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邪神楚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烈阳邪神》 小说介绍

一个无名小卒,踏上一代杀神之路,当烈阳传人楚天现身之际,平静了近三十年的江湖,顿时又掀起无边血腥。整个江湖激流暗涌,波诡云谲,尸横遍野,残忍与冷酷,柔情与香艳,同时在江湖上演着一幕幕人间悲喜剧。整个江湖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子一直向后退着。楚天面上无一丝表情,漠然地伫立在晚霞之中。悠长的身影,迎着落日余晖,宽阔的背影投进无边的森林之中。女子瑟瑟发抖,长发遮面,眼神中惊惧得好似已失去魂魂。楚天不知女子为何如此,而从女子的……
烈阳邪神楚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烈阳邪神》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女子一直向后退着。楚天面上无一丝表情,漠然地伫立在晚霞之中。悠长的身影,迎着落日余晖,宽阔的背影投进无边的森林之中。

女子瑟瑟发抖,长发遮面,眼神中惊惧得好似已失去魂魂。

楚天不知女子为何如此,而从女子的惊恐中感到自己犹如魔鬼一般,令人恐惧到极点。

良久。

女子再无可退,依在两棵巨树间,手捂稣胸,恐惧地看着楚天。楚天疑惑万分,面容稍霁,平缓地问道:

女子抬眼看着楚天,乱发遮面,娇躯颤抖,惊恐依旧。见楚天神态平和,好半天才啜啜地道:

楚天不禁茫然,眉头一皱,疑惑地问道:

楚天依然伫立风中。

女子惶恐地问道。

楚天听罢,顿时了然,肃然道:

见楚天承认两起血案之事,姑娘原本尚存的一丝幻想也荡然无存,心中更加惊惧惶恐。

楚天见此,茫然问道:

女子一直盯着楚天,好一阵也未见到楚天有何突施辣手的举动。心中稍微放宽,再次凝神看看楚天,惶惑地道:

闻听女子如此话语,楚天亦惶惑起来,更加茫然:

女子仍然不相信。

女子神情稍微放松。

稍顿,又接着道:

女子惶恐渐去,语气亦平稳许多。

女子胆气壮了起来。

楚天表情依旧,看着女子,慨然道:

稍顿,楚天又道:楚天说罢,眼中已现出森冷的怒意。

女子顿感紧张,但却察觉到楚天已没有杀己之意。随即幽幽地叹道:

楚天听罢不由狂笑:说罢,举目四顾,仰天长叹。

女子听罢楚天所言,亦不由垂头不语。料不到楚天如此悲天悯人,这与江湖传闻差异何其巨大,不禁双目直直地看着楚天。剑眉如飞,鼻梁挺直,寒星一般的双眸,长疤斜贯,英俊凄冷,健硕诡异,深邃如潭。一时绝难望到深处,讳莫如深,好奇之感*心胸。

楚天未再言语,平静地沉思,静静地伫立原野之中。

天,完全暗了下来。

夜,已经来临。

楚天沉思良久,才忽然意识到身边尚有个女子。望了一眼女子,平静地问道:

女子见楚天怒意渐去,神情稍定,欲言又止。稍后,幽幽地道:

女子顿了顿,又道:

楚天自言自语。脑海中回想师尊所言,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柳如烟看着楚天神情,见楚天沉思自语,似是在想什么,亦微感奇怪。楚天思虑良久,方开口问道:

柳如烟神情凄然,叹了口气,幽幽道:

稍停,又道:

说到此,柳如烟因伤势咳嗽起来。

待血气平复,又道:

说到此,眼泪盈盈,气闷攻胸,不禁呜咽起来。

柳如烟抽泣了好一阵子,情绪才渐渐平复,凄然道:

说罢,又已泣不成声。

楚天听罢,心中亦是伤感。心道:柳家庄庄主柳邙亦是当年参与剿杀师尊之人,自己将如何对待柳姑娘?看柳姑娘性情比之郑家庄郑香香差异如此之大,各大山庄也并非都是蛮横之人。临行,师尊曾嘱咐:人在江湖,但凭性情使然。趋炎附势、苟且偷生、欺凌弱小,当非大丈夫所为!

