悯被惊得瞳孔一震。

过了最初的震惊后苏悯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手下的身体,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柔软,苏悯匪夷所思的看了一眼江婉,试探性的又摸了摸,江婉任苏悯在自己身上摸摸这又摸摸那,直到苏悯神情恍惚的收回了手。

手下的身体,肌理分明,坚实有力,比例完美,哪里都好,就是没有胸,完完全全的一个纯男人,比她还纯。

江婉咳嗽了一声,一道男性的声音传了出来:

男人的声音有一些低,听起来很有磁性,因着许久不曾用男声说话,语音还有一丝沙哑,听在苏悯耳里该死的性感。

恋人间最动听的情话也不过如此了,他把命都送给我了。

公主隐瞒性别,这可是欺君之罪,当然江婉告诉苏悯倒不全是因为对苏悯的愧疚和恻隐之心,他们是夫妻,总会比旁人更亲密一些,与其到时候被发现,还不如自己先坦白,用此来取得苏悯的信任,当然如果苏悯不领情,他也不介意翻脸,反正他俩都是欺君之罪,真要翻脸了谁也好不了。

而且苏悯这个人好像没那么不好接近,脱去将军的外表,不过就是个想回家的姑娘罢了。

苏悯震惊于公主居然是男的,又震惊的发现,自己刚才还对人家上下其手,一时间脸红的像个番茄,整个人都呆呆的。

结结巴巴道:

江婉看着苏悯这个样子笑了笑,凑近了一些,一双凤眼紧紧的盯着苏悯,缓缓问道:

男人一双深邃的凤眼专注的看着苏悯,仿佛他的眼里只容得下苏悯,给人一种深情的感觉。

苏悯不适应突然拉近的距离,默默的后退了一小步道:

看苏悯震惊的都磕巴了,还不忘嘱咐自己不要轻易告诉别人,江婉笑了笑,这个姑娘有点可爱啊。

小说《战死后,女扮男装的我成了皇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