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一场文艺复兴(沈明韵顾景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一场文艺复兴》 小说介绍

慢热 现代言情 现代日常
在沈明韵遇到挫折怀疑人生时,顾景廷对她说,“当桃花源不在了,我们要能在旷野中找到新的勇气和智慧。”
爱情对于他们来说究竟是什么呢?是命运?还是执念?
后来他们渐渐明白,遇见彼此,就像一场发生在自己生命中的文艺复兴,是幸运,是救赎。。书中主要讲述了:周一,清明节前一天。考虑到沈明韵第二天就要回云城,沈明逸也要在第二天回学校,沈复全决定在这天上坟。准备好菜和酒,他们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爬,一一祭拜祖上的先人。最后是沈嘉忠,沈复全的父亲,沈明韵的爷爷。……
你是我的一场文艺复兴(沈明韵顾景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一场文艺复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周一,清明节前一天。考虑到沈明韵第二天就要回云城,沈明逸也要在第二天回学校,沈复全决定在这天上坟。

准备好菜和酒,他们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爬,一一祭拜祖上的先人。最后是沈嘉忠,沈复全的父亲,沈明韵的爷爷。

跪在坟前,沈明韵觉得有些恍惚,仿佛一睁眼又能想起来那段在医院的日子,她没对任何人说过那时候自己的想法,以及那些可怕的念头,就算她后来已经和自己和解了,也明白自己那些想法是偏激的,但仍然会在回忆到这个死去的人时感到一丝愤怒——假如他还没死,她可不会原谅他。

但他已经死了,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沈明韵也尽量只记得他的好,于是在逢年过节时好像也能扮演上一些缅怀他、希望他能保佑一家人的戏码,但总归是因为他已经不在了。

祭拜完,沈明韵感到轻松了很多,也释怀了很多,她想,也许人就是在失去很多以后慢慢变得无所谓的吧。

周二,沈明韵想到和萧旭的约定,吃了早饭不久后就收拾东西走了,她过年才回来过,所以这次对家里并没有多深的留恋感,连李光芬都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这样一来,她走得倒也洒脱。

只是今天店里的生意格外的忙,沈复全没法在上午送沈明韵去城里,她只好自己去坐客车。

沈明韵想到客车的发车时间点她都不知道,因为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坐过了,一般都是沈复全送她。而且她也不喜欢坐客车——客车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她就边走边等,等客车到她跟前了,她招手拦一下就行,这样就能少坐一段路了。

于是她拖着个行李箱,刚开始走了十几分钟她还觉得没什么,直到走了半个小时都不见客车的踪迹——别说客车,就算一辆路过的摩托都没见着,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

直到一辆车迎面开来,她顾不得那么多了,激动地挥手拦截着。隔着好远一段距离,看着那辆车毫无停下的预兆,沈明韵几乎以为开车的人不会理她了,没想到那车却在开过了她身后几米后停了下来。

沈明韵不管不顾地拖着行李箱跑过去,车窗刚摇下来就赶紧问道:

一个冷冽而低沉的声音问道。

等沈明韵看清楚了车里的人时,她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等听到了他的声音,又确认了正是他在和自己说话时,她才感到紧张——怎么会是他,天呐!

沈明韵回答。

那个人简单明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每一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像是美妙的音符。

沈明韵一边拘谨地谢过了他,一边在心里恍然大悟:连沈复全来接她都走了一段高速,她怎么会想不到这个问题嘛!真是笨死了!

就在沈明韵提着行李准备让行时,那个低沉的声音又出现了:

沈明韵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但想到走回去还要半个多小时,简直欲哭无泪,她只好小心翼翼地问,

他说完便打开了车门走下来。

沈明韵仰望着他的身高,心想这怎么也得了吧,又赶紧跟在他身后把行李箱放在了后备箱。

当她坐上副驾驶座后,还仍然处在一种自我怀疑中,这一切应该是做梦吧?就像沈明逸的那种说法,因为昨天被他的颜值惊艳到了,所以幻想出了和他再一次相遇的场面。但自己不是这种痴心妄想的人啊,她只是单纯地为亲眼见到过这么帅的人感到高兴而已!

一路上沈明韵都不敢喘大气,也不敢去看旁边的人,就死死盯着路面,仿佛自己要是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就是在知法犯法。她只好沉默着,她好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有点自卑。

年少时她经常感到自卑,看到别的同学都有新衣服穿,看到别的同学都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看到别的同学漂亮的漂亮,帅气的帅气,她心里充满了自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样的情绪就充斥着她的整个童年。

直到她靠着书本上那些庄严的语句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不用自卑,不用那么敏感,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她才稍微从那种困境中解脱了一些。

可是,只要遇到一些极优秀的人,她还是会被那种情绪打败,她并不是嫉妒别人的优秀,她只是不喜欢那种和别人格格不入的感觉。

就像大学时她结交了一群书友,他们喜欢读同一个作者的书,于是约在了线下见面,一开始大家都很聊得来的,直到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加入进来了,那个女孩是那么优秀,出国读书,气质谈吐都绝佳,沈明韵便慢慢退出了那个圈子。

她受不了自己相形见绌下的那种胆怯,她逃跑了。也许那时候是她太年轻了,如果让她以现在的心智再选一次,她依然会逃跑,不过不再是因为觉得不如人了,而是因为明白了人与人之间就是隔着山海的,有的人本来就走不到一起去。

车平稳地行驶着,已经十几分钟了,沈明韵寻思着是不是要说点什么——哪怕是感谢的话也好,显得气氛没那么尴尬,于是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旁边正专心开车的人回答道。

沈明韵心里默念着他的名字,心想这个名字还真有点人如其名的感觉,很好听,但除了说谢谢,她也不知道能说点别的什么。

顾景廷简单地回答着,没有别的什么语言。

正想着要不要找点话题浅聊几句,沈明韵渐渐感到一种熟悉的晕眩感,她以为自己又要晕车了,毕竟她以前也晕车,一边这么判断着,她一边怪自己也太不争气了吧。

强忍着头晕的感觉,她这才意识到,车上似乎一直有股奇怪的香味,接着有想吐的冲动,她好奇地问,

顾景廷也不喜欢这个味道,自从早上坐上车,他就对这个味道很排斥。

话音未落,沈明韵晕了过去,她感觉太难受了,但想到如果不睡着可能会因为晕车而吐的后果,她便没有跟那种晕乎乎的感觉作斗争了,睡过去总比在人家车上表演呕吐来得强啊。

小说《你是我的一场文艺复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