楚天心中反复思虑,抬头看着柳如烟乱发遮避的面容,欲言又止。

良久,才缓缓地道:

柳如烟闻言,将要起身,立时便感到浑身像散了架子。左臂和大腿右侧的伤口隐隐作痛,气血一阵翻腾。挣扎着站起,已是摇摇欲坠。

楚天见此,平静地说道:

说罢,微感凄然。

楚天温和说道。

直至现在,柳如烟才听到楚天有了近似常人应有的语调和神情。从恐惧、惶恐、忐忑以致平静,直至现在微感暖意,短短时刻内,内心经历了如此多的感受。听罢楚天言语,自身不便走动,心内又开始惶惶然。

看到楚天相询的目光,面上浮现一丝愧色,口中细如蚊蝇:说罢,垂头不语。

楚天久居深山,对男女之事并无过多顾忌,不禁开口道:

柳如烟满眼疑惑:

楚天阔步行来,未顾忌其他,伸出如山巨掌,右手轻带柳如烟右臂,微一挫身,左手托扶,便将柳如烟背负在身。

柳如烟未曾想到楚天如此,想推拒已然不及。略微挣扎一下,却是徒劳无功,只得任由楚天背负。嫩脸微红,楚天却无法见到。

楚天一声轻喝,微提真气,身子立时便如鲲鹏展翅,腾空而起,柳如烟身心一沉,不由抱紧楚天颈项,身子紧紧贴在楚天后背。但只见楚天脚踏虚空,右臂凌空下按,挥手间,二人已如苍鹰下击,急速而去。

柳如烟紧闭双眼,但觉双耳生风,一颗心已提到嗓子眼,死命抓紧楚天,生怕落下。待疾行一阵,柳如烟方才慢慢睁开双眼,这一惊非同小可。

转头下望,脚下,漆黑的夜晚,借着微弱的月光,勉强看到树木河流簌簌向后倒去,随着楚天身形起伏,恰似腾云驾雾一般,一颗心紧张得突突乱跳。

身悬空中,并未多想其他,仍是御风而行。楚天目光如炬,双目已无昼夜之分,群山远景,尽在眼中,边行边辨别方向,将近行了一个多时辰,已疾行百十余里。

柳如烟趴在楚天背上,感到安全无比。宽厚的脊背温暖厚实,托着*的大手,掌心热力不断传遍全身,因惊惧而冰凉的身心渐渐恢复。此时,柳如烟心中泛起一丝隐约的期望,连自己都感到惊诧莫名,盼着能永久地趴伏在这厚实的脊背上。

当月光洒遍山川,楚天已远远地望见曾歇息半月的深谷。催动真力,如剑如矢,转瞬间便停身在前。

望着刚刚离开几个时辰的,楚天内心感慨万千。原想再次回到此处,不知何年何月,却不料在一日之内又回返旧地。

进入,楚天轻轻放下柳如烟,返身出外找些甘草枯叶铺在地上,折些树枝遍插四周缝隙,这才感到山风小了许多。虽说仍是异常简陋,但遮风避雨却无问题。

楚天小心翼翼地搀扶柳如烟坐于之上。

柳如烟身上的伤口,血水犹自向外渗出。楚天急忙从怀里拿出包袱,将落英剑、书生扇放在一旁,取出金创药便要给柳如烟敷上。柳如烟忙摆手推拒,脸上已泛起红晕。

楚天不明就里,疑惑地问道:

柳如烟只是低头不语,红晕更加浓重。楚天凝望柳如烟,怔怔出神。

柳如烟看了一眼楚天,楚天的眼神清澈无邪,寒星般的双眸清亮如潭,面上虽仍是清冷,但疑惑中却透出一丝丝隐约的关爱。这种眼神,柳如烟长这么大,亦是第一次见到,眼神中无一点尘俗之气,清澈得让人哪怕是稍存一丝一毫的俗气都感到无地自容。

看着看着,柳如烟内心渐渐温暖起来。抬起双手慢慢地开始解着腰间的束带,神情痛苦,引动伤势,血水又津津而出。

楚天将手伸出又慢慢抽回,他倒不懂男女如何授受不亲,而是感到方才柳如烟的举止,似不愿自己帮忙。

待柳如烟把束带解开一半,双手已剧烈地颤抖不止,终于,双手下垂,无力地按在软草上,气息粗重,萎靡异常。

楚天没来由的心酸,静静地说道:

柳如烟仍然心存顾忌,嫩唇翕动,却又闭口不言。良久,才默默地点头,乱发遮蔽的面容透出隐约的红晕。

楚天缓慢小心地解开束带,之后是最外层劲装,血水已把劲装与中衣沾粘在一起,楚天一时手忙脚乱,神情讶然。

柳如烟看到楚天神情,不由说道:

楚天左看右看,没有盛水器具,便将包袱中物件尽数倒出,飞身而去。只盏茶功夫,楚天便已回返,面呈得意之色。只见楚天拧了下**的包袱,挤出清水,给柳如烟擦拭起来。

不消片刻,两层外衣便已脱去,露出粉色亵衣。柳如烟小鹿乱撞,不由捂住胸前。犹豫片刻方才将手拿开,楚天撕开伤处衣袖,小心擦拭,很快便敷上金创药,柳如烟只觉清凉舒适万分,疼痛立减。

另一处伤口柳如烟始终未再让楚天敷上,盖因伤口处于大腿外侧股骨之上。柳如烟思虑良久才低低嘤语,细如蚕丝,满面羞红,方才抬起柔夷指给楚天。

楚天会意,微闭双眼,一件件地解开衣服,只见伤口皮肉翻卷,已呈乌黑色,伤口外部已结痂。楚天极为细致地轻轻擦拭,即便如此,柳如烟亦是疼得眉头紧蹙。

待全部弄得妥当,已是子夜时分。柳如烟疲累已极,在楚天的注视下沉沉睡去。

翌日,山中艳阳高照,温润如春。

柳如烟从梦中醒来,睁眼四顾,却不见楚天身影,挣扎坐起,眼望四周山峦,不禁百感交集。

内心不由暗暗思忖:此番兄长赴约遇险,自己前来更是凶险万分,几近受辱及生死边缘,唉!若不得楚天相救,实是不堪设想,今日已是再世为人。

楚天为何与传说不尽相同,细细看来,确不像狠毒残暴之人!看来江湖上亦是以讹传讹,不尽完全。

正自出神思忖,楚天不知何时已飘落眼前,恰似原本就在眼前一般。柳如烟呆得一呆,才见楚天手中提一木桶及一个油布包裹,对柳如烟欣然道:

柳如烟见此,不由问道:

楚天面色诡秘。

柳如烟更加疑惑:

楚天微微一笑,诚挚而温情。只是伤疤亦一同抽动,诡异万分,笑道:

柳如烟震惊莫名,实难相信楚天之语,果真如此,确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话音未落,已不见楚天身影,快得连眼中的残影都未留下。

等到楚天手提一个大木敦回到,柳如烟已梳妆完毕。当楚天一只脚踏进的瞬间,立时便怔立当场。

但见柳如烟风鬟雾鬓,顾盼生辉,昨日乱发披散、萎靡疲惫之态一扫而空。白衣上血迹依然醒目,却丝毫不影响婀娜的身姿,神清骨秀;脸上皓肤如雪,香娇玉嫩;全身玉骨冰肌,手如柔荑,暗香袭人。

美丽万端的柳如烟,将楚天看得目瞪口呆,内心激荡无比,简直不敢相信一双星目,痴痴地望着柳如烟,神钝语塞。柳如烟与郑家小姐相比,何异于天壤之别,却如皓月比之顽石,不可同日而语。

柳如烟被看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红晕覆面,娇羞万千。过了半晌,楚天才结结巴巴地问道:

柳如烟见楚天痴钝的表情,不由嫣然一笑:说罢,笑靥如花,妩媚异常。

楚天未敢再看,低头把木墩放置地上,取出油布包裹中的鱼肉一一摆放在木墩上。顿时,肉香扑鼻,引得口水直流。二人默默地用饭,直到食物点滴不剩,才互望一眼。

楚天激荡的内心已渐渐平复,平静地望着柳如烟绝美的面容,心中愉悦万分。然而转念之间,又有些忧虑。

柳如烟的爹爹乃是师尊仇人,自己出道江湖,虽然师尊未曾言说雪耻之语,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仇亦乃父仇,焉能不报,自己当如何处之!

想到后来,自己亦无法权衡,思虑再三,仍然无果,便索性放弃。心思一旦清纯,心胸亦随之畅快。

因柳如烟伤势不便行走,楚天亦只得陪同柳如烟休养生息。

几日来,楚天除了帮柳如烟换药,便是凝聚真气替柳如烟打通阻滞的经脉。费时半月有余,柳如烟受损的经脉也未悉数畅通。其中几处经脉并非受伤所致,无论如何导引,只是凝滞不通,想来想去也未探出根由,楚天无法,只得罢手。

柳如烟心细如发,早早便托楚天将讯息传给山庄。只言称受伤,在化外高人处将养,不用挂念。一切妥当,伤势亦慢慢好转,只是经脉受阻,还需将养些时日。

楚天闲来无事,便打造生活用具,支起两张木榻。几次潜行出山,陆续带回不少食用衣物及女子用品。

柳如烟略施粉黛,更加妩媚,楚天亦在柳如烟熏陶下,换上一袭青藏儒衫,丝带束发,更加英武儒雅,说不出的诡异。

半月来,二人渐渐熟悉,无话不谈。

想不到柳如烟非但貌美如花,更是天性聪颖,多才多艺。恰似女中诸葛,诗意飘香,钟灵毓秀。江湖轶事,尘世风情,天道佛理,琴棋书画,说古论今,无不通晓。听得楚天神驰心往,感佩不已,对柳如烟更添好感。

在呆得闷了,楚天便背负柳如烟飘飞于山谷之中。柳如烟亦乐得如此,附在楚天背上,异常舒适,到得后来,即便回到亦不愿下来,佯装睡熟,任由楚天抱着放到木榻之上。

二人在山中浑然忘记时光,渐渐生出情愫,只是恪守礼法,均未敢越雷池一步。心中自是将对方视为知己,感情亦是与日俱增。到得后来,更是难舍难离。

二人论及庚辰,柳如烟尚长楚天六月,遂互相便、、、这般不伦不类杂七杂八地称呼起来。

柳如烟挥起嫩白的柔荑拍了楚天几下,楚天并未闪躲,任由柳如烟粉拳打来。躲闪间,柳如烟一个重心不稳,便欲栽倒,楚天顺势扶住柳如烟,将柳如烟揽在怀中。

柳如烟面色红里透粉,娇嫩异常,看得楚天心神荡漾,情不自禁地将脸贴在柳如烟粉嫩的俏脸上。两人静静地依偎,倾听着彼此怦怦的心跳。

柳如烟软绵绵地贴在楚天的虎躯上。男人特有的雄性气息一股股地钻入鼻端,融入身心。柳如烟身子柔若无骨,如冰如棉,偎在楚天胸膛。

楚天亦是英雄气短,美人在抱,不禁热血奔涌。

楚天的大手抚摸柳如烟的**。热力传来,柳如烟浑身舒泰,樱桃嫩口轻轻翕动,齿如含贝,气若幽兰,腮晕潮红,呼吸渐渐急促。

终于,四片嘴唇贴在一起。

初始,四片嘴唇还在上下交错,片刻后,便紧紧封在一处,二人忘情地激吻起来。渐渐升腾的*布满心胸。

神迷中,就当楚天想进一步行动的时候,柳如烟一声痛苦的惊叫,娇躯不住地痉挛,豆大的汗珠簌簌而下。

楚天神志急速醒转,疑惑而茫然地看着柳如烟,温柔道:

柳如烟好似心事重重,神情黯然。见楚天茫然的神情,思虑很久,方才羞凄地道:

稍停,又接着道:说罢,神色更加黯然。

九阴之体,又称石女体。楚天听罢,忽然记起师尊亦曾说过此事,不由暗暗一震。

师尊曾言自己是九阳之体,世间男子中极其少有。如不得润化,便常会短命早亡。而女子中九阴之体更是独特,生来便有先天极寒之气,如不得纯阳男子炼化阴寒之气,或男子不晓炼化之法,则极易因阴寒至极而亡。

若寻得纯阳炼化之人,却更是难上加难。且*炼化后,九阴之体之女便会*突发,须经常*方能化尽周身之阴寒之气,一生离不得男子,并为男子之命侍从。

楚天亦是似懂非懂,至于如何炼化,却是一筹莫展。且二人亦非已媒妁定身,心内茫然无措。

思虑甫毕,楚天平和道:

柳如烟依然愁眉不展,戚戚地道:

柳如烟听闻楚天之语,内心愁闷减轻不少,一丝喜悦渐渐填满心胸。展颜一笑,百媚丛生,揉夷轻轻摸弄楚天嘴唇,道:

说罢,柳如烟柔弱地贴在楚天宽厚的胸膛上,软软的两个**由于激动起伏不定,轻柔地摩挲,楚天又是一阵热血奔涌。

小说《烈阳邪神》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